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no家里来了新猫

那个,如果愿意等的话……这个人会回来的,真的。

【军辣】Cosa fortunate⑵

Chapter Two   传说中的穿越

 

 

明明刚才四周都是水幕,一转眼就到了一个巴洛克风格的屋子里。

沈辣有些茫然,什么状况?

难道他穿越了?!

 

此刻沈辣,正站在一把铁制拉花的扶手椅边上,手边是一套英式的茶具,放在镶着金边的矮茶几上,茶几上还铺着一层花纹繁复的桌布。

耳边再次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寻声望去——哎呀,有人?

沈辣赶紧躲到茶几底下,有华丽而厚重的桌布挡着他;立刻有一个穿着华丽礼服的女子走过来,坐在沈辣刚才靠着的椅子上。

随后又跟出来一个身穿燕尾服的男人,满背对着沈辣,看不见脸,用沈辣听不懂的语言大吼着什么,然后顺手就把茶几上的茶具掀了下来。

别问沈辣是怎么看到的。

天眼拯救世界。

 

两人大吵一架,茶具的碎片飞溅的到处都是,沈辣躲在桌子底下头疼:你们吵架好好吵不行啊!不知道那些东西放到现在都是古董吗!

……他们当然不知道。

不过现在沈辣不关心这两个人怎么样,他更想知道他该怎么回去,总不能一直在这里窝着当个听窗根的吧?

忽然桌布被人一把扯下来,沈辣吓了一跳,一抬头就看到两个人,一男一女,都瞪着对方。

“我我我……我不是小偷,也不是偷听……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就过来了……”沈辣连忙挥着双手解释,不过同时也一直偷偷看这个男人长什么样。

男人转过来,过长的刘海和宽大的帽檐让人看不清他的脸,然后他朝着沈辣的方向伸手……

沈辣一动也不敢动,但男人只是从他旁边捡起了一个什么,然后扣到自己脸上——面具?

很普通的金色面具,巴洛克风的款式,现代的舞会也经常有人会带戴类似的仿制品。

等等——

沈辣从桌子底下钻出来:“丫的,你们看不见我早说呀!让我白藏了这么半天!”

 

争吵又持续了一段时间,沈辣实在听不懂,只好靠肢体语言猜测。

大概就是女人为了什么原因把面具藏起来了,男人找来找去找不到,吵起来了……

忽然,男人把手里一直抓着的桌布扔在女人脚边,气哼哼的转身走了。

沈辣仔细看女人的表情,没想到女人忽然紧紧的盯着他,还站起来抓住了他的手:“ Entiendes?Me puede ayudar?(你明白了吗?帮帮我好吗?) ”

“我我我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沈辣吓了一跳,开始往后退结果一脚踩到一个什么东西滑倒了,沈辣一看,靠,茶杯碎片……

面前,女人似乎叹了口气,说了句什么,然后伸手在沈辣面前一挥,后者只觉得眼前一黑……

  

 

醒来的时候他躺在水底的棺材表面上,身上不知道为什么湿透了,冻的瑟瑟发抖,连忙运起种子的力量,运行了几个小周天才略有好转。

“大杨……”沈辣冻得哆哆嗦嗦的声音喊不出来多大,但是杨军的话肯定能听见:“这棺材有古怪。”

果然,他听到杨军回应:“那你先上来。”

沈辣上来时的样子吓了托马斯一跳,托马斯先生以为沈辣差点被鬼害死,连忙跑上来嘘寒问暖:“大师你有没有问题啊……快回家喝碗汤暖暖……”

杨军看着沈辣的样子,不易察觉的皱起眉,快步走上去,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他身上:“先回去。”

“我的……外套呢?”沈辣哆哆嗦嗦的挤出来一句,杨军的衣服对他来说有点长。

“大师不好意思啊……”托马斯先生苦着脸接话了,“我刚才怕你在下面冷,把你外套扔下去了,结果没扔准,就……”

“……哦。”幸亏他没把什么重要的东西放在外套的口袋里。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沈辣现在深深理解这句话了。

 

 

“呼,活过来了。”

沈辣一口气干了一杯热水才稍微缓和些身上的寒冷,不过他还是紧紧的裹着棉被,缩在火炉旁不肯离开一步。

“你在水下看到什么了?”杨军拖了把椅子坐在他旁边,“有什么邪祟么?”

“并没有什么实物,那只地缚灵也不在那里。”沈辣瞟了一下旁边的托马斯,总觉得自己并不想把这件事告诉他。

杨军注意到了沈辣的表情,点点头没再追问,而是走到沈辣面前蹲下,然后——一把抱住了他。

 

“你干嘛!”沈辣吓了一跳,拼命扭来扭去。

“别动,”杨军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你身上被下了标记,我正在试着解开;如果继续保持标记的存在,你很可能会被邪祟冲体。”

“白发也会被冲体?”沈辣不再挣扎,小小声问道。

“一旦标记就是永久的事,白发总有虚弱期。”杨军回答。

 

“对不起打扰了……”耳力所及范围,呼吸和心跳少了一个,沈辣费力的扭头看了看,托马斯先生捂着脸走了。

……等等,他刚说了什么?

“托马斯!等等!你误会了!!我可以解释!!”沈辣这才意识到刚才他给杨军耳语的动作有多暧昧,想从怀抱里挣出来又换来一句“别动”,只好又老老实实的待在杨军怀里。

所以,听到喊声的托马斯回来一看——

沈辣转了个方向,杨军从背后抱住前者,头也埋在他的肩膀上……

“大师,换了个姿势而已,就不用专程叫我回来看一眼了吧。”托马斯苦笑着再次离开,这次还很好心的带上了客厅的门。

沈辣想再喊,却不敢再挣扎,凝聚耳力也只听到托马斯在隔壁嘟囔:“两个男人秀恩爱怎么还这么明目张胆了……难道国内世道变了?支持同性婚姻了?”

沈辣觉得自己想死的心都有了。

 


评论(10)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