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no家里来了新猫

那个,如果愿意等的话……这个人会回来的,真的。

【勉辣】道别

白发的生命过于长久,久到沈辣已经有些麻木。

这些年,他送走了孙德胜,送走了欧阳偏左,送走了西门链,送走了老莫,送走了熊万毅。

至此,民调局算是一个再也回不去的曾经。

可是这还不是全部,同是这些年,他送走了爷爷,送走了三叔,送走了父亲,甚至还有最不待见他的二叔。

此后,因为不变的容颜,他甚至连家乡都不能回去。

他亲眼见证了杨枭一次又一次为徐蓉蓉转世引魂,也注视着杨军带着他的主人踏遍万里河山。

 

孙德胜的葬礼上,所有人都离开后,沈辣一个人盘腿坐在墓碑前喝酒,喝一杯倒一杯。

天下着雨,他流着泪,终于倒空了酒壶。

有人从后面把他从泥泞中拖起来,不用扭头也知道是谁。

沈辣忽然想到,漫长而孤寂的时光,吴仁荻远比他经历过的多的多,他究竟是怎么忍过来?

 

“吴主任……”沈辣像是自言自语般,“过去的几千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因为自己不会死,所以永远都是身边的人离他而去。

长生,多么的可怕。

吴仁荻动了动嘴唇,终于没有像过去一样训斥他。

 

叹了口气,吴仁荻说道:“我要走了。”

沈辣睁大眼睛:“就连您……也要离开我了吗?”

吴仁荻倒是诧异为什么沈辣会这么说,但还是解释了一下:“我算过,邵一一之后,几百年间不会再有如她一样命格的人。”

也就是说,他不需要继续守着。

 

沈辣没有动,吴仁荻就在他面前半米的地方,慢慢消失在空气中。

到底连一句道别都没有。

可也无所谓了,此次一别,或许几百年后,他们还能相遇,道一句好久不见。

也可能,永生永世,再不相见。


评论(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