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no家里来了新猫

那个,如果愿意等的话……这个人会回来的,真的。

【勉辣】不存在的老故事 16~20

16.

 

 

“吴勉,近来可好?”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一身白衣和一头白色长发的人出现在门口。

“白发魔女,你到底有什么事,”吴勉极迅速的把玉牌塞进口袋中,表情倒是没有一点不自然,也没有惊讶,“说吧。”

广仁的眉毛不自然的一跳:“谁是白发魔女?”

“长头发还那么瘦,不是女人是什么?”吴勉冷笑起来,可是笑到一半他就笑不出来了。

他想到另一个人,总是握着扇子,一身白衣,长发飘飘荡荡,和人说话温文尔雅。

……不,沈兄一点都不像女人。

 

“你不适合穿白衣服。”除了他没人配得上一袭白衣。

广仁的眉心突突的跳:“你今天怎么了?”

广仁身边的火山忽然指着吴勉狂笑几声,一脸的狂气:“你该不会是看到我们师徒两个,吓傻了吧。”

“我今天没心情你们。”吴勉说着,同时毫不留情拔腿就走。

“你!”看到吴勉没接自己的话茬,火山脸色有些不善,“你休想走!以前每次都让你溜走,这次不做个了断绝不会放过你!”

“谁跟你做个了断?”吴勉不耐烦道:“有缘才有断,跟你有缘我还不如去刷盘子呢。”

“吴勉你!”火山还想说什么,被广仁伸手拦下了。

“吴勉,我这次来,不是来找你打架的,”他连大队人马都没带,不然早开打了,“我想和你合作。”

“合作?”吴勉觉得自己有点头大,“我们两个有什么好合作的?”

“地图。”广仁沉吟一下,“我要地图,师傅留给你的那些。”

 

“哼,我要是不答应呢?”吴勉用鼻子哼了一声,“你之所以不和我打,是因为你的功力也因为什么原因受损了吧?尽管还有红猴子在,但是你们也忌惮我身边的任叁和归不归,对吧?”

“你竟敢污蔑我师傅!”火山一刀劈过去,反而被吴勉二指接住,动弹不得。

“就算我答应了和你合作,你也会在到达地点时反悔,由火山或者你的什么人拦住我,你自己取了徐福的道统,”吴勉眯起眼睛,“我说的没错吧?”

广仁长长的叹口气,道:“你说的没错。”

 

火山终于抽回自己的刀,脸色涨红的大喊:“师傅!我就说我们早就应该下手!把吴勉引来在这里久了这么久根本没什么用!”

引来……

吴勉觉得有些事情似乎清晰起来:“那个记载了不老药的竹简,是你放的?”

广仁转了个方向,没说话,倒是火山叽叽喳喳的回答了:“早就发现你来这里了,可是追上你的时候你已经进去那个半神的结界里面,我们在外面怎么都进不去;师傅算到你会下去那个战神的坟冢,就把假的药方提前放在腰坑里。”说到这,火山还冷笑一下:“你居然连神都敢杀。”

吴勉从火山一大堆废话里抽取出来一点别的信息:“你们要我得到假的药方,是要做什么?”

“我还以为,你和那个预言神关系好,会让他吃药丸,”广仁终于说话了,“他死了,我们就能得到一个东西。”

吴勉在口袋里抓紧了玉牌:“……什么东西?”

“一块白玉,里面有他二分之一的神力,带在身上可以免疫任何法术。”广仁盯着吴勉,“该不是……在你身上吧?”

 

吴勉沉默良久,忽然闪身过去,紧紧掐住火山的脖子。

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的火山慌忙退后,却没能躲开吴勉的暴怒,但到底也不是普通人,被强大的电流电的只是重度眩晕。

广仁也吓了一跳,不知道吴勉为什么忽然发难,转身扶起火山,皱眉道:“你发什么疯!”一转脸却发现吴勉已经到了眼前。

吴勉面无表情的掐住广仁的脖子,提到自己面前。

 

“你惹我生气了。”

“你知道吗,你最大的错,就是不该算计他。”

 

 

17.

 

 

战斗比想象中的轻松。

吴勉真的没想到,自己那一下电击,让火山麻痹了整整一个时辰,没带徒子徒孙的广仁势单力薄,很快败在法术免疫的吴勉手下。

 

“玉牌果然是在你身上吧……”广仁稍微咳嗽了一声,“说起来,这是你第一次打败我呢。”

吴勉本来是打算立刻离开这里,以免广仁的那群尾巴追过来,听到这话又皱着眉转回了身子:“上次是最后一次败,以后,欢迎来找我报仇。”

虽然并不想被保护,但至少现在手里有沈兄给他的玉牌,并没有什么好担忧的。

他会在走过全九幅地图之后回来,把玉牌还给沈兄。

然后,永远在一起。

 

“怎么,我还以为你们两个关系真的很好呢,”广仁扶着胸口坐起来,语调颇有些阴阳怪气,“原来你也压根不顾他的死活吗?”

心里划过一丝不好的预感,吴勉快步冲到广仁面前,提着衣领把他提起来:“你什么意思?”

广仁冷笑一声,竟是把吴勉的刻薄语调学了个十成十:“你竟然连这个都不知道吗?那位大人那么看中你,竟然没有教过?”

吴勉心下着急,提着领子的手狠狠地晃了晃:“再不说我就把你的舌头和嘴唇串在一起!”

“反正这白发体质很快会再生,你觉得对我有威胁吗?”广仁反而笑了,“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啊。”

“说!!”

“看到你急得发疯的样子,我心情真好,那就教你个乖;”广仁一巴掌拍掉吴勉的手,正了正衣襟站起来。

 

“那二分之一的神力,是他所剩不多的神格凝聚而成。”

“他的神格分为两半,一半化作结界,一半化作玉牌,还给了你。”

“他本身失去了神骨,再失去神格,必死无疑。”

吴勉只觉得心中一痛,便捂着胸口蹲在地上。

难怪之前那个焦炭说,沈用所剩不多的神格开了结界,就说为什么只是剥了神骨,忽然就所剩不多了呢……

 

“怎么,这就不行了?”广仁擦了擦嘴角的血,冷笑道:“那我不妨再告诉你一件事。”

吴勉已经没心思威胁或者挖苦广仁了,神情恍惚道:“说吧。”

“没有了神格和神骨,他就是个普通人,不能用任何法术之类的。”广仁颇为玩味的点了点吴勉的额头,“你说,他有没有为你用过什么法术之类的呢?那,他又是以什么为代价使用发力的呢?”

“顺带一提,归老先生和小家伙已经先一步去了那个半神的身边,你……”没等他说完,失魂落魄的吴勉抬头看了他一眼,忽然一瞬间消失在他面前。

广仁一愣,转而一笑,走过去扶起此时才悠悠转醒的火山,慢悠悠道:“不愧是吴勉,这种时候还留着一手。”

“不过能看到吴勉这样失魂落魄的表情,也算值了。”

 

 

没有神格的半神想强行使用法术,结果就是,消耗灵魂。

吴勉当然知道沈兄用过什么能力,也总算明白了沈兄为何看上去如此虚弱,却又并无大碍。

他从黑衣的坟冢出来后,沈越发虚弱,本来浅眠早起的人,却变得怎么也睡不醒。

那都是为了他,所进行的……

预言。

 

 

18.

 

 

“沈兄!”吴勉一路使用各种法术各种方式瞬移到沈的府邸,“你在吗!”

归不归在门口已经等了他很久:“勉小子,你总算来了……”

“怎么不进去?”吴勉喘着气,“广仁没拿你们怎么样?”

归不归鼻孔朝天哼了一声:“他也得有那本事,归爷爷我的能力,再怎么着也不会比一个能力散了的小子跑得慢……”

看着吴勉越来越不善的脸色,归不归急忙打住:“不不不,是这样……我们进不去沈的结界,但结界上不知为何有很多漏洞,任叁正在找有没有可以进去的入口。”

 

漏洞……吴勉心里一阵难过。

很久之前,沈兄就建了结界没了玉牌,那样虚弱的灵魂,却还为自己施展过预言术……

虽然在别人看起来不值一提,但对于沈兄来说,那是他的……命。

不过只站在原地伤心而什么也不做,可不是他吴勉的性格。

“这是他的命,”吴勉握紧了玉牌,“也是我的命。”

归不归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吴勉:“勉小子,你说什么呢?”

吴勉张了张嘴,似乎正准备说什么,忽然任叁从地底下冒出小脑袋:“不行,哪里都进不去,似乎不只是漏洞的问题。”

“沈兄在拒绝我们进入结界,”吴勉沉声道,“不过我可以进去。”

“你?”归不归和任叁都是一脸疑惑的表情。

要放在以前吴勉早就挖苦一老一小了,但现在,他只是点了点头,扬起下巴一笑:“交给我吧。”然后在归不归和任叁瞪圆眼睛张大嘴的表情的注视下,一个箭步冲进结界里。

 

“他是怎么做到的?”归不归半天才回过神。

小任叁绞着手指,结结巴巴道:“大概是因为……他想吧。”

他想,所以他可以做到。

 

 

其实吴勉也没想到,他进来会这么简单。

熟悉的红木桌,熟悉的扶手椅,熟悉的树荫,熟悉的池塘。

“你果然还是回来了,”池塘中间,凉亭里悠悠然坐着一个白色的身影,“你回来做什么?”

“这也是预知的?”吴勉大步走过去,坐在沈的对面,“我说,沈兄,你是不是打算不告诉我们,就这么一个人承受着……”

沈倒是没有表现的太惊讶,只是微微一笑:“吾辈的事,你都知道了。”

“难道我看上去蠢的像那个地中海中地的老头一样吗?”抱怨的人翻个白眼,不过看到沈噗嗤一声笑出来后,也跟着浅笑一下。

 

吴勉伸手抓过沈的扇子,将握得温热的玉牌牢牢的挂在扇子下面。

“没用的,”沈拍拍吴勉的手背,“无论是哪一半神格,都已经离开吾辈太久了,这样做,也顶多就是续些时日罢了。”

吴勉握着茶杯的手一颤,他早就想到了……只是坚持不肯承认现实;他想,或许,或许沈拿到玉牌之后有办法恢复呢……

 

“吾辈啊,这辈子也就这预知能力对你有些用处,只能停留在此处做个闲人;”沈无所谓的笑笑,“希望下一次,可以陪你出生入死。”

“不,”吴勉的声音微微颤抖着,“我不会死,你也一样。”

“并不是的,阿勉,别再骗自己了。”沈有些脱力的表情,慢慢合上眼。

“沈兄!!”吴勉大惊失色,光忙冲过去,发现只是昏睡过去后长出一口气。

吴勉看着昏睡的沈,忽然心里一动,伸手拢住沈的手 : “沈兄,无论如何,不要再赶我走了。”

“让我陪着你吧。”

 

 

19.

 

 

吴勉一行人就这么再次留在沈的家里。

“沈!沈!”小任叁指着墙上挂着的之前画的风筝,“陪我放风筝吧!”

沈点点头,摸摸任叁的脑袋:“上次没和你放风筝呢,这次一起吧。”

吴勉伸手把墙上的风筝取下来,其实他还想阻止沈不要劳累,看到归不归冲他摇头,就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沈兄身体不好和劳不劳累真的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怎么阻止?

“我们也去,”吴勉扯着归不归跟在沈的后面,“我们也要放风筝。”

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的任叁目瞪口呆。

 

远处的任叁在举着线跑,归不归举着风筝跟着跑的上气不接下气。

沈用扇子捂着嘴呵呵笑:“归老先生倒也真的心态年轻啊。”

反正他又死不了,吴勉在心里翻个白眼。

看着沈轻轻摇着扇子扇着风,吴勉忽然心里一动:“没关系吗?”

“什么?”

“离开结界。”吴勉表情闷闷的。

“哦,那个啊,”沈释然的一笑,“阿勉不必担心,吾辈有这个。”说着晃了晃手中的扇子,玉牌在日光下熠熠生辉。

可惜吴勉完全没抓到重点,只顾着看沈的手:“沈兄,你这烫伤哪来的?”

“你们不在时,来了个吾辈的朋友,倒茶时不小心烫伤的,不碍的。”沈扯起衣袖盖住。

朋友?沈兄的朋友?那是……神?

 

沈忽然打断了吴勉的思路:“不生气吗?”

吴勉被问的一愣,表情有些傻兮兮的问:“谁生谁的气?”

“阿勉,别这个表情……”沈被这幅表情逗乐了,笑了两声后立刻恢复平时的淡雅:“你生吾辈的气吗?”

吴勉终于反应过来:“并不。”开玩笑,他心疼还来不及,哪会怨他呢?

两人看着远处东颠西跑的一老一小,都没有继续这个问题。

 

沉默持续了一段时间,沈忽然问:“昨天阿勉是怎么进入吾辈的结界中的?”

吴勉想都不想就开口道:“想进就进。”

“因为你想……”沈低下头,食指摩挲着下巴思考着,“仅仅是想,就可以……”

“啊不不不,不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吴勉都对自己无奈了,怎么在沈兄面前就经常说话不经过大脑呢?也太容易放松警惕了!

沈忽然严肃了表情:“阿勉,手伸过来,吾辈给你号脉。”

吴勉配合的把手伸过去,看着沈兄纤长的二指搭在自己的手腕内侧,闭上眼睛感受着脉搏的跳动。

 

沈一身白衣纤尘不染,清秀的脸因为思考而眉头皱起,仙风道骨放在他身上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真的是,谪仙啊……

就在吴勉看着沈愣神之时,沈忽然睁开眼,两人四目相对了半晌。

“阿勉,我有件事要告诉你。”沈似乎在犹豫什么该不该说的事情,“你……”

“我怎么?”吴勉有些紧张。

“……你有喜了。”沈说完就背过身去,双肩不停的抖动。

“………………………………啥?!”吴勉下巴都惊掉了,“沈兄,你在逗我?!”

沈一脸的无辜:“对啊,吾辈是在逗你啊。”然后就转身开始笑,笑的前仰后合。

吴勉觉得此生头一次被气的无奈,把我那个严肃的沈兄还回来!

不过,这直率笑着的沈兄,好像也不错……

 

“不闹了,不闹了,”半晌,沈挥挥手,“说正事。”

看着沈一只手还抹着眼泪,另一只手还捂着肚子,吴勉真心觉得,能看到沈兄这个表情,值了……

以至于他压根没听清沈说了什么。

“阿勉,你的力量,可能会成长为一个绝无仅有的异数。”

“什……”

 

“哎呦喂,累死我这把老骨头了……”归不归呼哧呼哧的扑过来,“让我,休息下……就一下……”

真的是扑过来,走到沈和吴勉面前的时候归不归都迈不动腿了,几乎是迎面倒下来的。

“归老先生快歇歇吧。”沈站起赖去扶归不归,又被扑过来的任叁撞了个满怀,重新坐回草地上。

“沈,我好累呀,我们回去吧!”小任叁扯着沈的衣袖,“老家伙根本跑不动,我们的风筝根本没放起来!”

“你还说!要不是你把风筝线缠在我腿上,你归爷爷我能跑不动吗!”归不归转脸就数落任叁,“缠在我腿上就算了,另一头还拴树上,害我白跑半天……”

“看你俩都累的翻白眼了,就不能少喷点唾沫星子吗?”吴勉翻着白眼拎起一老一小,一边一个夹在腋下,“沈兄,回家吧。”

沈点点头,笑了:“嗯,好,回家。”

 

 

20.

 

 

“小胖,看你的身型,你最近过得很好嘛。”

“说什么呢小沈,多年不见,你才是风采依旧啊。”

“吾辈哪里有什么风采,凡人一个罢了,而且小胖,我们前两天才见过吧。”

“哦,是嘛……”

 

吴勉觉得自己现在一定是满头青筋。

今日一早起来,院子里就出现了一个身披盔甲金光闪闪的……死胖子。

这只死胖子一来就废话连篇,一直叨叨咕咕他当年的英勇事迹,吴勉仔细一听——

“胖爷我当年帮你找到你失踪的珍贵宝物,你还记得吧?那个英勇啊!”

“小胖,那只是你帮吾辈捡起掉了的一颗棋子而已。”

——死胖子你蠢吗?!脑袋进水了吗!!

“胖爷我还帮墨彦兄弟打过仗呐,大获全胜啊!”

“小胖,预备听说,人家听到你的名号就全跑了,压根没打。”

——死胖子你到底谁啊!还有TMD墨彦是谁?!

 

听了半刻,吴勉觉得心累,觉得反正插不上话也得不到答案,就默默的回去睡回笼觉。

吴勉不知道,他前脚刚跨进门槛,后面那个胖子就开始询问有关他的事情:“呐,小沈啊,这孩子就是你很中意的那个?”

正喝茶的沈一口茶水喷出来,呛的连连咳嗽:“吾辈……吾辈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得了吧,别装了,别人看不穿,你觉得能瞒得过我吗?”胖子挤眉弄眼的嘿嘿一笑,“你已经把玉牌里的神力都转移到他身上了吧?”

“……啊。”

“别啊呀,是还是不是?”胖子笑的不怀好意。

“是是是,你满意了吧?”沈叹口气,“不要告诉他。”

胖子却忽然收敛了脸上的笑意:“那你怎么办?你明知道你……”

“嘘。”沈打断胖子的话,然后扬声道:“归老先生,小任叁,昨晚休息的可好?”

 

 

吴勉觉得自己头都要炸了。

回笼觉睡醒,以为胖子已经离开,他可以问问那是谁,却看到……

一老一小喝的酩酊大醉,正在院子里鸡飞狗跳的闹;还有一个体型比在场几人加起来都圆的胖子,坐在一堆碎木头上,红着脸跟着起哄。

当然还有好几个式神在跟着跑,想要拉住一老一小,却屡次失败;以及一边苦笑却毫无办法的沈兄……

“任叁!你是打算让人把你做成酒酿人参果,然后卖掉吗!归不归!没事就别趴在地上旱地划水!练蛤蟆功呢吧你!还有你,这个死胖子!凳子都坐碎了还赖在上面不起来!”

吴勉快步走上去,一脚踢开一个挡路的不知什么玩意的碎片,一手刀砍晕了胖子;然后拉起归不归,拎起旁边的任叁,一起交给式神。

少了一直捣乱的一老一小一胖子,式神们迅速的还原了前院干净的模样,除了少了一个凳子……

“阿勉,谢谢你帮助吾辈。”看样子沈刚才是真的很头疼,这会儿收拾整齐了,沈也松一口气的样子。

吴勉摇摇头,想知道情况:“没什么,但这是——”

 

“居然敢打我,死后会遭报应的!好疼啊喂……”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还带着阵阵酒味,“这位黑衣白发的小兄弟,怎么称呼?”

吴勉一惊,怎么这么快就醒了?不过转念一想,沈的朋友应该也是神类,也就释然了,伸出手道:“吴勉。”

“小吴兄弟你好,”胖子嘿嘿一笑,已经没有半点醉酒的样子了。

“我是天煞孤星。”

“天煞……孤星?”吴勉心中大惊,表面上却不动声色,“莫不是……”

“对,就是克死人的那个天煞孤星。”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