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no家里来了新猫

那个,如果愿意等的话……这个人会回来的,真的。

【北辣】一人⑹

【这里是结局】

【就算没有人看我也会写下去】

 

 

————————————————————————————————————————————————————————

 

 

“……你在逗我吗?”在民调局工作会不知道穷奇是什么?“明明之前说的时候你都没问过!”

“啊……”沈辣愣了半天才恍然大悟,“宠物,对了,宠物。”

向北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人:“你还好吗?”

“我很好啊,怎么了?”沈辣反过来用一种看傻蛋的眼神看着向北。

 

向北决定试试沈辣:“我爱吃什么?”

“黄油吐司和四川担担面。”口味差异之大曾让沈辣咋舌,但也不是太过介意,毕竟他自己就是吃饱就行。

“我每次买衬衫在国内哪一家店?”

“说什么呢?”沈辣奇怪的看看向北一眼,“你不都是让你的秘书直接国外买回来原版吗?”

“我的路虎现在怎么样了?”

沈辣由衷的翻个白眼:“在这里待两年把你待傻了吗?你的车是军用悍马,不是路虎;而且它现在还在,保养的很好。”

“没事没事,我就是问问。”向北长处一口气。

 

还好你没变……

可是向北不知道,他问错问题了。

如果他问沈辣老家在哪或是今年多大,他会发现,沈辣什么都不知道。

现在的沈辣的记忆里除了有关他的事情,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很快就到午夜了。

“怎么样,什么感觉?”沈辣拉着向北走出公司,夜幕下公司已空无一人。

“什么什么感觉?”向北皱眉。

沈辣指了指远方:“你现在自由了。”

“让我在最后24小时体会一把死亡逐渐逼近的自由?”向北冷哼一声,“还真是残忍。”

“……随你怎么说吧。”沈辣撇过头,看着向北的反方向。

 

“好吧——”向北故作无所谓的表情,“ 接下来我们去哪? ”

“不是我们,是你。”沈辣长出一口气,“我还有事,今天不能陪你。”

向北庆幸沈辣是背对他的,因为此刻他脸上的失望连小孩子都看得出来:“我都最后一天了,你还不愿意陪陪我,太残忍了吧?”

沈辣摇摇头不说话。

 

“那么,来抱一下吧。”向北张开双臂,拜托你,最后一次了……抱一下不行吗?

不过说实在的,他其实没想到沈辣会同意,所以当沈辣扑进他怀里的时候,向北还小小的shock了一下。

在向北的记忆里,沈辣每次不是转头拒绝,就是反过来让向北做扑的那一个,理由倒是同一个:“老子是爷们儿!”

沈辣把头埋在向北肩膀上,后者就顺着这个动作摸了摸前者的后脑勺,五厘米的身高差刚刚好。

1米78的个子却这么瘦……我不在的时候你有好好吃饭吗?果然你身边没有我就不行。

……不过我也一样就是了。

 

“怎么,这次不当爷们儿了?”

“最后一次了……”

“最后一次……还真是残忍啊。”

“……是啊,真残忍。”

 

 

沈辣走进地下仓库的时候,公司里的大家甚至还有杨枭和徐蓉蓉,都已经等在那里了。

“……这是送别大会?”

蒙琦琦狠瞪沈辣一眼:“少废话!”眼角却是掩不住的通红,而一边的徐蓉蓉和邵一一已是哭红了眼。

“……哎,别哭啊,”沈辣手忙脚乱的抽纸一个一个递过去,“又不是再也……”

“就是见不到了吧。”吴仁荻接过话头,“种菜的,我大发慈悲最后问一次——你确定你要为了那个白色卷毛犬放弃一切?”

沈辣点点头:“我确定。”

“哇——”耳边传来邵一一崩溃了的大哭,孙大圣忙不迭过去安慰。

 

“辣子,你说你……”离仪式开始还有一段时间,沈辣和孙德胜坐在阳台上抽烟,“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孙爷爷和邵奶奶保证可以养你一辈子,下辈子转世了接着养也行……”

沈辣用很低的声音打断他:“大圣,对不起。”

孙德胜像是一下子愣住了,半晌忽然暴跳如雷的跳着脚说:“你他妈和谁过不行!非得和这个要你命的死鬼在一起!!”

“可是没办法啊……”沈辣叹口气:“你那次为了邵一一而砍下一条手臂是什么想法,我现在就是什么想法。”

孙德胜也冷静下来,叹口气再次坐下:“可是好歹我的胳膊有老吴帮我接回去啊,你这一下……”

真的就变成死鬼了。

 

 

沈辣站在法阵上发呆。

“就这么想体验魂飞魄散的感觉?”吴仁荻站在一旁冷哼,“我倒是不介意早些发动法阵,反正就剩几分钟了,不过哪怕时间差一点点那只卷毛犬就得和你一起去了。”

“吴主任,别……”沈辣一抖,他知道吴仁荻真的做得出来……

“行了行了,我几千岁的人了,还不至于跟一个不到一百岁的小孩子言而无信,”吴仁荻摆摆手,“待会法阵会自己发动,我就不站在这看你鬼哭狼嚎了。”

“谢谢你,吴主任,”沈辣认真的看着吴仁荻,“谢谢你帮我。”

“为了那么个伊白的二弟似的家伙,值得吗?”吴仁荻冷哼一声走了, “品味和智商逆生长到这一步,你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眼看着吴仁荻也离开了,沈辣默默地叹气。

怎么最后……还是一个人呢?

忽然门被人打开,一个个子颇高白头发的身影走进来。

“……杨军?”

“待会法术发动的时候会有很强大的力量,几个女人和大圣张支言都不能来,杨枭要陪着哭晕过去的徐蓉蓉,我怕主人有危险所以不让他进来。”言下之意就是只有我来送你一程。

“……谢谢,但是马上了12点了,法术快发动了,你还是出去吧。”

“扛得住。”

见他坚持,沈辣也不再劝阻,反正于公于私他都不想杨军离开;于公,杨军的法术全部传自吴仁荻,有他在可以增加绝对的成功率;而于私……

大概是不想一个人孤独的死去吧。

“十二声钟声响过,我就消失了吧。”沈辣忽然嘿嘿一笑,“像不像仙度瑞拉?”

杨军一愣:“仙度瑞拉是谁?”

“就是——哎,算了,你去问邵一一他们吧。”

 

“当——当——当——”忽然午夜十二点的钟声响起,沈辣周身立刻被层层叠叠的魔法阵包围,巨大的金色圆环禁锢住他的行动。

“当——当——当——”

还有六声。

“转告大圣,帮我照顾我家人啊。”虽然不记得了,但是翻过以前的日记,自己至少还有一个生父和一个形同父亲的三叔在世。

还有五声。

“让大圣以后少吃点,别年龄大了得了冠心病和三高什么的。”这胖子都已经二百六不止了,要不是体重计最大只显示二百六,估计三百还有余。

还有四声。

“让邵一一和蒙琦琦她们少用点护肤品,也别老撺掇徐蓉蓉用,那么好的皮肤天天被化学试剂摧残多可惜。”以前也不是没说过,但是被拉去一起做面膜……

还有三声。

“叫大家都保重吧,张支言,杨枭,允炆,吴连环,你,还有……吴主任。”对不起啊大家,永别了,尤其是吴主任,白瞎了一颗种子和一颗药来着。

还有两声。

“没什么了吧……啊,对了,如果可以的话……见到向北请别伤害他,可以吗?”

求你们了,他好不容易完全复活……

还有一声。

“沈辣!其实……”一瞬间杨军慌张的表情让沈辣吓了一跳,他很想问问杨军到底怎么了,然而……来不及了。

 

其实什么呢?

算了。

 

 

————————————————————————————————————————————————————————

 

 

一切都结束了。

 

  

The End ————————————————————————————————————————————————————————

 

 

【不清楚的话请看这里】

时间线:

原著内靠前一点的随便一个差不多的时间→围杀向北→(三个月后)辣子收到表白信→辣子被向北绑架→向北送辣子回家遇到杨军→辣子去见吴仁荻被告知一星期后再去→辣子跟向北要求九个月→再见吴仁荻得知救向北的方法→温馨秀恩爱的的日常(九个月)→辣子连同吴仁荻抓起向北,辣子把种子给向北了但向北不知道→辣子的回忆+遇见邻居姑娘+最后只记得向北了(两年)→去见向北(终章)→一切结束


评论(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