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no家里来了新猫

那个,如果愿意等的话……这个人会回来的,真的。

【北辣】一人 ⑴

食用说明:

【本文为《民调局异闻录》的同人,cp向北×沈辣】

【未完成,大概会分为3—5回ヽ(´・д・`)ノ】

【最近比较忙,可能发的很慢但绝对不会坑】

【每个人都对人物的理解不同,你觉得我ooc我也没办法】

【但我保证这篇文是正经写的,没有恶搞成份在里面】

【结局BE已定】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没想到还是一个人。

沈辣叹口气,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发呆。

为什么我们经历了那么多风雨,突破了那么多阻挠,现在我还是孤单的一个人?

   

所有人都以为,向北对沈辣的穷追猛打,纯粹是因为种子,包括其一当事人沈辣。

不过这其中不包括另一当事人向北,向北一开始就清楚自己到底追求的是什么。

不是种子,而是种子和沈辣。

失去种子后没有力量反抗的沈辣。

   

两个人刚刚在一起的时候,沈辣可以说是受尽了折磨。

对于他的行为的不理解,杨军杨枭表现出了冷眼,孙大圣表现出了愤怒,吴仁荻表现出了不屑。

“真是堕落。”杨军如是说。

“你他妈和谁过不不行!非得和这个要你命的死鬼在一起!!”孙胖子跳着脚说。

“品味和智商逆生长到这一步,你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吴仁荻冷哼一声走了。

   

“后悔吗?”向北伸手把自家爱人拉到怀里。

“就算大家都不理解我、看不起我,只要你在就行了。”沈辣摇摇头,“而且他们总有一天会明白的。”

两个白发的脑袋额头靠着额头,抵在一起,向北笑了,沈辣跟着笑了。

“你笑什么?”沈辣眨眨眼。

“我在高兴,我终于找到了对的人。”向北的回答颇有言情感,“那你又在笑什么?”

沈辣笑意更浓: “我也在高兴,我终于看到了你真心的笑容。”

   

其实沈辣那时一句话没有说完,后半句太自恋,他实在没好意思说出口。

他本来想说, 终于看到了你真心的笑容,而且是因为我笑了。

 

可是现在,我的孤独,都是因为你啊。

向北。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辣还在公司的时候,一直被孙德胜取笑没女人缘。

因为,那时吴仁荻发现,孙胖子天煞孤星的命格和邵一一两年一灾的命格,长期相处竟然可以相抵;孙胖子白捡了便宜,不过吴仁荻自然没那么轻易成全他。

单身的沈辣自然而然的成了孙大圣和众人调侃的对象。

   

其他人?

(等的几乎落泪的)杨枭和他那(好不容易成年的)媳妇结婚了,婚后两人远走高飞,到专属的浪漫小岛上享受长达一辈子的蜜月期。

小朱皇帝终于肯上岸,加入公司,杨军天天围着他打转。

蒙琪琪张支言喜结连理,尽管蒙琪琪不再爱慕吴仁荻转而答应张支言的原因仍然是个谜……

公司里,小朱皇帝显然不能和杨枭相比,杨军只要一跟在他主人的背后,智商一直处于离线状态。

这么看来,公司的人员数量虽然没有下降,但这质量……

   

孙胖子的嘲笑一直持续到某个情人节。

沈辣收到了一封情书。

一!封!情!书!

虽然并没有急着找对象的意思,但因为单身而被吐槽了这么久……

怀着激动的心情想撕开,反而因为太激动了半天没捏住地方,刺啦一声,斜着撕掉了一个角。

   

吴仁荻斜着眼瞪他:“老年痴呆?还是小儿麻痹?”

蒙琪琪干脆抢过去,邵一一凑过去一起拆信。

这俩女的都不好惹,沈辣只得端着手里仅剩的一个角沉默……

忽然想起了什么:“……你们什么时候围过来的?”

小朱皇帝微微一笑:“你刚才跳大神的时候。”

……老子跳的是探戈!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洗漱的时候沈辣盯着镜子发愣。

不久前,还是两个人一起站在这里。

   

向北明明有不输吴仁荻的洁癖,却总是抢沈辣的牙刷用,然后再很贴心的给自己的牙刷上挤上牙膏递给沈辣,沈辣鼓着脸瞪向北。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时间长了沈辣也就放弃了,两人的牙刷开始混着用,向北微微一笑,说这是间接接吻,沈辣红透了脸。

那时他俩才刚刚开始,拥抱一下沈辣都会别扭半天。

   

对比了回忆中的场景,现实就更加冷清。

洗漱完毕,沈辣坐在餐桌前,没滋没味的嚼着面包片。

一个人吃早餐太没意思,沈辣随便吃了几口就放下了。

不,不是没意思。

还是孤单。

   

一开始沈辣真的没想到,向北居然会做到。

撇开白发的体质不谈,向北怎么说也是个有钱有背景有身份的有钱人。

在沈辣眼里,这类人肯定有仆人为他打点生活中的所有琐碎事,何况这厮本身也不需要吃什么。

向北一大早端着一个餐盘走出来的时候,沈辣先是盯着他身上的赛尔号围裙愣了半天,然后才去看餐盘。

加奶现磨咖啡,果仁慕斯蛋糕,橄榄油煎培根,切片黄油土司。

尽管并不习惯西式早餐,沈辣还是吃的一脸幸福。

   

现在呢?

沈辣不奢求别的,心中所想所念只有一个;哪怕是要他的长寿要他的能力……只求他的爱人能回来。

不要再让他一个人了……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