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no家里来了新猫

那个,如果愿意等的话……这个人会回来的,真的。

【北辣】一人⑷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我就……就……”向北在心里拼凑着句子,心烦意乱怎么也拼不好:“……热死了我跑去拿点面包然后我们出去这鬼地方吧这里真可怕好冷啊。”

……这是说什么呢?!

向北庆幸沈辣仍旧背对着他,没看到他现在混乱的表情。

 

“所以……所以你总得给我几天让我缓缓不是?对吧?”沈辣说完就快步往走,路也不看的一个劲冲。

大悲过后反应不过来的一瞬间空白,再过后是铺天盖地的欣喜。

脑速跟不上,一脸傻缺表情的向北不可置信的盯着跑远的背影,神经病一样的喃喃自语。

“……几个意思?”

总之就是还有机会,对吧?

留在这里显然得不到答案,向北快步追上去:“你走错了,那边是厕所……”

“你怎么不早说!”

“你都没问我就跑了啊……别打别打!头真的会掉的!”

 

 

“你干嘛跟着我?”沈辣不客气的盯着旁边的白色卷毛犬……仰着头盯的。

向北笑的见牙不见眼:“送你啊,毕竟你现在是黑发,而且离你家挺远的。”

“……谁害得啊!!”沈辣没好气的翻白眼。

要是还是白发,他可以召唤罪与罚,然后等天黑,路人稀少时,让它们带自己飞回去……虽然姿势不太优雅就是了。

不过虚弱期什么的也怪不到向北头上。

 

沈辣叹口气,决定从另一方面怪他:“你之前不是做生意的吗?连辆车都没有?”

“法律已经判定我死亡了啊。”向北看上去不怎么在意,“没有可以继承遗产的人,政/府就收走了我的所有财产。”

沈辣听的有点难受,毕竟同为白发,这可能也是他将来的下场。

虽然他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身后财就是了。

想说几句安慰的话,却在当事人一脸“哎呀这都第几次了又来了好烦都快习惯了”的表情中默默闭上嘴。

 

或许闭嘴的原因并不是这样——

“杨军?邵一一?”沈辣惊讶的叫出来,然后小跑过去,“你们怎么在这里?”

“沈辣!”邵一一也往这边跑过来,迈了两步却又硬生生刹住步子,失声叫道,“向北?他……他不是死了吗!?”

沈辣看了看背后跟过来的向北,忽然想起来,在他们的记忆中向北还是敌人……

一道刀芒闪过,立刻有熟悉的白发身影经过身边,沈辣条件反射扯住杨军的衣角:“停下!!”

杨军配合的停下动作,看向沈辣。

“他、他现在不是坏人……不是,他没伤害我,以后也不会再去伤害谁……他没死,不是,应该说他回来了……”实在没法一句说清楚,沈辣焦急的总结,“总之能不能不要伤害他……”

显然杨军和邵一一都没有理解这一大串乱七八糟的句子,只是——

杨军看着沈辣的眼神越来越冷、越来越疏离,最后身形微微晃了一下,一脸嫌弃的甩开了沈辣扯着他衣角的手。

 

 

“……你为什么和他在一起?为什么替他说话?”杨军闪身挡在邵一一身前,“你现在是敌是友?”

绣春刀直逼近咽喉处,沈辣一动也不敢动,他现在可是虚弱期,不小心一点的话真的会死的……

忽然有谁把沈辣向后一拉,避开了绣春刀的刀芒:“小心一点!伤了他我要你偿命!”

向北……

 

此时他早就收起了笑容,表情阴沉的瞪着杨军,一如当年敌对时。

“我、我,”沈辣立刻开始头痛,实在不知道怎么才能跟杨军这个不懂人情世故老古董说清楚“被绑架然后被表白同意了就被送回来了”这档子事。

但看到杨军的眼神……那种被同伴怀疑的感觉着实太痛苦,因此沈辣花了几个小时,一点一点讲清楚发生的事情。

 

“真是堕落。”杨军如是说。

早料到这个结果,向北冷哼一声,暗自戒备着杨军的一举一动,伤到自己就算了,沈辣的话,绝对不能让别人伤到一分一毫……等等,这个时候这货居然还在想别的事情?!

沈辣的确在思想跑偏中,此时他在想,没有孙胖子的智商和口才还真是麻烦……要不然早就解释清楚了。

“去找吴主任吧,跟他说清楚一切,他很担心你。”杨军皱着眉头,句尾有一声分贝极低的冷哼,“你一个人。”

沈辣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

 

—— —— —— —— —— —— —— —— —— ——

—— —— —— —— —— —— —— —— —— ——

 

 

沈辣对着镜子折腾,解开两颗领口的扣子,看着觉得不太妥当又扣上,最后烦躁的放弃了折腾领子,强迫自己从根源上解决问题——压下心里不安的情绪。

终于还是下定决心去看向北,他决定再也不见自己,不代表自己不能去见他对不对?

 

他知道向北在哪,他一直都知道。

公司里,吴主任过去从来不用的那间办公室,旋转书柜上唯一的摆件,走进旁边的暗门,黑暗走廊上右面第三个门。

向北就在里面。

 

刚刚从吴仁荻办公室出来时,他跳着脚,把能想到的几乎所有脏话都骂了一遍。

可是……也就持续了几分钟或更短。

就算是向北对不起他,他也实在没办法……对象是向北的话,就算知道真相,心里也怎么都恨不起来啊。

如果只是一封情书的话,纯爷们沈辣可不会这么多愁善感。

可是当他把刀架在向北脖子上时,对方看他的眼神……

说里面一点感情都没有,鬼都不信。

 

就算是现在,最后一次了……去看他吧,把心声坦白一下,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吴主任那样的齐天傲娇王。

那个谁也说过,再不表白就……怎么来着?哦对,来不及了嘛。

等等……谁说的来着?

 

发呆太过导致一脚踢到什么东西,扭头一看,将近一人高的狗窝,里面却是一摞书,各种各样的养殖书。

沈辣忽然想起之前和向北的一个约定:等他们过了一周年纪念日,就养几只宠物;沈辣坚持养普通的猫猫狗狗,向北却坚决拒绝,认为普通的动物寿命太短,他们要养也要养个伊白或者穷奇。

沈辣发誓,当时听到向北说这话觉得有道理的只是前半句,穷奇的长相忽略不计,又不是吴仁荻,谁敢没事在家里养个神兽凶兽什么的啊!

不过想到向北并没有多少时间了……

 

那次的养宠物事件,最终以沈辣妥协圆满结束结束。

【“就养个十只穷奇吧!”】

【“你的审美观到底是怎么长得?!还有十只太多了啊!!”】

【“太多吗……那就养上七只吧。”】

【“算了算了……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 —— —— —— —— —— —— —— —— ——

—— —— —— —— —— —— —— —— —— ——

 

 

摸摸口袋,沈辣拧着眉毛说道:“向北,我的钥匙是不是在你那里?”看向北点点头,沈辣把向北往楼栋的方向推:“你先进去待一会,等我回来有事和你说……放心,不会有事的。”

向北再次一言不发的点头,在沈辣转身离去的瞬间皱眉“啧”了一声,又在邵一一看向他之前恢复微笑目送的表情。

他不想……计划打破。

 

 

“如果一年内拿不到种子,他就会灰飞烟灭,从身体到魂魄都是。”吴仁荻轻抿着茶,“杨枭送来的太平猴魁还不错,你真的不尝一下?”

沈辣看着面前描绘着九天凤凰图的青瓷茶杯,摇摇头:“不了,吴主任,难道真……”

“咚——”

吴仁荻重重的将茶杯放在桌面上,声音中带着显而易见的怒气:“我在这听一个菜园子说完这么多废话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谁有兴趣关心不是自己儿子的人的感情生活?有能力就去救他,没能力趁早选个风水好的地方等着埋吧——出门右转那条街丧葬服务一条龙正好淡季打折。”

沈辣被呛得憋红了脸,丧葬服务哪来的淡季啊?!

然而常年练出来的“吴语滤镜”让他提出来一些有用的信息——

“原来真的可以救他!吴主任!请告诉我方法!”

吴仁荻一个没忍住,捏碎了手里的茶杯。

 

邵一一从大落地窗跟前路过时,看到吴仁荻眼神凶恶的看着院子里的石狮子,沈辣则……跪在他跟前。

吓了一跳的邵一一急忙打电话找孙德胜,反正这货最会打圆场了。

没等孙德胜赶来,邵一一就看到吴仁荻站起身,说了些什么,然后甩手离开。

 

沈辣觉得似乎晴空一道霹雳,正霹在他头上。

“……明白了吗?”吴仁荻仍旧是倨傲的仰着下巴,“明白了就收拾桌子然后快滚。”说着就转身离开。

直到关门声响起,沈辣才发觉腿似乎麻过头了,单手撑着地面半天也没站起来,干脆就坐到地上发呆。

“如果明白了还想救他,就一星期以后来找我吧。”

空气中传来吴仁荻的声音,叹气声尤为明显。

 

直到孙德胜和邵一一冲进来,一左一右把沈辣扶起来,沈辣才想起来,吴仁荻还让他去收拾桌子来着。

满满的茶水溅出来好几滴——他根本没喝过。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