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no家里来了新猫

那个,如果愿意等的话……这个人会回来的,真的。

【勉辣/北辣】Prune(上)

北辣文《一人》的番外

勉辣向,原定题目是《圈养》,大概知道内容了吧……

因为想不虐所以逗逼了点……注定有ooc,反感者快跑!!

 

 

————————————————————————————————————————————————————————

 

 

“你的命是我给的。”

——他终于再次回到我身边。

 

“所以,绝对不会让你死的。”

——所以无论是谁,都别想再带走他。

 

 

————————————————————————————————————————————————————————

 

 

1.

 

 

“果然还是屋外空气好啊!”我用手在额前搭个凉棚,蹦哒着盯着远处。

面瘫的二哥面瘫的说:“你为什么踩我脚?”

“这里地形这么窄,我跳了四下也就踩你了两次而已嘛。”

二哥犹豫了一下:“……为什么要跳?”

“个子矮。”我理直气壮。

其实我也不矮,有178cm,但偏偏二哥三哥都比我高一头,叔叔和二叔也高我至少半头……

我想,我家祖先可能是擎天柱。

 

他们说,我是因为从卡车前推开了家族的族长,也就是我的叔叔,脑部受到损伤才失去了记忆。

我才不信呢,叔叔曾经当着大家的面一只手完虐二叔和他的红毛情人,自己连衣角都没飘一下,超厉害的!

不过,反过来说,其实我是犯了什么错,被叔叔打成这样了吧?

“以前就只有一半的脑子,其中还大部分放在吃上,现在倒好,就剩下组织液了;”叔叔一脸鄙夷的看着我,“再撞两次估计就直接退化成单细胞生物了。”

……我觉得我绝对没有救过他。

理由?

还是让他被车撞一撞吧,反正受伤的也不会是那倒霉的车。

 

“想什么呢?”二哥问我。

“没什么,”我想了想还是说出来实话,“我在想,当时为什么没让叔叔被车撞。”

二哥的嘴角似乎抽搐了一下:“……为什么?”

“那样他就要去给人家修车了啊!”我兴奋的抓住二哥的胳膊,“你难道不想看看总是穿白衣的叔叔沾了一身机油的样子吗!!”

“……我倒是看到你趁机把手上的巧克力酱沾到我身上。”二哥敲敲我的头,“回去吧。”

“哎,反正你一身黑嘛。”我乐颠颠的从站立的大石头上跳下来,“好,回家吃饭!”

二哥一脸胃痛的表情,小小声道:“虽然还是爱吃,但吴勉到底做了什么才能把性格扭曲成这样……”

不过我听见了,我扭头问他: “吴面是谁?”

“……我的上司。”

“什么名字啊,怎么不叫吴米吴馍呢?”

“……”

 

 

2.

 

 

我们居住在这里已经很久了。

长老爷爷说,我们的祖先是因为天生白发,才会被原本的大家族里的人赶出来,成了一道小的分支,自己在这山林里生活下去。

“可是长老爷爷,你上次说我们的祖先大多是男性,只有一个女性,那我们……呃,怎么传下来的?”

迷之沉默。

“还有,我们的祖先不是擎天柱吗?”

长老爷爷脸颊抽动,半晌终于说出一句:“我不知道!你小子给我摘雪里红去!!”

“哦……”我蔫了吧唧的应一声,长老爷爷每次让人摘雪里红都要摘一整个竹筐,那么小的菜叶子,摘这么多,很难找啊!

长老爷爷颇为得意,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我的憋屈脸:“佛爷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提问的机会,想清楚再问啊。”

“长老爷爷,现在是夏天,不长雪里红⑴啊。”

“……出去!!”

 

 

漫无目的我晃荡到阳台上,发现一个人也没有,干脆就地坐下。

“想什么呢?”背后有人拍我一下,然后在旁边坐下。

“三哥,”我皱着鼻子问到,“你会不会无性繁殖或者分裂增殖?”

三哥被我强大的问题惊吓到了,急忙过来摸我的额头:“脑膜炎?还是老年痴呆?”

“……你嘴这么毒叔叔知道吗?”我由衷的翻个白眼给三哥,“长老爷爷之前说过,我们的祖先只有一个是女性,还都是亲戚关系,那我们是怎么来的?”

三哥犹豫了一下:“老和……长老还给你说了什么?”

于是我就blablablabla的全盘抖出来。

“你居然信他,”三哥腼腆一笑:“他连头发都没有,说是我们白发人,你信吗?”

我迷惑的眨眨眼:“可是他脑门上剩下的几根毛发不都是白的吗?”

“那是老年白啊。”三哥耸耸肩。

我决定转移话题:“你真的是我哥哥吗?”

三哥明显一愣:“……当然,你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你是娃娃脸啊,”我伸手在他脸上比划,“看上去超幼齿的。”

三哥一脸无语凝噎的表情原地站起,伸手把我也拉起来:“你怎么不说我比你高一头呢?”

“……三哥你好三哥再见。”我一个头锤撞他一下,然后闪身跑了。

 

 

好无聊。

我无所事事的躺在屋顶上,嘴里叼着一根草,盯着夜空发呆。

“好漂亮……这种夜空在城市里也见不到吧?”我无聊的自言自语,“感觉很少见呢。”

奇怪,明明我就是在这里长大的呀……

“天天住在这里还说少见,小辣子你真够贪心的呀。”

“大哥!”我一翻身坐起来,吐掉嘴里的草根,“你来啦!”

大家都说,大哥一直最疼我了,从小我除了叔叔最喜欢的就是大哥了。

所以现在,难得一见的大哥上来找我,我特别的……怎么没有特别高兴的感觉呢?

还有我为什么最喜欢的是叔叔?明明一天到晚连面都很难见到。

 

忽然觉得头疼欲裂,我抱着蜷缩起来,耳边是大哥惊慌的声音:“小辣子!”

“就像一个被作者设计出来的角色,强行赋予了设定……”我无意识的自言自语,竟然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然后我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3.

 

 

醒来的时候,身边一个人也没有。

“什么嘛……”都抛弃我……

我嘀咕着坐起来,太阳穴猛的一阵刺痛,我倒抽一口凉气,再次躺下,“嘶……这次还挺疼的哈。”

以前也有过头疼的经历,但叔叔说那是受伤的后遗症,过一阵子就会好,我也就没有太在意。

但这次……略严重啊。

门被打开,叔叔走进来,伸手递过来一碗黑乎乎的汤药:“醒了?”

天哪,叔叔竟然亲自给我端药!

我好忙嗯了一声接过来,埋头喝一小口,立刻苦的皱起眉头不愿意再碰。

……然后在叔叔一瞪眼后一口气干了。


“呕……”好苦……

嘴里被塞进什么东西,我仔细咬了咬,立刻兴高采烈起来:“蜜饯!”

叔叔轻笑一声:“好吃懒做。”

“才没。”我小小声嘀咕,不过我知道叔叔一定听见了。

“菜园子就是菜园子,屋顶吹个风也能着凉,”叔叔用他那一贯的刻薄语气,慢条斯理道:“怎么这么犯傻的表情?吹出脑膜炎了?还是直接吹成老年痴呆了?”

……叔叔,二哥他深得你真传你知道么?

等下,为什么叫我菜园子?这是哪来的新外号???

 

“别一天看电脑了,”叔叔端了杯茶坐在我附近,“什么被设定好的角色,老看什么动漫,你也中二过头了吧?”

虽然不太记得了,但总觉得没见过叔叔从没这么心平气和的讲话过,有点奇怪。

“这不怪我啊,身边的大家颜值都那么高,尤其是叔叔你最帅了;但是,电视剧电影里面那些演员的脸远远比不上你们,我根本看不进去嘛,只能看看动漫了。”我一边拍马屁一边不负责任的摊手,“话说回来……叔叔你还知道中二这个词呐?”

叔叔白我一眼,但没有再说我。

原来拍马屁对叔叔也有用!!

 

 

我们家族都有一种神奇的力量,二哥和三哥都用这种力量去工作,为人斩妖除魔。

大哥也会一点法术,不过身体不好,也只能在家呆着——或者说二哥强制他在家呆着,还请叔叔帮忙看着。

二叔干脆和他的红毛情人出去周游世界了,还好我失忆之后还见过他们一次,否则可能连脸都记不得了。

叔叔和长老爷爷的话,似乎都是极端厉害的人物,不过据说叔叔更厉害一点。

其实长老爷爷说过什么他能“一巴掌把那个刻薄的白毛小子扇的分不清雪里红和油麦菜”,不过就之后叔叔出现在他面前时他露出的尴尬表情,我决定把这句话反着听。

 

什么?你问我?

二叔那个红毛小情人说,我没什么特别能力,就是抗打能力比较强……

别笑!我会生气的!

 

 

4.

 

 

日子一天天过去。

我依旧在家混吃等死,叔叔依旧难得见一面,大哥依旧在屋里养病很少出门,二哥三哥依旧经常出去工作,二叔和他的红毛情人依旧周游世界,长老爷爷依旧……

哦,长老爷爷也自己跑出去玩了。

 

上次叔叔在我生病时照顾我,我决定送他点什么做回报。

送什么呢?

我非常机智的搬了一坛长老爷爷的腌雪里红,放在叔叔屋子门口。

然而现在,在叔叔把人碎尸万段的眼神和压迫性极强的黑暗气息中,狂奔出门。

 

 

“真是无聊到家……”

没地方可去,我又跑到二哥最喜欢来的地方,二哥说这里足够安静。

我从大石头上蹦下来,这次没有二哥扶着,一不留神滑了一跤,脸先着地了。

“哎呀!”我一瞬间飙泪,“要成浪客剑心了!”

“你没事吧?”有人从旁边走出来,蹲在我旁边帮我查看扭伤的脚腕,“疼不疼?”

我这个角度只看得到这个陌生人的登山帽, 好像是个挺贵的牌子。

“脚没什么事,很快会好……”我双手捂着脸,“可是我鼻子好疼。”

陌生人抬起头,我却愣住了。

好熟悉的脸,可是却叫不出名字……

 

一瞬间又有些头疼,连忙摁住两边太阳穴,面前的人却也愣了。

“——沈辣?”他的声音带着些许颤抖。

我感觉好些了,就放下手回答他:“我是叫辣子,可是我不姓沈。”

忽然他猛的把我拉进怀里,紧紧的摁住,似乎怕我跑掉一样。

“不,你就是……我找了你六十年!”

“我的沈辣……”

 

 

5.

 

 

“我真的不是什么沈辣,”忽略心中怪怪的感觉,我一遍又一遍的跟这个自称向北的男人解释,“二哥三哥都姓杨,虽然他们都叫我辣子,但怎么也不可能姓沈嘛。”

“杨辣?”向北嗤笑一声,“够难听啊。”

虽然我也觉得这名字怪怪的……

“你别这么直说啊喂!”我抗议,“虽然的确很怪但别这么直接!”

向北的脸似乎奇怪的扭曲了一下:“吴勉对你做了什么……这是什么奇怪的性格?”

“你也认识吴面?”我问他,“二哥说吴面是他的上司。”

“不是面,是勉,勉强的勉。”向北咬牙切齿的表情吓了我一跳。

“哦……怪不得,”我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我就说怎么会有人名字那么难听。”

向北愣了一下,然后控制不住的大笑。

 

“所以说,你到底是谁?”我严肃的问他,“叔叔在附近设置了结界,除了我们几个没有人可以进来的。”

“其实……”向北低下头。

“什么?”我满腹狐疑。

“其实我是你甩了多年的恋人!”向北猛的抬头紧盯着我。

“啥?!”我大惊失色,成功的再次脸着地。

 

 

在向北的描述中,我知道了一件事。

大概是这么个流程:我和向北相互喜欢→大家都阻止我们→向北误会我喜欢叔叔→分手→我伤心过度出车祸→失忆。

虽然觉得哪里怪怪的……但好像,挺符合哪一种剧情的发展……韩剧剧情?

“假的?”

“不,不是假的,是真的。”

“就是假的,不是真的。”

“是真的!”

“真的是假的吧?”

“真的不是假的,真是真的!”

……


 

一番辩论后,我摁着刺痛的太阳穴。

“好吧,我姑且信了。”我摆摆手,“那我问你——你当时为什么怀疑我?大家为什么都阻止我们?为什么我会出车祸?你为什么这么热的天带围巾?”

向北拉了拉脖子上的围巾:“倒着说吧,第四,因为我身体不好,很怕冷;第三,因为我是外姓,不能和你这样的本家人在一起;第二,你太爱我了,所以分手了很伤心;第一,你叔叔喜欢你。”

我目瞪口呆。

从没听说过的四件事一起堆叠起来,我选择性的忽略其中三样,问了一个听起来最为轻松的:“你是同族的外姓?我怎么没听说过?”

“你看,我也是白发吧。”看我点点头,他接着说:“但我是卷发。”

 

……啊。

哦,原来还能这样看啊,所以白色卷毛犬都是我家的外姓。

其实向北挺像白色卷毛犬的。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