Orino家里来了新猫

那个,如果愿意等的话……这个人会回来的,真的。

【梦境手账】2017.10.6

【Attention】

这真的只是记录一个梦而已,想看同人又不小心因为tag搜到这里的小仙女们,抱歉(´ . .̫ . `)

======================
======================

【梦境内容】

“我”慢慢的睁开眼,看到的是和风的墙壁和天花板。
旁边有人搂着“我”,视线边沿依稀看得到深蓝色的宽大袖子盖在身上;那人似乎在睡,正均匀的呼吸着,但呼吸声很轻。
记忆中“我”最近似乎总是被莫名其妙传送过来,而且每次都在困得要命的时候,手指都懒得动一下。
外面有风刮过的声音,似乎是暴风雪的天气,但屋里很温暖,旁边的人体温也很暖和。
已经熟悉了这样的情况,抵挡不住汹涌的困意,“我”安心的再次睡去。

再一次醒来时,他正剧烈的动作着。
“我”面对着他,躺在地上,刚睡醒模模糊糊看不清眼前,依稀可以看到头两边有深蓝色宽大的袖子垂下来。
虽然没什么实感,但知道他在做那种事。
一瞬间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甚至连困都感觉不到了,“我”问他为什么。
他抱起“我”,两手托着“我”的腿,两个人一起转向镜子。

他在“我”耳边轻轻说:“你是我的‘远景’。”
声音很温柔,但手上丝毫没有怜惜的扯碎了什么;“我”倒吸一口冷气,只知道盯着镜子,还在意义不明的想,啊,这是民国阶段的翅膀,可是已经被他扯掉了。
“我”一瞬间就哭了,虽然自己也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哭。
意识非常迟钝,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用手扶着镜子,盯着镜子中他的脸。
三日月宗近。
脑子一片混乱,眼睛仍旧看的很不清楚,对他正在做的事情也没有物理意义上的感觉,但“我”知道就是他。
“我”还在哭,镜子里可以看到他耳边随着动作晃动的黄色穗子,于是一直盯着那一抹黄,试图保持清醒。
困意忽然排山倒海般的袭来,“我”低下头,再次睡去。

然后“我”的视线神奇的变成上帝视角,看到他整齐的穿着华丽的出阵服,把一个卷起来的棉被横向背起来,出门去了。
以及谜一般的知道棉被里卷的是赤身裸体的“我”。
暴风雨已经停了,雪地里跟安静,他慢慢的走到另一扇门前,伸手敲了敲。
门很快拉开,里面露出来发色雪白的脑袋,是鹤丸。
他的声音轻轻的:“要一起去远方吗?”
鹤丸露出一个笑容,转身往里走,似乎是去收拾东西。
可能是一段时间,也可能只有一个瞬间,鹤丸又走回来了,扶着门框苦笑:“我没有‘远景’。”
三日月指了指背上卷在一团棉被里的“我”,说:“我的可以借你。”

======================
======================

【疑点】

1.除了鹤丸的脸看清了,三明和“我”的脸都看不清,所以也不知道“我”是谁。
2.梦里的“我”觉得传送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觉得有翅膀也是正常的(不过从头到尾都没看见过任何翅膀)。
3.梦里十分确定他们说的是‘远景’,醒来才想到有没有可能是‘愿景’,或者‘圆镜’?‘缘景’?‘缘镜’?猜不出。
4.睡前的确看了几篇刀乱同人,不过都是hsb的,本命也是hsb来着;睡觉时单曲循环的是UT的BGM《HIS THEME》,更和三明没关系了。

======================
======================

【吐槽】

【那个翅膀是什么玩意我也不清楚,还“民国阶段”的翅膀……什么鬼啊!】
【第一反应该找个男朋友了,但是联想到最后一段,完全不懂……莫名沉重】
【作为一个万战无爷的非洲婶……现在心情极度复杂】
【hsb我没有出轨!】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