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no家里来了新猫

那个,如果愿意等的话……这个人会回来的,真的。

【勉辣/北辣】Prune(中)

6.

 

 

我拎着鞋,轻手轻脚的往屋里走。

走着走着发现沿着墙角声音更小,于是我贴着墙走猫步,扭得特别欢。

正当我扭得起劲,背后传来叔叔刻薄的声音:“触电的帕金森患者,上哪浪去了?”

我咽了口口水:“没,就是……”

正当我打算解释一下,叔叔忽然脸色一边,冲过来死死掐着我的肩膀:“有他的法术!你是不是见过他了!是不是!”

我今天第二次目瞪口呆:“……谁?”

“向北!”

 

“啊,我是遇到向北了,你怎么知道?”我试图安抚一下叔叔的情绪,“但是我很安全啊,他没有害我。”

“你懂什么,”叔叔迅速冷静下来,几个手指扶着额头瞪我:“我在你身上下的禁制已经被他抹掉了,如果你一旦走出结界的范围,单凭你一个人根本回不来这里,菜园子!”

“为什么又叫我菜园子,这到底是哪……”

不,等等……

 

沉默。

虽然我不会什么法术,但法术的基础理论还是知道的,抹掉禁制必须在肢体接触而且是皮肤接触的情况下进行。

虽然是夏天,但靠近山的地方还是比较凉,而且蚊虫很多,所以包括我在内大家一般都穿长袖,所以向北抱着我时并没有挨到裸露的皮肤。

那么,在一开始,他握着我的脚腕问我疼不疼时,就已经解除叔叔下的禁制了。

也就是说,他早就看到我是谁了,后面抱着我激动的样子,是装的。

 

忽然心脏闷闷的一疼,一瞬间眼泪差点掉下来,我捂着胸口后退一步。

后背撞上一个胸口,伸出胳膊扶着我,黑色的袖子。

“二哥,”我闷闷的叫一声,“我姓什么?”

这句话引得二哥和叔叔都是一愣。

看到他们的样子我就大致明白了,我的过去,绝不像他们说的或者是向北说的那么简单。

 

叔叔摆摆手,二哥立刻离开我们身边。

“给你一个问题的机会,想问什么问吧。”叔叔有点犹豫的摆摆手。

我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叔叔,你喜欢我吗?”

叔叔又一次愣了,我好像从来没见过他有嘲笑我以外的表情,今天还真是特殊啊——要不要定个纪念日?

 

忽然一身纯白的人影靠近我,近到只有几厘米:“如果我说是呢,沈辣?”

 

 

7.

 

 

那次之后就很少见到二哥了,经常是三哥来陪我,顺便看着悠闲的大哥。

至于叔叔,那天以后就彻底不见影了。

 

再见到向北时夏天已经结束了。

初秋,我在地里抡着镐头,满头大汗。

“长老爷爷懒死你算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崩溃的大喊,“为什么要种这么多雪里红!”

“自然是因为你佛爷我想吃,你最好给我种的漫山遍野都是雪里红。”长老爷爷悠然的叼着一根草,搭着二郎腿躺在路边的树荫下。

“长老爷爷你就这么喜欢雪里红吗?”我忍不住吐槽。

长老爷爷一下翻个白眼:“我才不爱吃呢,只是年轻时候穷的没东西吃,吃这玩意吃成习惯了而已。”

……那你倒是自己来种啊啊啊!

 

 

“所以你就种了一上午的地?”向北挑眉看着我。

“是啊,”我摊摊手,“累死了。”

向北凑过来,一脸殷勤的给我捏肩膀,我一边享受一边嘚瑟:“往右点……不太过了,往左点……哎好舒服……”

向北似乎很喜欢没事往我身上靠,虽然对大家的行为都存有疑虑,但也不能为了一个外面的卷毛犬,怀疑亲爱的大家不是?

“要不你跟我出去吧?”向北第N次煽动我,“我一定不会让你种六十年地。”

不种地就想吸引到我?我是看起来有多单纯??

或者单蠢??

 

不过等等,为什么是六十年?上次他也说找了我六十年来着……我倒是知道我们一组长寿啦。

我前几个月才出的车祸,分手以后才出车祸的话,我用了五十九年半还是伤心过度出了车祸……天啊我没病吧?

算了,不在意这些细节。

 

虽然并不打算离开大家,但必要的逗趣还是要的。

我翻个白眼,用非常欠揍的声音嘚瑟:“小向子,来给本王说说,跟你走有什么好处?”

向北倒是十分配合:“启禀大王,小的的别墅冬暖夏凉,前有游泳池后有草坪,楼顶有自家的花园,书房有大阳台,地下还有双位停车库。”

……尼玛炫富的土豪!吃土去吧!!

“大王您要是来了啊,我们就一起养宠物,非常可爱,养很多只。”

 

“养什么?”我皱皱眉头,“猫和老鼠和狗我都不要!”

二哥本来有几只宠物,一只双排牙的老鼠,一只黑的跟煤球一样的猫和一只灰色的大狗;本来挺好的,不过后来有一次老鼠把我咬了一口,从此就再也没见过他们。

三哥说,是被叔叔下令,让二哥送走了。

“没事,我们不要普通的宠物,”向北笑的眉眼弯弯,“我们养穷奇。”

“穷奇是什么?”我不认识诶,百度一下好了。

“别管是什么了,这里又没有信号,”向北凑过来,把我正在掏手机的手摁下,“养十只好不好? 反正挺可爱的。 ”

“不要,”我断然拒绝,“十只太多了,七只就行了。”

 

向北愣了一下,然后狠狠地抱紧我。

他说,果然,你还是你,是我的沈辣。

他说,你永远,不会变的。

 

 

8.

 

 

我很害怕,能想起的时间里,从来没见过叔叔这么生气。

虽然我也想不起多久的事就是了。

  

就是那天,在树林里。

向北抱着我,我没有反抗,因为每次他靠近我时,我都有种莫名的难过感觉,不忍心推开他。

忽然有人狠狠地把我从向北的怀里扯出来,背贴上一个温暖的胸口。

我扭头一看,疑惑道:“叔叔?”得到的是叔叔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艾玛好可怕!!

 

向北沉声道:“吴勉,我就知道是你这混蛋锁着沈辣,要不然我早就把他带走了。”

“锁着?”叔叔哼了一声,“就是怕你这样的偷食狗带走沈辣,你到底还是找来了。”

“那是因为他一直都是我的,别人关也关不住。”

叔叔的脸色一瞬间难看了起来,我感觉肩上的手越来越用力,我被紧紧的压在他怀里。

我疼的想爆粗口,擦,老子快扭曲了——

等等,叔叔就是吴勉?叔叔不是叫吴仁荻吗——

再等等,我就叫沈辣?我不是应该和大哥二哥三哥一样姓杨吗?

不对不对,大哥不姓杨,我也不姓……那二哥三哥同一个姓只是巧合?

 

感觉到肩上叔叔的手继续收紧,我实在挨不住了,大喊:“疼疼疼疼腾!叔叔!疼死了!”

叔叔愣了一下,松了些;其实喊完我自己也愣了,他真的是我的叔叔吗?

突如其来的沉默,我们都没开口,最后倒是向北先开口了:“你还管他叫叔叔?还没想起来吗?”

他这句话仿佛有魔力,忽然头疼又犯了,还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嘶……”

记忆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头痛的几乎发狂,总有各种各样的画面在脑海里闪过。

 

【那些过去,你不想记起,也不愿记起。】

【现在那些记忆就要回来了,痛苦吗?难过吗?悲哀吗?】

【你已经死了,你忘了吗?】

 

 

9.

 

 

断断续续的回忆打了个我措手不及。

 

“等你以后有了一个值得你放弃一切去爱的人,你就会明白,只要能救她,哪怕是杀光这个世界所有的人,都在所不惜。”三哥……杨枭。

“吴勉说让你长命百岁,在你准备长命百岁之前,就由我来守着你。”二哥……杨军。

“那我替他们谢谢你了,不过这个是不是你安排好的?让一个愣头小子毁了我的船,让我无处可去才只能上岸的?”大哥……小朱皇帝。

“她未必是看穿了你重开了天眼,只是想束缚你的魂魄,给我们制造一点麻烦。”叔叔……不,吴主任。

“本来想让你的皮囊跟着我走的,不过现在看来,只能我抱着走了。放心,你的魂魄我不感兴趣,这次放你下去投胎,如果你不走运,下辈子还能遇见我的话,欢迎你来报仇,我会给你一个机会的。”向北……向北竟然要杀我?

 

 

耳边不断传来向北和吴主任起争执的声音,我头疼的几乎崩溃,忽然头一晕倒下去。

一双手立刻摁在我的额头上,忽然间头疼和回忆都停下来。

我茫然的看四周,向北已不见踪影,而吴仁荻站在我旁边,手还捂着我的额头,脸上是少有的焦急神色。

“吴主任……”我强行压抑着头晕的感觉,盯着吴仁荻的脸,“我不是死了吗?”

听见吴仁荻“啧”了一声,意识开始模糊。

 

“原来我真的就是沈辣……”

“向北,对不起啊……”

 

 

10.

 

 

醒来的时候在我的房间,黑暗中无事可做,我瞪着眼睛和天花板交流感情。

【板板儿,我想起来。】

【关我毛事。】

【板板儿,原来大家都不是我的家人,我真的家人估计早都过世了。】

【关我毛事!】

【板板儿,我有点难过。】

【所以说关我毛事啊!!】

【板板儿,你真冷漠。】

【劳资除了小哥谁都不爱!理你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一直心心念念着别的我不认识的男人,看样子我和板板儿大概是没法交流了。

别问我为什么天花板会说话,也别问我为什么给他起名字。

难受着呢!

 

 

大学大约凌晨时,长老爷……啊不,上善老和尚来到我房间。

看到他穿墙而过,我才想起来这老家伙也已经作古了。

“小辣子,都想起来了?”上善慢吞吞的拖了把椅子坐下,“什么感想?”

“楚门的世界。”我吐出五个字,想了想又补充:“一个电影。”

“……欺负你佛爷我不看电影是不?”上善的脸一下黑成了锅底,“怎么,恢复记忆就不叫我爷爷了?”

想到仙逝多年的亲爷爷和三叔他们,我鼻子一酸,“……爷爷。”

“哎,乖。”上善笑眯眯的点点头,“想不想去看看孙德胜的碑?佛爷我带你去。”

我点点头。

 

 

站在大圣的墓前,我惊讶的发现我竟然没有流泪。

面前的墓碑是大圣和邵一一的合葬墓,往前三排再往左十七个是张支言和蒙琦琦的。

算算年龄……这几个家伙都挺长寿嘛~

 

“现在没有遗憾了吧?”上善蹲在一边别人的墓碑上,“想想今后怎么办吧。”

我阻止过,但上善说他是比那人古老的多的古人,还说给老仙人当个椅子怎么了?好吧你赢了,我说不过你。

“什么怎么办?”我还真没想过今后的问题。

 

向北……他曾经想杀我,后来在一起后也算计过我,但他找了我几十年,也是真的爱我的。

吴仁荻……他是我的上司,他虽然总是对我说话不冷不热,但比起别人十问一答我这也算是十问五答了,他也……喜欢我。

 

那么,怎么做才好呢?⑵

A.离开“家”,和向北在一起。

B.回到“家”,继续待在吴仁荻身边。

 

 

————————————————————————————————————————————————————————

 

 

⑴.查了查资料,雪里红是八月下种,九月十月移栽,十一月到次年春天都可以收,所以夏天是没有的╮(╯▽╰)╭

⑵.此文双结局,向北结局是HE,吴仁荻结局是TE。

⑶.番外和本篇文风巨变我也是蛮拼的……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