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no家里来了新猫

那个,如果愿意等的话……这个人会回来的,真的。

【勉辣】不存在的老故事 0~5

【本文是《民调局异闻录》的同人文,cp是???】

【每个人对人物的理解都有偏差,我只能保证这篇是我没有恶搞好好写的,即使这样你仍旧觉得我ooc的话我只能说抱歉╮(╯▽╰)╭】

【讲真,cp是吴仁荻×沈辣……大概_(:_」∠)_】

【好了不闹啦,cp是吴勉×沈辣前世ヽ(´・д・`)ノ】

【注意:沈辣前世和现在完全不同!沈辣前世和现在完全不同!沈辣前世和现在完全不同!重要的事情说三遍!(ง •̀_•́)ง】

【以上都没有问题的话,就往下看吧(๑´ㅂ`๑)】

 

 

————————————————————————————————————————————————————————

 

 

0.

 

 

“凡人,你的愿望是什么?”坐榻上那不食人间烟火的身影,抓起烟杆吐了一口烟,“投胎到大户人家?做地仙?还是复活?”

 


1.

 

 

晌午时分。

吴勉黑着脸把归不归踹出去:“你不是说前面有小村庄吗?这走了三个时辰了,你是老年痴呆还是步子太慢?”

归不归在心里翻个白眼,感情怎么招都是我的错是吧……

 

看着吴勉越来越黑的脸色,归不归赶忙安抚道:“就快到了,我敢保证,我上回来的时候也走了三个多时辰啊……你先把手放下。”

吴勉冷哼一声,倒也依言放下手了。

“别就这么算了啊,”任叁笑嘻嘻的扯扯吴勉的衣角,“他被徐福关了多少年呢——你忘了?”

在听到任叁说第一个字的时候归不归转身就跑,然而还是被一道电弧击中倒地。

 

的确。一百多年足够一个没什么水源的村子破败了,找不到才正常。

归不归一瘸一拐的往前走,背景是坐在树下乘凉的吴勉,和一旁嘻嘻哈哈的小任叁。

“这么对待一个老人,你们有良心吗!”归不归愤愤的咒骂,当然是无声的。

果不其然,不一会归不归就看到了村子的影子,不由得摇摇头:“这俩混小子,再多走两步路不就到了吗?这么年轻还懒得肉疼。”说罢还像模像样的摇摇头,“哎呦,我这一百多年的骨刺呦……”

——也不想想是因为谁才走这么久。

 

回头看看,吴勉已经看不到这边了,归不归毫无愧色的坐到地上休息。

“出来吧,在你归爷爷我的面前还藏什么藏?”归不归看向某个空无一人的方向,冷哼一声,“有那本事吗?”

一阵空气波动,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归不归面前:“主人感知到几位贵客来临,特让我前来迎接。”说罢伸出小手一指:“向东步行半个时辰即可。”

看着面前这个小小的式神,归不归有点不满:“既然知道是贵客,你的主人怎么不亲自来迎接我们?”

“很遗憾,主人身体抱恙,不能亲自前往。”说完这话,小小的式神就开始慢慢消散作一缕青烟,向着某个方向延伸过去。

 

空气中传来一个冷清的声音: “这边请。”

“这人倒有些本事。”吴勉站在一旁点点头。

“的确,”归不归符合着,跟着就吓了一跳:“等等——你们什么时候过来的?”

一旁的任叁凉凉的插嘴道:“在你骂混小子的时候。”

 

 

那个式神的“主人”并没有说谎。

跟着烟走了大约半个时辰,也许还快些,一行人已经到了一个略微破财的村子跟前,青烟已经到了尽头,然而——

“这个村子为什么没有大门!”绕着村子走了一圈的归不归气的直跳脚,“也没人来欢迎我们,就这么对待一个上百岁的老人家吗!”

“就是的,”任叁也愤愤的从地底下钻出来,“地下也有结界,连我也进不去呢!”

 

“哎,我说吴勉,你怎么也不急呢?”归不归奇怪的看着吴勉站在原地不为所动。

“我就是在实验一件事情。”吴勉

“什么事呀?”小任叁眨眨眼。

“这里,留了一个结界入口,”吴勉抬手一指,“我想看脑积水的小孩和脑萎缩的老头什么时候能发现。”

“……”

  

 

2.

 

 

白墙黑瓦,青砖小路,朱漆大门,虽不华丽,但无一处不显露出主人家的品味。

“欢迎,吾辈身体不适不能服侍各位,如有需要请自取便是。”

一个虚弱的声音传来,吴勉侧头朝着声源望了望——这人还没入土啊?

小院中的老槐树下,一张红木贵妃榻上的白衣年轻人,气息简直虚弱的不像话。

不,并不是受伤或者皮包骨头,这人既不面黄肌瘦也不满面生疮,但就是……总之方士是可以感觉得到。

这人,命不久矣。

 

“贵客登门,所为何事?”那年轻人缓缓坐起,“如果方便,可否告知一二?”

虽然不像是有威胁,吴勉还是有些许戒备:“告诉你干什么?”

“吾辈有些小小的异能,可以的话,想要帮助各位,完成心愿。”

“心愿?”吴勉冷笑一声,“就凭你?能帮我?”

“是的,吾辈可以。”年轻人微笑着,表情却无比的坚定。


吴勉没怎么思考就说道:“那我要成为大方师,你能吗?”

他才不想成为什么大方师,但是他要有力量,方士是必须的途径。

然而白衣青年一语道破:“这并不是你最想要的。”

吴勉一愣,继而皱眉道:“你怎么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语气已然恢复了一贯的刻薄。

年轻人抿嘴一笑不说话,只是一挥手道:“不如各位先进屋再说吧。”说着便先行进入。

吴勉挑挑眉,跟着往里走。

 

这时半天没插上话的归不归和任叁终于抓住了机会,先后问道:“你信任他吗?”

被问的人勾起嘴角凛冽一笑:“是呀,信还是不信?”说着转了个身面向归不归:“你呢?归还是不归?”

归不归瞬间绿了脸,立时退出十步之外:“归!归!别打我!”

吴勉依旧维持着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跨进门槛。

 

看着吴勉消失在门框里,任叁蹦到归不归肩上:“老不死的,你觉不觉得吴勉好像很喜欢这个人?”

归不归还沉浸在刚才的差点被打的恐惧中:“喜欢?开玩笑,那小子会喜欢谁?他对谁都那么刻薄!”

任叁翻个白眼,小手敲敲归不归的脑门:“吴勉可是第一次,和人说话超过三句还没有挖苦别人!”说着还揪起归不归的胡子和头发,胡乱绑着玩。

 

归不归侧着头想了想:“好像真是,难道吴勉这小子对那个,呃……叫什么来着?有好感?”

任叁兴奋的点点头:“你也觉得吧?不过他好像没说过名字。”说着就从归不归肩膀上跳下来,蹦蹦跳跳的往屋里去了。

归不归跟在后面,扯着自己系成一团的头发和胡子苦笑。

 

 

屋里,茶香四溢。

归不归端起茶碟,用杯盖撇开茶水表面的茶叶沫子,吹了一口后轻抿一下,然后赞道:“上好的敬亭绿雪,满口茶香。”

年轻人温雅一笑:“老先生懂茶道?”

“还好还好,略懂略懂。”归不归嘿嘿一笑。

吴勉凉凉的插了一句:“老不死的装人样而已,茶不烫还吹,口水都喷出来了。”

归不归一口茶卡住了,差点翻白眼。

 

任叁不爱喝茶,抱了只小狗在红木长椅上,边啃边晃荡小短腿:“你还没有告诉我们,你叫什么名字呢。”

年轻人的声音有些愧疚,他的回应:“抱歉,是吾辈疏忽了。”

 

“吾辈无名,单一个姓氏,沈。”

 

 

3.

 

 

“无名?为何无名?”小任叁不解的歪着头看看他,“人家都是有名无姓,偏你有姓无名。”

沈只是微微一笑,并不作答。

而一边那个有名无姓的那个“人家”放下茶杯,回复道:“单名一个勉字,他人送了一个吴姓。”

“吴勉?”沈一笑,“既然姓氏是他人所赠,那吾辈唤你阿勉可好?”

“阿勉?”吴勉眼皮一跳,什么鬼?

 

不过对方也没给他拒绝的机会:“饿了吧?吾辈提前准备了些吃食,再凉了就不好了,现在要吃吗?”

吴勉还没开口,任叁和归不归倒是立刻欢腾了,只见任叁举着小手挥的很开心:“我饿了!要吃!”

某人皮笑肉不笑的冷哼一声:“恢复原型切个须子下来不是更快些?说不定还顶饱呢。”

小人参精默默地闭嘴,归不归暗自庆幸自己没开口。

沈看着面前的状况,无奈的笑笑,对着空气拍了两掌,立刻有式神端着盘子从一旁的房间鱼贯而出。

 

“哇!”任叁眼睛瞪得圆圆的,“真好吃!”

归不归强迫自己文雅些,一遍一遍在心里提醒自己,在年轻人面前要有长着风范,然而还是沾染了满面油光。

吴勉心里没那么多规矩,不过不知为何,他 似乎并不是很开心。

 

“怎么,不合你的胃口吗?还是不舒服?”沈一脸担忧,“阿勉?”

被叫的人听到这个称呼愣了一下,半晌才反应过来:“并不是……”

“有什么心事请说出来,吾辈替你分忧。”看着白发的人,沈一脸坚定的说道。

任叁和归不归也放下筷子,看着吴勉。

 

“你……为何对我这么好?”吴勉稍微思索了一下组织好语言:“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引我们来这里,提前准备饭菜,还一直口口声声说要帮我——为什么?”

皇宫里这么些年打杂式的生活,让吴勉清楚的认识到“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是多么正确的人生哲理,况且无功不受禄,这人究竟为何……

“的确是有原因,想知道吗?”沈倒是没想隐瞒,但也没有当场说明:“来吾辈的房间,子时,吾辈自然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谁都没再说话,一时气氛有些僵。

归不归想跳出来打圆场,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半天憋出一句:“吃饭,吃饭吃饭吃饭。”

小任叁第一次一点都没反驳归不归,安安静静的用小手试图捏好筷子,要知道,任叁吃什么基本都能当做手抓饭吃。

“各位今天就睡在这里吧,用餐完毕后会有式神来带各位去房间里,吾辈有要事,先告辞。”说着也没等人回答,一甩袖口离开了。

 

归不归叹口气,道:“现在的孩子真是大胆,这就约人去房里了,唉……”

吴勉皱着眉,半天才反应过来归不归说的是什么:“老不死的,想什么呢?”

“你不是喜欢他吗?”归不归一脸不负责任的表情,摊手道:“他显然对你有好感才要帮你,这就直接约你去房间了,唉,这……”

“我喜欢他?这是你说的?”吴勉的手开始噼里啪啦作响,“你真这么想?”

“不是我,是……”归不归转头找任叁的身影——哪里找得到?

 

解释无望,归不归转身就跑,还是被一道电弧击中,瞬间倒地。

“为什么……只打我一个……”归不归一边哆哆嗦嗦的抽搐一边磕磕绊绊的说。

吴勉毫无愧色的扬着下巴:“为什么?当然是因为——喜欢你啊。”

归不归翻个白眼,厥过去了。

 

 

4.



 

清早的太阳并不晒,吴勉站在院子里舒展筋骨——多年的辛苦的生活让他在早上毫无睡意。

“阿勉。”

背后清澈的声音让吴勉精神一振,后者寻声扭头看去,一个雪白的人影站在树下,正笑盈盈的看着他。

昨天沈走了之后,一天都没有再出现,不过吴勉强迫性的告诉自己那不是担心。

 

“早啊,沈兄。”单叫一个姓还是太怪,吴勉自作主张的添了个兄字。

沈倒是毫不介意,欣然接受了这个称呼:“阿勉是在锻炼吗?”

吴勉点点头:“对,我还有未完成的事,不能倦怠了。”

“你此行的目的?”沈悠悠然打开折扇摇一摇,落在他人眼里,还真是仙风道骨的很。

吴勉点点头,径自走到了院子另一边的凉亭里坐下。

沈倒也不在意,跟着吴勉过去。

 

吴勉用茶水画了一副小型的地图在桌面上,然后问沈:“你认识这里吗?”

沈点点头,又摇摇头。

“什么意思?”吴勉一愣,“老年健忘?”

糟了,损人的话脱口而出,而吴勉本人并不想让沈觉得他……性格不好难以相处之类的?从没在意过别人的感受,吴勉觉得自己着实不擅长这一类……什么的。

而且他也不太清楚,为什么会在意自己在沈眼里的形象。

 

好在沈仍旧是温文尔雅没有脾气的样子,他只是摇摇头:“并不是的,阿勉,吾辈只是……觉得和吾辈记忆里的附近处不太一样,可能只是相像之类的?”

附近?

吴勉急忙追问:“是哪里?”

“就是村子的另一端,”沈也端起茶杯,以手沾水画了一幅图,然后用扇子敲敲图的一角:“这里。”

吴勉定睛一看,村庄的一角,旁边有山垣,还真是像。

 

“唯一不同的是,这里的小河十年前已经干涸了—— ”沈打开扇子微微扇着风,“交给你地图的那个人,是什么时候来过的?”

徐福是多少年前来的吴勉不知道,不过就之前打开的经卷里,经年所积累的灰的厚度来看,一甲子有了吧?

想到这里,吴勉点点头:“他上次来到现在,估计五十年都挨不住。”

“那就有可能了,”沈笑了笑,“等老先生和小朋友起床,吃完了早饭,吾辈就带你们去看看。”

 

“他们?起床估计我们都要吃中午了。”吴勉毫不留情的戳穿,那么久没有好好睡过床铺,要不是吴勉的生物钟习惯了,还真不:一定起得来,更不用说一把老骨头的归不归和小孩子形态的任叁了。

沈有些失笑,用扇子给吴勉扇扇风:“那等等他们便是了,不用着急,吾辈会帮你。”

吴勉有些不自在,别别扭扭的转移话题:“而且那小朋友,也不是什么小朋友。”说不定比你都大。

沈轻轻笑了笑,收起扇子,背起手到身后:“吾辈知道他是人参修炼而成;人参所成的精怪心态都很年轻,这很好。”

 

 

归不归和任叁藏在树后面,全程偷窥。

“你看,我说吴勉对他有好感吧。”任叁坐在归不归头顶上,小手不停的揪着归不归的白发。

“难道吴勉真的喜欢沈小子?虽然沈小子是性格很好,而且也很招人喜爱,但这也太快了吧?”归不归摸摸下巴做思考状:“没看出来吴勉居然有断袖之癖啊——糟糕,他之前有没有看上过我?”

任叁咬牙切齿的翻个白眼。

 

迎面冲过来一道电弧,任叁飞速松开归不归,潜入地下。

只听噼里啪啦一阵响,归不归痛苦倒在地上,痛苦的抽搐:“为什么……”

远处传来吴勉的冷哼:“真是不好意思——我听见了。”

 

 

5.

 

 

“沈兄,你确定这就是我们要找的地方?”吴勉嘴角抽搐着问。

沈笑着摇摇扇子:“没错了,这附近都有吾辈的结界,可以感知到结界范围内任何东西;要不被吾辈发现藏东西的话,只有这河床下面了。”

吴勉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话虽这么说,这里又没有井——我改怎么下去?”

沈有些郁闷的摇摇扇子:“可以叫任叁小兄台帮忙……”

“我不需要别人的帮助。”吴勉打断他,“我自己就够了。”

沈只是看着他,不再说话了。

 

 

回到家已经是正午。

归不归看到两人回来,气氛有些尴尬,当下问道:“怎么样?有我们要找的东西吗?”

吴勉哼了一声:“有没有——”看着归不归伸长了脖子,“我又没下去,怎么会知从他脚边的道?”

归不归一个趔趄。

沈无奈的摇摇头:“归老先生,请问,任叁小兄弟呢?”

还不等归不归开口,任叁就从他脚边的土地中钻出来,兴高采烈道:“沈!沈!快告诉我那是什么!”

沈愣了愣:“吾辈一定解答,但……什么是什么?”

任叁拉着沈往后院跑,沈一边跟着弯着腰跑一边嘱咐:“小心些,当心踩着石头……”

 

“在沈面前,任叁都不调皮捣蛋了,你也不嘴毒了,”归不归感叹道,“ 这个人啊,真是神奇。”

吴勉看他一眼没说话,归不归一看没人搭理,自顾自叹了一句:“年轻真好啊。”

吴勉斜着看他一眼:“你眼睛是老花眼到该扔了吗?年轻好什么?他身体都差成那样了。”

“所以说,小子,你还是太年轻,”归不归嘻嘻笑着,“你见过哪个人类病重,还能跑能跳能陪着你四处转吗?”

“什么?”吴勉一愣。

“他不是人类,”归不归收敛了嬉笑的表情,“他是——”

 

 

“沈,”任叁盘着腿坐在后院池塘里的莲叶上,“虽然我可以吸取你的式神的力量当做养料,但是……”

“但是什么?”沈温柔的摇着扇子,“吾辈会解答。”

“但是我总觉得……”任叁举起手里的小白兔外表的式神,“用动物形状的式神,真的……不太好吧?”

沈诧异了一下:“吾辈还以为任小兄台会喜欢。”

“唔……直接叫我任叁就好,不要用什么敬语啦。”任叁鼓着包子脸,可爱的让人想掐一把:“我是很喜欢可爱的东西啦,可是,直接吃可爱的小动物,不是会很残忍吗?”

“会吗?”沈低下头想了想,“原来是这样吗?”

任叁一愣,这个人都没有常识的吗?

不过这个话题很快就过去了,两人开始聊些别的。

 

“沈兄。”吴勉从一边走过来,稍稍抬眼看了任叁一下。

任叁吐吐舌头:“我走啦。”随即钻入地面不见了。

沈看着任叁消失在原地,然后扭头一笑:“阿勉,有什么事吗?”

“无事。”吴勉走到凉亭里,坐在沈的身边。

沈手执扇子掩唇一笑:“阿勉的性格真是别扭,真像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小孩子。”

吴勉仰天翻个白眼:“我不觉得。”

 

其实吴勉是很想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验证一下,归不归说的是不是真的。

但现在不是时候。

他所能做的,就是站在沈身边,相信他。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