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no家里来了新猫

那个,如果愿意等的话……这个人会回来的,真的。

【北辣】一人⑶

Attention!!

本节有原创人物!

雷者回避!!


不过没有性格描写没有名字,只是个路人,为了推一把剧情而存在。

说实话原著中实在没找到这样的角色,只好编一个……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个人散步并不怎么愉快,至少沈辣是这么认为的。

耳朵里塞着mp3,沈辣晃悠在初春的街道上。

“沈大哥!”背后有人喊沈辣,“等等我!”

刚停下脚步背后就咚的一声撞上个脑袋,沈辣有些无奈:“你就不能小心点?”

背后比沈辣矮了一头的姑娘捂着额头撇着嘴:“沈大哥你走太快了嘛……这是给你的礼物,谢谢你上回帮我。”

说着往沈辣手里塞了一个袋子。存在

   

这姑娘是对门的住户,平常总是买纯净水喝,上次不知道为什么和送水工起了争执,送水工放下水桶走了,姑娘咬着牙抬水到三楼就没力气了,一个人抱着水桶坐在楼梯上,一脸快哭了的表情。

好歹也是对门,相互间混了个眼熟,沈辣轻轻松松的单手拎着水桶,送到他们住的七层。

那个表情太像向北……他看不下去。

面相还算挺漂亮的小姑娘对着沈辣千恩万谢,一般男生早就该飘飘然了,被谢的人却没什么感觉。

我家向北肯定不会抬不动水,沈辣这么想。

   

“为什么一个人住还要住这么高?”沈辣随口问一句。

“喜欢的人比我大七岁……”小姑娘一脸坚定,“我在等他回来。”

奇怪的坚持,沈辣内心默默翻了个白眼。

向北和吴仁荻差不了多少岁,按你这逻辑,我上哪找两千层的楼去?

难不成我还得住珠穆朗玛顶上?

不成逻辑嘛。

   


—— —— —— —— —— —— —— —— —— ——

—— —— —— —— —— —— —— —— —— ——

 

   

沈辣紧盯着向北的眼睛——那里面没有任何退缩的意思。

举着手里的匕首,沈辣在向北颈上那条伤口边比划了半天,最终还是泄了气,随随便便的把匕首扔远了。

 

“怎么,不想杀了我吗?”向北眉开眼笑,沈辣的举动正说明了,有戏。

“我做不到,”沈辣翻个白眼,“你现在又没怎么伤害我,让我怎么下得去手?”

向北重新围上围巾,带着淡淡的笑意:“你以前不是特种兵吗?”

“特种兵就非得杀人不眨眼吗?”

 

向北掏出钥匙,打开沈辣手上的锁。

“虽然我刚才没有用那个机会杀了你,但这并不代表我已经信任你了。”沈辣甩甩手站起来,“我要回去了。”说着就走出去好几步。

没听到背后有追赶的声音,到现在还觉得向北绑自己是为了种子,因此沈辣不认为他会就这么轻易放过自己。

“你打算干什么?”

“你真的要走?”看到沈辣顿住脚步,向北冲着对方的背影问道:“就这么简单的离开?”

 

沈辣甩过去一个问题:“你想怎么样?”

他是真的打算不停下直接离开的,就在刚刚走了几步路的时间里,他想到了很多,比如孙胖子会怎样着急的指使杨军来找他,事后又怎样趁机扣他的工资;再比如吴主任会怎样跟邵一一说要远离类似的危险,然后又怎样皮笑肉不笑的夸他废物……一瞬间沈辣几乎不自觉的笑出来。

……可是他分明听到了向北声音中的受伤。

说来也怪,虽然说话时向北刚刚没有任何语气,可是他听懂了,他就是听懂了。

 

就在沈辣愣神的功夫,向北已经站在他身后。

沈辣觉得自己背上一凉,一个冰凉的身躯挨过来:“你还没告诉我,告白……你到底接受不接受?”

察觉到一个下巴搁在自己的发旋上,沈辣忽然没头没尾的来了句:“向北……你多高?”

向北被这个问题搞得一愣:“我多高?”

沈辣烦躁的推开他:“别靠我身上,我都一天没洗了……你不会这么好心还帮我洗个澡吧?”

向北纠结了一下:“没有……你还有天天洗澡的习惯?”

死人又不会新陈代谢,他都死了这么久了,早都忘了这茬了……

 

驴头不对马嘴的扯了半天,向北终于想起来最初的目的:“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沈辣冷哼一声:“我可是纯爷们儿,你现在居然想让我接受你的告白?”

 

向北的眼神一瞬间暗淡下来,他忽然觉得有些想哭,不过他会忍。

或许是因为之前留下了太多不好的印象,也可能是因为得到答案的手段太差,总之……

这是被拒绝了吧?

明明已经不会跳动了,向北还是觉得名为心脏的器官被不存在的手撕扯着。

想说些自嘲的话圆场,扯扯嘴角却什么也没说出来,以前为了融入社会而学的绅士礼仪不翼而飞。

 

呐……这就是你的答案吗?

 

 

—— —— —— —— —— —— —— —— —— ——

—— —— —— —— —— —— —— —— —— ——

 

 

两人渐渐成了朋友,沈辣知道这姑娘冒冒失失,刚才喊他的时候,沈辣其实早就感觉到了,但是有之前的经历才没有躲开——

上次沈辣往旁边一闪,这熊孩子直接脸朝下扑到了地上。

“标准的狗吃翔。”这是她自己一边抹鼻血一边评价的。

沈辣其实很讨厌向北以外的人碰到自己,好在姑娘也老实,并没有现在大多娇纵女生那种随便和人拉拉扯扯的习惯。

   

孙胖子还来看过沈辣一次,恰巧这姑娘来送东西,就被误会了。

“开窍啦?想通啦?”孙胖子挤眉弄眼,“不是我说,大姑娘可比老小子好吧!”

沈辣虚笑一下,懒得解释。

开玩笑,她谁啊,怎么能跟向北比?

   

 

“我准备走了,”小姑娘笑着挥挥手,“我要去威尼斯啦。”

“去威尼斯?”沈辣愣了,这是闹哪一出?

“嗯,我去旅游,以后可能就不回来了。”小姑娘忽然正经的盯着沈辣的眼睛,“总有那么一个人,会让你愿意为他做任何事,对吧?”

“任何事……他给你打电话让你出国旅行?”

“……不,他不会再打电话来了。”小姑娘忽然有些走神的摇摇头,“我梦到他了,他说他想出去看看。”

是已经……去世了吗?

原来……你也是……一个人?

   

直到天色黑暗,沈辣才终于回神, 那孩子已经走了很久了。

虽然说过不少次,沈辣还是没记住她叫什么……有些懊恼的挠了挠头,自己现在就像提前进入老年痴呆,什么都记不住。

前提是有老年的话……算了这不重要。

打开手里的礼物袋子,一个透明的塑料食盒,里面是码的整整齐齐的蓝莓饼干。

沈辣捻起一块放进嘴里,虽然味道不错,但脑袋里面条件反射想到的是向北,他更喜欢蔓越莓饼干,而且手艺更好些。

   

沈辣忽然抚了抚胸口,长出一口气。

什么都记不住……除了有关向北的事。

有关向北的任何事。

 

虽然手艺不及向北,沈辣还不打算浪费食物,一盒蓝莓饼干很快见底。

随手叠了下袋子,正准备让它魂归垃圾桶,忽然觉得手感不对,袋子底下似乎有一块硬纸壳。

“加油啊!沈辣!”

“再不表白威尼斯就沉了!”

白卡纸边缘很毛糙,似乎是从哪个饼干盒上随手撕下来的,字体挺规整,但看上去似乎写的匆匆忙忙。

 

一种难以言喻的心情弥漫开,沈辣自嘲的笑笑:“威尼斯下沉和我有什么关系,那是你俩的事吧……别拿言情小说里的句子糊弄我啊,我可是纯爷们儿啊……”

……我曾经是不是说过这句话?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