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no家里来了新猫

那个,如果愿意等的话……这个人会回来的,真的。

【勉辣】不存在的老故事 26~30

26.
 
 
看着脚下哎哎直叫的鬼差,吴勉冷笑出声音:“连我都伤不了……还敢挡路?”
鬼差不服气的叫嚣:“要不是你身上有神佑,怎么会对我的法术免疫!又怎么会挨了我的术没有伤害!”
吴勉心里一动,法术免疫……
沈兄,你……
当下心里更加着急,也顾不得什么了,运了术法,一脚踢碎了鬼差的双腿。
“别妨碍我。”绕是鬼差,恢复这些伤也需要些时间,“再有犯,死。”
 
“真是……”吴勉心里急得冒火,“为什么这地方这么大?”
刚刚一直走不出的长廊其实是那个鬼差的障眼法,他受伤了自然就破除了,然而现在……妈的。
“怎么这么多屋子,还让不让人好好找人了……”吴勉又开始烦躁,他本来就脾气不好,现在又开始着急,当下想了一个办法,既然每个屋子都长得一样,他就进一间拍一扇门,这样就不怕原地打转了。
一连破坏了七八扇门,面前仍然是不见完的房间,吴勉心下恼怒,当即膨胀起种子的力量从身体里扩散出去,瞬间大面积的房屋被夷为平地。
“阎君老儿,再不出来我就毁了你的猪圈……你可想清楚。”表面上吴勉不急不躁,慢条斯理的对着空气说道。
原地等了半个时辰,也没见有人或者鬼回话,就在吴勉快要失去耐心之时,空气中终于传来说话声。
“你伤了我的鬼差,抓了冥界的鬼魂炼鬼,毁我冥界房屋,竟然还敢再此口出狂言?”
“并非是我抓鬼炼鬼的,我此次前来,是有事相求。”吴勉深吸一口气,还是决定放低一点态度,毕竟是为了……不能出差错。
“还敢狡辩?”阎君的声音忽然严厉起来,“想见我?打过我这些鬼差再说吧。”
 
立时,吴勉面前出现了大批的鬼差,或怒或嗔,或痴或怨,面貌百态,但皆是比划着手里各色的武器,冲着吴勉。
“大阴司……”
鬼差是分等级的,修罗是最低等,往上是各类鬼差,刚才吴勉打的撑死就是一个倒二级的,现在这些……都差不多是最强的。
面前一把带着火焰的长剑横扫过来,吴勉后仰躲过,旁边立刻又有一跳待着相同火焰的鞭子扫过来……
 
“你不是法术免疫吗?”空中传来阎君的冷笑,“这都是物理性攻击,还带着无量业火,活人?看你死不死。”
吴勉没空听他说什么,上百名鬼差同时攻击带来的压迫让他无法分神。
他的攻击术法并不太多,用的最多的是雷电,然而这些大阴司都像是早有预谋,每个鬼差都只来攻击一下,然后立刻远远的躲开,何况雷也无法克制业火……
糟糕!
刚刚躲开了一把锯刀后用高集中度的雷电轰掉了一个鬼差的脑袋,一把板斧就迎面而来。
来不及了……
 
没有感受到疼痛,只觉得脖颈一凉,眼前就只剩下无边的黑色。
……怎么不烫呢?
哦,对,业火是没有温度的……
居然被杂鱼干掉了,果然没有修炼完种子就来冥界,还是太过危险了吗。
沈兄,对不起啊……没办法陪你了。
 
 
27.
 
 
睁眼时仍旧是无边的黑暗。
不是死了吗?吴勉疑惑的摸了摸脖子,发现它还好好的连在肩膀上。
“别摸了凡人,你已经死了;”一个清凌凌的声音响起,“你没有魂魄,所以也没有伤口。”
吴勉摸了摸身上,还真是一个伤口都没有了……没有魂魄?那我现在是个什么鬼?
“你仍旧是活人之躯,”那声音似乎看透了吴勉的想法,“你体内的一股奇怪的力量,在你将死之际,强行挽回了你的命,把你的灾祸转移给了伤害你的阴司。”
神秘的力量?这些冥界的人不会连种子都不认识吧?
“不过并不是你的种子,而是一种属于天界的力量,”声音里带了些笑意,“别以为我们长时间处于冥界就什么都不知道。”
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吴勉翻个白眼,不能开口损人的感觉不太好,他很烦。
不过,把灾祸转移给别人的能力……听上去似乎很熟?
胖子,算我欠你一次。
 
“既然你这么想说话,那就说吧。”面前出现了一个人影,分不清男女,斜斜的躺在一把躺椅上,手里握着一支碧绿的烟杆,“凡人,你现在可以开口说话了。”
吴勉清了清嗓子,果然可以说话了,于是略略思考了一下,说道:“我本不该绝,对吧?”
“是啊,凡人,那你的愿望是什么?”坐榻上那不食人间烟火的身影,抓起烟杆吐了一口烟,“投胎到大户人家?做地仙?还是复活?你的确不该绝,所以这些,我都可以做到。”
“这些我都不要。”他深吸一口气,目光坚定,“把我剩下的命,都续给他。”
 
“他?”坐榻上的人似乎来了兴趣,“谁啊?”
“天界之前的预言神,我想要他活的比我久。”吴勉的声音多了些挑衅,“你该不会,没有这个能力吧?”
“开什么玩笑,我只是一个判官,只能批命,何来续命之说?”坐榻上的判官一下坐直了身子,“你来冥界就是为了这个?真是发疯,以为激将法对我有用?”
“有这个能力不用,拿自己当个小狱卒,真是堕落……”吴勉恢复淡然的表情,只扯起单边嘴角冷笑一下。
判官却是怒了,手里的烟杆直指着吴勉的鼻子,怒吼:“谁堕落?你说清楚!”
“难道不是?”吴勉冷笑一声,“判官不是牛头马面就是猪鼻子,你好不容易有个人样,肯定是哪里贬下来的吧?”
“你倒是聪明,也大胆;”判官重新躺回坐榻上,悠悠的叹一口气,“这种情况还敢跟我叫板,这脾气和秉性也是万里挑一的。”
吴勉哼了一声,权当回应。
 
“续命,不是不可以,”判官故意卖了个关子,“但……”
可惜吴勉并不追问,只是看着他,冷哼一声。
“还真是讨人厌的性格。”判官颇为无奈,但还是说道:“白发的寿命是不算的,你能续给他的,就只有你本身的命数了。”
“那就续啊,废什么话?”吴勉不耐烦的扬眉,只要有时间,他就还能去找别的办法。
听了这话,判官非但没生气,还深深叹了一口气,道:“问题在于……你本身也只有几个月的命了。”
 
 
28.
 
 
“你……说什么?”
吴勉愣了,并不是为自己的命数,而是惊讶居然只能给沈兄续几个月的命。
“大概是六个月吧,你本来的命数是,给皇帝试药却被毒打,虽没死但受伤太重,缠绵病榻数月后死亡。”
六个月……这么短的时间,他能来得及修炼到可以上天找南斗吗?
“找南斗也没用,”判官又一次看穿了他的想法,“冥界可以给人续命,如你所见,使用他人的命来弥补……而南斗是更改人的死辰;你如果强行找南斗拉长他的寿命,那他仍旧会死,不止死,还会魂飞魄散。”
 
 
吴勉靠在沈家的门外,只觉肝胆俱裂。
判官的话在他脑海里一遍一遍的回荡,他不想去想,却毫无办法。
【“你可以回去,我已经把你剩下六个月的命续给他了。”】
【“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他本身只剩下三天了!凡人,你知足吧!”】
【“我不管!那就拿别人的命续给他!”】
【“如此轻视别人的性命,你拿别人的命当什么了!”】
【“性命……如果不是他,何足挂齿?”】
【“你……孽障!你权且回去吧!这次不跟你计较!”】
 
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滴滴答答的留着血,但吴勉懒得去管,反正不一会儿就会恢复。
……没有恢复?
果然,只要不是在冥界,业火就不能伤人;但业火一旦造成的伤害,就算是白发,也没办法立刻好起来。
此生都没这么无力过……
 
吴勉刚想强行撑起身子,听到门内归不归的声音:“我怎么感觉到了勉小子的气息……”
门被打开,吴勉一个不稳摔进去,手受伤太重,血模糊了他的眼睛,就连声音也几乎听不到了。
“快……屋子……叫他……”有人扶住他,干枯的手指紧紧抓着他的手臂,吴勉一把甩开。
不是沈兄……
“吴……你快……刚……”有一只小小的手扯住他,不让他四处乱跑,吴勉也甩开了。
也不是沈兄……
直到一个人前来,白色的身影撞进吴勉眼底,吴勉跌跌撞撞的扑过去。
 
【全世界的人死了都好。】
【我只要你活着。】
 
 
29.
 
 
十月,晚秋。
已经有逼人的寒气袭来,吴勉朝着空中呵一口气,已隐隐有成为白雾的趋势。
当下时节,木芙蓉、蜀葵和大丽花开的正好,不远的河边,大丽花大片大片的开着。
任叁本是植物成精,对此自是极为感兴趣,一大早就扯着沈的衣角,撒着娇要去看。
“阿勉,要随吾辈一起去看看吗?”沈轻笑着招呼吴勉,“应该是很美的景象。”
“不了,沈兄,你去吧。”吴勉摇摇头,他对这些花花草草着实没什么兴趣,何况他还有些别的事要做。
沈也不勉强他,嘱咐了几句就出门了。
 
看着一老一小都跟着那消瘦的白色人影出了门,吴勉敲敲墙:“别装了,起来吧。”
隔壁如雷的鼾声戛然而止,不过多久,胖子衣帽整齐的出现在吴勉面前,笑的不怀好意:“果然,我就知道你会答应。”
“少废话,”吴勉翻个白眼,语气里惯有的刻薄已然出现:“你昨天说的送他惊喜,是什么意思?你要是耍我,我保证帮你减肥。”
要不是胖子说出来一个似乎有点意思的建议,吴勉才不会舍弃陪沈兄的时间,来搭理这个天煞孤星。
 
“年轻人,别急嘛。”胖子强行把自己挤进吴勉对面的一把扶手椅里,“我听老归说,你上次送他东西,玉牌,是他的东西,此外你再也没有送他过什么对吧?”
老归?老龟?这个称呼让吴勉眉心小小的一跳:“说人话。”
“我们去给他买件礼物吧。”胖子掰着手指,“你看,既会让他高兴,也可以当做你俩的定情信物,还……哎,你去哪?”
“废话这么多,还让不让人挑东西了。”
 
 
站在人来人往的集市中央,吴勉头痛不已。
他此生,还从来没有给人挑过礼物……实在不擅长,不擅长。
“你,来!”吴勉黑着脸把胖子往前一推,阻隔了一个希望自己买鞋垫的大婶的殷切的目光,“你来选。”
胖子此刻也是头痛,他本来以为,相貌堂堂如吴勉,当年怎么也会有个相好的,选礼物应该也不是难事,没想到吴勉还真的是……
“咳咳,”胖子清清嗓子,“小吴,你说你是不是应该自己来选,会比较有意义?”
吴勉黑着脸瞪他,瞪了半晌,一转身进了一家看上去还算华丽的裁衣铺子。
胖子长出一口气,在心里为自己信口雌黄时异常镇定的表现鼓了鼓掌,换上笑脸跟上去,只不过他甫一走到吴勉身边,就被掐住了后腰的肉。
“快给我出主意!”吴勉用精神传声法给他吼了这么一句。
 
胖子疼的呲牙咧嘴,只是想促进一下两个人的感情,就要遭受这等皮肉之苦,他容易么?
小沈和小吴这两个人,一个是只想在剩下的时间里默默守护,另一个是觉得自己命不久矣不想拖累对方,于是都再绝口不提感情方面的事;这两个人凑一起,你就等着拍大腿吧。
自从吴勉从无边冥界回来,到现在这一个多月里,胖子就是这么拍着大腿过来的。
这一个月里,两人坐在一起除了赏花就是喝茶,连多余几句话都没说过,即使吴勉天天寸步不离的跟着小沈,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啊。
干脆让吴勉送小沈一件礼物吧,促进感情,胖子这么想。
 
想到这,胖子反手一指:“这个怎么样?”
吴勉眯着眼看了看,是一件白狐裘,心下有些路数,却又不太明白:“理由。”
胖子把吴勉拉到一边:“他现在用的是你续给他的命,凡人的命而已,已不再是神,当然会怕冷。”
吴勉有些惊讶的看胖子一眼,惊讶在于胖子的心细,看上去粗枝大叶,却能注意到不少别人发现不了的细节。
不过感谢不是他的性格,吴勉冷哼一声:“算我再欠你一次。”
 
 
30.
 
 
河边,清冷的风栩栩吹来,大丽花随风微晃,艳丽的色彩铺天盖地,沿着河岸蔓延到天际,却掩不住中间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影。
“沈兄。”吴勉左右看看,确定归不归和任叁都没在跟前,快步走向沈的身边。
沈似乎是没听见,此刻他站在河岸的护栏边,汉白玉的石料触手冰凉,沈却似是毫无知觉,搭在护栏上的手已然冻得通红。
吴勉皱了皱眉,将手中的狐裘披在沈的身上,并拉过他的手暖在自己的手中。
“阿勉,你来了?”沈兄微微一笑,“归老先生说你一定会来,吾辈就决定在这里等着你了。”说着扯了扯身上的白狐裘:“很暖,多谢阿勉了。”
吴勉有点不太乐意听到这个谢字,总觉得生分,但又不知说些什么,只好轻轻点了点头。
 
大约是皱眉的表情引起了注意,沈抽出一只手抚了抚吴勉额间的褶皱:“阿勉不开心吗?那吾辈给你讲讲这附近的景色可好?”
吴勉自知不擅长与人谈天,就顺从的点点头。
“春天时,这个地方会有迎春花盛开,再过一阵子,那边的梨树也会开花;夏天时,河里会有荷花呢;秋天,就是现在这样的大丽花盛开,”沈用扇子指了指河边的几棵枯树:“冬天时,你还可以看到这里的梅花……啊,冬天时,你已经不在这里了吧?”
“我在。”突然转到这个话题,吴勉稍微愣怔了一下。
这次轮到沈愣了:“可是……”
吴勉长臂一伸,将沈揽在自己怀里:“我一直都在,今年的夏天,秋天,冬天,明年的春天,夏天,秋天,冬天……只要沈兄你在这里,我都会在。”
这是两人之间第一个货真价实的拥抱,很温暖,很美好,美中不足的是,吴勉觉得持续时间有些短。
“阿勉,你知道的,”沈的一只手在吴勉背后紧紧的扯住了他的衣服,脸埋在吴勉胸前,声如蚊呐,“我……没有时间了。”
“那我就去找你的转世。”这是吴勉早就想好的,“每一世,我都会找到你。”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另一种方式的永远在一起?
 
 
回去的路上,沈从路边摘下一朵花递给吴勉,后者不知所以,但还是接下了。
“阿勉穿了同吾辈一样白色的衣服呢,很好看。”沈看到吴勉接过去了,脸上笑意加深:“总穿玄色的衣服显得阿勉很老成,果然还是白色最适合阿勉了。”
这身白色的衣服是胖子在集市上给他挑的,说是一起买打折,比较划算,穿上沈兄会开心。
白色应该最适合你啊,沈兄,吴勉抿了抿嘴角, 换了一句话:“沈兄喜欢?”
沈毫不隐瞒,干脆的点点头,吴勉默默地看向一边,觉得胖子又一次做了一件为数不多的好事。
 
“为什么给我花?”吴勉扬了扬手里的花,一朵开的正艳的木芙蓉。
沈有些出神的看着这朵木芙蓉:“吾辈是想,阿勉会喜欢。”
吴勉皱着眉,尽力逼迫自己不要掐断花茎扔出去:“我并不喜欢花花草草,你知道的。”
“总有一天,你会喜欢的。”沈微微一笑。
吴勉有些无奈的叹口气,收好花,对着沈伸出手:“走吧,回家。”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