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no家里来了新猫

那个,如果愿意等的话……这个人会回来的,真的。

【勉辣】不存在的老故事 终

只是一个后记形式的东西吧……
 
 
————————————————————————
————————————————————————
 
 
终.
 
 
后来呢?
 
很多年后吴勉仍记得那个场景。
黑暗的环境下,沈的身影开始分解,散开。
阵法中升起漫天的光点,光线越来越亮,直至照的吴勉除了一片白什么都看不到,几乎失明。
那个人刚刚还在他面前。
而现在,已经不见了。
 
不会失明的,沈是不会伤到他的。
可沈已成为凡人,怎么使用神力?
很简单,燃烧灵魂。
 
有那么一小部分的光点,集中到吴勉身边,勉勉强强的聚拢在他的手腕上。
一股暖意,目不能视的吴勉费力的抬手摸了摸,像是一个手钏。
吴勉微微一笑,然后便失去了知觉。
 
醒来已经是七日后。
归不归只花了一天就恢复了,被沈重伤的梼杌早已逃跑,归不归将吴勉带回沈的院子里并没有受到阻碍。
六日后吴勉虚弱期已过,花了一日来养好身上的伤口。
坐在一旁叹气的归不归和胖子,埋着头抹眼泪的任叁,让吴勉迷茫了一阵——沈兄呢?发生什么了?为什么哭?
断片的记忆慢慢的恢复,吴勉低下头,摸了摸手腕——什么也没有。
又找了找扇子,也不见了。
连回忆都不肯留给我吗……
 
“走吧。”
 
 
————————————————————————
————————————————————————
 
 
似乎又过了很久,他们依旧在路上。
咋看之下没什么区别,依旧是一个老的看上去似乎都不能动弹的老头,一个小的只穿肚兜的小孩,和一个年轻人。
只是那个年轻人似乎不太一样了,以前总是一身耐脏的玄色衣衫,现在永远都是一身白衣;以前多多少少还有些年轻人很冲的脾气,现在无比的淡定从容,整个人就跟哪里下凡来的谪仙一般。
当然,前提是忽略那薄薄的嘴唇中吐出的刻薄而锋利的话语。
 
第二次下无边冥界,实力有所增长,再没有人能妨碍得了他。
“凡人,你的愿望是什么?”坐榻上那不食人间烟火的身影,抓起烟杆吐了一口烟,“投胎到大户人家?做地仙?还是复活?”
白衣的年轻人嫌恶的皱眉:“我们都第二次见面了,你就别装了行不行?”
“真是逗不得的年轻人,”坐榻上的判官一撇嘴,“说吧,找我什么事?”
“他去了哪里?”
 
 
————————————————————————
————————————————————————
 
 
“你不要太伤心。”
“你哪只瞎了的眼睛看到我伤心?”
“假以时日,他必定能再世为人,与你相遇。”
“还真是好有道理。”
可听过那么多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之前他分出一部分灵魂之力,来保护你,否则在普通人状态下承受梼杌一击,你怎么可能不死?”】
所以那个手钏,就是沈兄的灵魂?在那之后,就消失了……
【“他魂魄已受损,转世之后若不是残障或弱智,就是已经堕入畜生道。”】
听到了这样的消息,他怎样才能高兴起来?
除非他吴勉疯了。
 
记忆里那个人,那么美那么好,无论是堕入畜生道还是残障弱智……吴勉想都不愿意去想。
人类的回忆,毫无意义。
而回忆之所以美好,是因为那里面有那个人存在。
 
沈兄。
我来找你了。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