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no家里来了新猫

那个,如果愿意等的话……这个人会回来的,真的。

【北辣】一人⑵

  

—— —— —— —— —— —— —— —— —— ——

—— —— —— —— —— —— —— —— —— ——

   

邵一一一抖手把信纸展开,大声的念道:“爱上我吧!之所以一直追着你,是因……”

因为什么?

“如果你能和我在一起,我就不会再……”

再怎么样?

“别怀疑了,沈辣,就是我,……”

到底是谁啊你?

看着众人的茫然脸,邵一一举着缺了一块的信纸:“缺的那个角,沈辣哥给撕了……”

恍然大悟,沈辣急忙递……等等那个角呢?!

   

整个办公室地毯式搜索了一下午也没找到,沈辣默默的接受众人的数落。

……我说,最郁闷的应该是我吧?为什么你们都在训斥我?

在孙胖子再三确认的确不是沈辣把剩下的部分藏起来的之后,众人纷纷开始猜测此人的身份。

其中不包括沈辣,也不包括吴仁荻。

吴仁荻喜静,自然对这叽叽喳喳的讨论场所殊无好感。

沈辣则是……真的没有兴趣。

   

如果真的有一天,沈辣和某个女性结了婚,然后对方一直衰老下去,而自己毫无变化,最后……

沈辣没办法想象这样的场景。

他可以陪伴对方一辈子,可反过来,对方无法陪伴他一辈子。

哪个白发体质能知道自己一辈子多长?

光是想想就觉得充满了恐惧。

   

当过特种兵的沈辣睡眠一直很规律,除了今晚。

一种奇异的疲累感让沈辣失眠了,他翻来覆去的思考。

送信到底是谁?

过了兴奋的时段,冷静下来后就发现其中的端倪,这封信并不简单。

仔细判断每个句子就会发现,自己似乎有什么把柄在对方手里……让他

……除了第一句。

   

沈辣倒是真的很想找个人商量一下,不过没人可找。

孙大圣已经结婚,和邵一一两人买了房子;黄然把矜持送到了国外读书,自己也本就不住在这里;吴连环现在每天直接睡在公司,不过找他也没什么用;上善这老和尚养魂成功,然后自己周游列国去了。

这么大的别墅就住了自己一个,沈辣实在觉得冷清了点。

   

迷迷糊糊的还是睡着了。

睡梦中好像有人在旁边说了些什么,沈辣想起来查看,却发现动不了,特种兵的睡眠和清醒练习完全发挥不了作用。

好在那人也似乎没什么恶意,自己絮絮叨叨的说了一会就不见了。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向北身边沈辣从来没有不安过。

明明不久之前还是敌人,见面就火并,现在却融洽的一团和气。

说起来感情这东西还真的是很奇怪,向北跟沈辣表白的方式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之后采取的行动却是人神共愤。

   

沈辣事后想起来,都还会愤愤的骂向北,你是傻的吗!

向北扯了扯衬衫的领子,笑的荡漾,这不是成功了吗。

沈辣岔开话题,装作看不见向北脖子上的伤痕。

   

你是傻的吗……

沈辣很想再这么骂一次向北,可是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冷清的让人窒息。

环视四周,沈辣忽然觉得喘不过气来,他跳起来冲到衣柜前,在右半边随便抓起一件衣服裹住自己,蜷缩成一团大口的喘息。

衣服明显大了一号。

   

之前沈辣和向北还一起去买了新的家具,向北说现在是两个人,以前的衣柜已经不够用了。

沈辣很想说自己也没几件衣服,但看着向北兴致勃勃的讨论着要换成什么款式什么风格,沈辣把话咽回去,微笑着点头附和。

选的时候沈辣没什么意见,但分配时沈辣坚持着强行要左边的一半,还主动的帮向北把他的各种名牌西装高级衬衫放在右边,诡异的殷勤。

向北眼皮都不抬一下,喝着新摘的清明嫩尖,放任沈辣折腾。

沈辣终于折腾完了,看着柜子左边空荡荡的几件,对比一下右边的满满当当,稍稍郁闷了一下。

   

“你知道我为什强行占领左边吗?”没有别的凳子,沈辣蹲在向北旁边逗向北。

向北皮笑肉不笑的扯着嘴角:“你不就想的是男左女右吗?”

被发现了……沈辣挠挠头:“反正你也不介意。”

“嗯,一会就不介意了。”向北放下茶杯凑过来,“来,过来,补偿。”

补偿什么?沈辣疑惑的凑过去。

五分钟后,沈辣捂着嘴一脸通红的冲出门去,向北在后面一脸老谋深算的笑。

   

现在想这这都是徒增悲伤,沈辣默默地把衣服叠好,端正的放回衣柜里。

向北你丫真是……干的漂亮。

   

—— —— —— —— —— —— —— —— —— ——

—— —— —— —— —— —— —— —— —— ——

   

沈辣醒来的时候发现不太对劲。

身上没什么力气,按照以往的经验,还有睡前那莫名的疲累感,这是虚弱期到了,但这不是重点。

地方不对,沈辣晃了晃手臂,听见铁链子咣当咣当的声音。

“醒来了?”旁边传来熟悉的声音,“……饿不饿?”

虽然是温柔的语气和亲切的话语,沈辣却莫名打了个哆嗦。

向北……

   

“你不是死了吗?!”

沈辣记得清清楚楚,民调局重建后,向北又来找麻烦,先是挨了任叁和归不归一顿胖揍,然后被吴仁荻废去了能力,最后被广仁和火山以清理门户的名义,斩杀……

“你当时头都掉了还怎么能活?”沈辣惊恐的问他。

“怎么活的?”向北轻哼一声,“我说我也不清楚,你信吗?”

没等沈辣回答,向北拿下脖子上的围巾,沈辣定睛一看,然后倒吸一口冷气——

脖子上一圈明显的伤痕,狰狞可怖。

眼看是致命伤,却又好端端的站着。

   

沈辣皱着眉仔细思考了半晌:“……返魂香?”

“原来你知道?”向北又笑了:“我倒是没想到,这返魂香真的能发挥作用,活活把我弄成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返魂香虽然可以复活死去的人,却必须有极为强大的愿望,才能发挥作用,而且复活之人只能以临死前一刻的状态存在。

“你就是为了回来找我?”沈辣叹口气,“就这么想要这颗种子吗?”

临死前一刻,向北想到的,是种子吧?

   

“对了一半,”向北笑眯眯的纠正他,“我是要来找你,不过不是为了种子。”

不是为了种子还能为了什么?

沈辣如实的表达自己的疑惑,向北歪了歪头,纯良一笑:“昨天的信收到了吗?”

……信?昨天?

忽然想起来那封“情书”以及上面的第一句话……沈辣当场卡机。

   

“别怀疑了,我喜欢你。”向北伸手把发愣的人搂在怀里。

沈辣忽然反应过来,急忙边挣扎边大吼道:“胡说什么啊你!喜欢我?喜欢我你会几次三番的想要我的命吗!好几次差点杀了我!你喜欢你妹啊!”

向北扣紧了怀里的人,急急忙忙的解释,语气里却满满都是疼惜:“是真的,我发誓是真的……不是我想要你的命,我承认,刚开始我只是为了你的种子,我想要一个能杀掉吴仁荻的东西;可是后来……我的目标变成了你。”

沈辣停了一下,继续挣扎。

“别动别动……我的头要掉了。”向北松开沈辣,“怎样才肯相信我?”

   

看着向北的眼神,沈辣没由来的心颤了一下,“……你要怎么证明?”

“这样吧,”向北从身后拿出一把匕首,“我给你一个机会,用它再砍一次我的头,我就再也不会复活了。”

说完一挥手,困住沈辣右手的铁链应声而断。

向北把匕首递到沈辣手里——

“来吧。”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