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no家里来了新猫

那个,如果愿意等的话……这个人会回来的,真的。

【军辣】 Cosa fortunate⑴

【《民调局异闻录》同人文,cp:杨军×沈辣】

【每个人对人物理解不同,我保证本文是我没有恶搞好好写的,这样的话你仍旧觉得我ooc我只能说抱歉╮(╯_╰)╭】

【原著设定,随便带入一个公司成立之后的差不多的时间点即可(๑´ㅂ`๑)】

【题目是从一首歌的歌词里扣出来的,网上有人译为“万幸之事”ヽ(´・д・`)ノ】

【以上有任何一条不能接受的话,快跑!!"(ºДº*)】

【如果都没问题就向下看吧(๑•̀ㅂ•́)و✧】

 

 

————————————————————————————————————————————————————————

 

 

Chapter One   来自意大利的委托

 

 

波光粼粼的水面,两岸的小楼都在门口伸出超小型码头,旁边的水面上竖着彩漆的柱子,这里是亚得里亚海威尼斯湾。

“你说这雇主都意大利移民了,为什么有事件还非要回国去找人?”

“……不知道。”

“还有张支言这个不靠谱的,为什么会答应人家接这个单子啊!好远!”

“……酬金多。”

“好吧,”沈辣小心翼翼的蹲在贡多拉上,拼命保持着平衡,“不过大杨,你说大圣都来了,为什么不出来转转?”

杨军思考了半晌吐出几个字:“船会翻。”

……看不出大杨你很犀利啊!还有,你只会三个字三个字蹦吗!

 

 

这次的任务是一个男子委托的,自称托马斯,是一个比较年轻的土豪,大概就是钻石王老五的那种。

委托大概内容是,托马斯先生在威尼斯定居了,然而他买的房子里有一个女鬼。

说起来这个女鬼也不害他,但就是天天晚上坐在他床边看着他,嘴里说着听不懂的话;如果他带女人回去,女鬼就会发怒,钻在床下一整晚挠床板。

托马斯先生很忧伤,他花了大价钱才买来的房子,还专门请国内的风水先生看过,怎么会有问题呢?

“是国内的风水和国外地形不符哪?”托马斯先生很着急。

“你别急,大致情况我们已经了解了,我们尽快会派人解决得。”孙德胜安抚他。

“现在不行吗?我从国外跑过来一趟不容易。”

孙德胜笑的很官方:“不是我说,你也得让我们的人准备准备不是?”

 

送走了托马斯先生,吴人荻在一边的手扶椅上睁开眼:“杨军去,沈辣跟着。”

“等等,吴主任,”沈辣着急了,“为什么不让杨枭去?他不是更通鬼神之道吗?”

吴主任看沈辣一眼,没说话。

孙德胜过来勾着沈辣的肩膀:“不是我说,辣子,你这记性可真是绝了,过几天就是杨枭给他小老婆筑魂的日子,他怎么去?”

“那我和大杨……”不擅长啊,沈辣想说。

“你放心,大杨深得吴主任真传,而你的家伙 又克鬼,”孙悟空胖子毫无诚意的安慰沈辣,“没问题没问题。”

沈辣简直气结:“……那你怎么不来?不是说好我们俩秤不离砣吗!”

孙胖子正嘿嘿一笑准备狡辩,就听见吴人荻不咸不淡的插一句:“他也去。”孙德胜瞬间表情裂了。

 

 

综上所述,沈辣和杨军来到了意大利。

沈辣对此无比怨念,马上就要过年了,来了意大利,就意味着他的年假只能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过了,不过杨军对此倒没什么表示。

其实孙德胜也来了,但他说自己坐船会偏头痛并以此推脱,没来托马斯的宅子。

晕你妹!你是公公吗还偏头痛!之前这二百六的胖子在归不归的船上明明玩的那么开心!!

不过很有可能跟杨军说的一样,大圣怕船翻了自己掉水里吧……

而且很有可能捞不起来。

 

正胡思乱想着,耳边忽然传来杨军的声音:“我们到了。”

沈辣精神一振:“你终于不是只说三个字了啊!”

杨军愣了:“三什么?”

“……不,没什么。”沈辣觉得自己也偏头痛。

 

 

沈辣在托马斯的宅子里一边四处晃荡一边念叨:“一个两个都不来,干嘛让我一个人啊,我才不要嘞……”

沈辣一刻不停的碎碎念,惹得托马斯在旁边干着急,“有没有问题啊大师?”、“你不会搞不定吧?”、“外面那位高大师为什么不进来看啊?”之类的问题一直在往外蹦。

沈辣翻个白眼:“我看起来很不靠谱是吗!等等,高大师是谁?”

托马斯急忙陪笑道:“怎么会呢?很靠谱很靠谱!高大师就是个子高的那位大师嘛,啊哈,啊哈哈……”

……是不是胖子来了就是胖大师?那吴人荻来了呢?损大师?

等等,这是……

 

“杨军,你会游泳吗?”沈辣戳戳杨军的肩膀,“水下好像有东西,但是位置太深了,我闭气也到不了。”

杨军正闭目养神,听到这话才睁眼看了一下沈辣,然后拍拍膝盖站起来:“哪?”

沈辣一边带路翻白眼表示,他对杨军的无口甚是无语。

 

“这里。”沈辣指着宅子后门外的水面,“底下似乎有东西。”

“难怪,我感觉到水里有东西,却找不到在哪。”杨军冷笑一下,“真是藏身的绝妙位置,背阴加流水口交汇处,的确能掩盖地缚灵的气息。”

“你是说……在这里作怪的是地缚灵?”沈辣凑过来:“也是,地缚灵一般都只是吓人,不会害人。”

杨军点点头:“你是罪与罚的主人,你的武器克鬼,感知力比别人更强一些;如果不是你在,就算是杨枭来了也要用法术探一探才行。”

“那吴主任呢?”沈辣扯扯杨军的袖子。

杨军似乎嘴角抽搐了一下:“吴勉是个异数,不算。”

 

看着杨军念了几句咒文,水面忽然分裂开来,逐渐达到一人宽。

“下去吧。”杨军指指水面。

沈辣一愣:“我?”

杨军点点头:“就是你。”

果然杨军只有面对工作才会话多些啊,面对再次回到三字经状态的杨军,沈辣摊摊手,脱了厚厚的外套跳下去了。

一旁的托马斯已经看呆了,杨军撇了他一眼,朝沈辣的方向动了动嘴唇。

 

 

好冷。

这是二十米水深处的沈辣,下去以后的第一个念头;太过刺骨的寒气,饶是白发体质,沈辣也没能扛得住。

“大杨!能不能给我把外套扔下来!”沈辣朝着上面吼,“冻死了!”

不过他也没指望杨军会把外套扔下来,真扔下来分分钟就湿了。

搓了搓肩膀,沈辣准备用罪与罚开路,如果这些异常的寒气是那个地缚灵制造的,那么罪与罚可能会有用。

 

耳边忽然传来杨军的声音:“你看看脚下的地,是什么样的。”

什么样的?沈辣忽然反应过来了,立刻低头查看。

不论是江河湖海的哪一个,水面之下泥土的部分,应该都是湿泥,不应该是像他现在踩着的这样坚实的地面。

  

一口雕着十字架的棺材……

 

 

“哗啦——”

忽然间冒出来的玻璃器皿摔碎的声音吓得沈辣一抖,他急忙抬头——

这是哪里!?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