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no家里来了新猫

那个,如果愿意等的话……这个人会回来的,真的。

【勉中心】直至春日与你相遇之时

《不存在的老故事》番外,无CP向。
 
 
————————————————————————
————————————————————————
 
 
1.
 
 
巫山下,距离最近的县城足足一百来公里,白鹤蹁跹飞舞。
任叁坐在溪边的石头上,百无聊赖的踢着水,水滴被踢飞很远到一个人身边,却刚好落不到他身上。
“吴勉,你是不是喜欢她?”小任叁歪着脑袋看着那个一身白衣的人,“你更喜欢她还是更喜欢沈?”
“我没有。”吴勉黑着脸回应。
  
“慢点哎!”一个老的不能再老的老头气喘吁吁的跟在一个女孩子后面跑,忙不迭的喊她,“容丫头,小心摔了!”
两人寻声看过去,正好看见归不归啪叽一下,平地摔。
前面那个被追的叫做容奇的姑娘回身看到这情境,竟拍着手掌呵呵的笑了,接着又一溜烟跑开。
任叁又踢了一脚水,嬉皮笑脸的朝着归不归的方向喊话:“哎呦,老不死的,你怎么不瞬移呢?年龄这么大了还跑,不怕闪到腰啊?”
归不归翻个白眼吼回来:“你归爷爷我要是用上法术喽,还有这丫头跑的么!”
看着一老一小一人一句的开始对骂,吴勉皱眉:“真是闲的慌……”
一老一小立时闭了口。
 
也不在意那两人脸色如何,白衣轻飘飘的转个身,消失在原地。
不多时,吴勉出现在不远的一处山林中,无声无息的落在一棵树上。
树下有个人正在呼呼大睡,正是之前跑开了的姑娘容四。
“猪托生的么……一眼没见就睡了。”吴勉眉头皱的更深,也不上手,只是对着空气一比划,然后转身就走,睡觉的容奇像是被什么托着似得,稳稳的飘着跟在吴勉身后。
 
 
2.
 
 
距离沈的消失已经几百年过去了。
吴勉已经走完了徐福留下的所有地图,广仁已经不再是他的对手,转而成为相见时逃命的一方。
倒不是抓不到他,左不过吴勉没心情抓罢了,他的当务之急是,沈。
从那以后吴勉已经学聪明了,没有绝对的力量,他不会再去接近谁,以免那个人替他受难。
 
沈并没有转世。
到底曾为神,仅凭借一缕残魂,落在了巫山附近。
不完整的魂魄转世不是痴傻就是牲畜,这缕残魂为了自保,附在了体质最合适的人身上,慢慢修炼完整。
所以容奇看上去只是二八年华,其实已经活了快一百年了。
普通人类的族群将出生时伴有异相的她当做怪物一般避之不及,使得容奇在无人教养的情况下嫁了人;在男方家里长到四十多岁时,又被婆家发现她一直没有老,就被赶了出来。
所幸她被赶出来没多久,就遇到了前来寻她的吴勉一行人,这才保住了性命。
 
罢了,只不过是几百年而已。
吴勉闭了闭眼,叹口气。
他只能选择一直保护容奇,直到沈的那抹残魂修炼完整——反正已经这么做十几年了。
好在已经没有多长时间了。
 
其实容奇的名字是吴勉起的。
对吴勉来说,她只是一个容纳沈的残魂的容器而已。
 
 
3.
 
 
抬脚跨进大宅中,门在背后自动关上,吴勉挥了挥手,被空气托着的容奇一下摔到地上吓醒了,一脸无辜的看着一身白衣的人。
“回屋里把你收拾干净,别让我看到任何灰尘。”吴勉直接迈进了大堂。
 
“吴勉,果然还是你去找她才听话,”任叁笑嘻嘻的看着吴勉,“你真的不是喜欢她?”
吴勉略略一顿,整理了一下措辞后开口道:“左不过是一个睡着了的弱智而已,找不到的话弱智的就是你了。”
任叁翻个白眼,跑去祸害归不归。
此时归不归还在呼哧呼哧的喘气,果然,即使是白发体质,上了年纪就是上了年纪。
看了看正在抓着蒲扇扇风的归不归,又看了看一脸认真的给前者添乱的任叁,吴勉翻个白眼,转身出了大堂。
 
容奇就站在门口,抓着衣角,惴惴不安的看着吴勉。
吴勉顿了一下脚步,居高临下的看她一眼。
“小白……”容奇可怜巴巴的仰视着吴勉,“……我错了。”
吴勉强迫自己不去在意那句“小白”,只是冲着角落扬了扬下巴。
容奇乖乖的走过去,面向墙角站好。
 
小白这外号是容奇取给吴勉的,第一次听见的时候吴勉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谁TM是小白啊?
“归功”于生养容奇的那户人家,他们从未教过她什么,导致容奇心智还像是小孩子一般简单率直。
也亏得是这份率直,在归不归长达三个时辰的说教过后,容奇依旧认死理的管吴勉叫做小白。
 
此后,归不归和任叁就经常看到吴勉崩溃的表情,通常伴有女孩子清脆的嗓音:
“小白,有好大一只蝴蝶诶!”
“小白,我捉住它了!”
“小白,你不开心吗?”
一老一小表示,他们很乐意做个称职的观众。
 
 
4.
 
 
“吴勉,不看着她没关系吗?”归不归皱着眉看着远处正在和任叁撒欢的容奇。
这时的吴勉,早就不是那个能被他称作“勉小子”、会冲动、会把脾气表现出来的吴勉了。
“野猫……”吴勉皱了皱眉头。
归不归仔细思考了一下:“什么野猫?我记得你不喜欢没灵性的动物吧?”
不会冲动、又淡定从容如谪仙般的吴勉淡淡的看了一眼远处,薄薄的唇吐出一句话:“……野猫都没她能淘。”
归不归翻个白眼,决定一天之内不再问吴勉任何话。
 
将容奇指派给归不归照看,吴勉信步走向远处。
巫山里竟有一大片花田,总是不合时宜的开着各种非时令的花卉。
比如那边的池塘中开着一大片的火莲,而岸边则见缝插针的生着矢车菊。
还有面前的这一朵木芙蓉。
 
正看的出神,背后忽然传来提提踏踏的脚步声。
不用扭头,吴勉知道这杂乱无章的步伐肯定是容奇。
容奇看着发呆的吴勉,歪着问他:“小白,喜欢花?”
吴勉皱起眉头:“并不是。”
没想到,容奇这次见到吴勉皱眉,不但没有害怕,反而凑过来,眨巴着眼睛道:“小白骗人。”
面前的身影和记忆中的重合,吴勉有一瞬间晃神。
 
没等吴勉做出回应,容奇伸手摘下那朵木芙蓉,递到吴勉面前。
“给,小白。”
吴勉退后几步,捂住左胸口。
【“吾辈是想,阿勉会喜欢。”】
很多年前,有一个一身白衣却握着黑色扇子的人,也是同样的动作,递给他同样的东西。
 
面前的容奇固执的伸着手,吴勉想说什么来掩饰一下心中的苦楚,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于是他转身离开,动作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倒不如说是落荒而逃比较合适。
 
 
5.
 
 
“不不不,不是这样拿笔……”归不归前去纠正容奇握着狼毫的姿势,“手松一点,往上握一点。”
容奇乖乖的按照归不归说的改正握笔姿势。
其实她从来都不听归不归的话,只是因为这次归不归说,这是吴勉叫她学的。
“起码让她认识几个字,别总是拿着毛笔当拨火棍用。”这是吴勉原话。
 
现在容奇正在拼命练习写字。
“这是怎么了?”任叁磕着瓜子,“转性了?”
归不归摇摇头:“不知道,前些天虽然听话,但也没有这么认真过。”
“是不是吴勉跟他说了什么了?”任叁一脸神秘的凑过来,“我昨天晚上看到他们两个在院子里说话。”
“很有可能,但是——”归不归一脸严肃的看向任叁,“你说话归说话,能不能别把瓜子壳扔地上?仔细吴勉看见了拿你原型泡药酒。”
 
几天前,他们在山脚下转了一圈。
容奇当然跟着去了,只是一去,回来就一直闷闷不乐,直到昨天晚上,才跟吴勉说清了缘由。
在被赶出来之前,容奇是嫁人了的,自然也有孩子。
虽说是孩子,如今也已经是古稀老人,在这个年代七十多岁实属高龄。
容奇心智不成熟,孩子她也没带过,但她记得她的孩子眼角有一块心形的胎记。
从很多年前开始,那个带着心形胎记的老人在小镇的西口摆一个小摊,风雨无阻,而前几天去的时候竟然没在。
容奇着急了,拉着巧舌如簧的任叁四下询问,得到的答案是,那胎记老人的孙女被毒蛇咬了,生命垂危。
 
没什么智商也没什么情商的容奇到底还是明白,那是她曾孙女。
这不,昨天晚上终于是忍不住了,跑去求救她的“小白”。
容奇得到的答复是,好好练字,他就救那孩子。
所以容奇现在拼命练字。
 
 
6.
 
 
小姑娘的病情不容乐观,她被有毒的东西咬了,但并不是蛇。
答应了就要做到,吴勉虽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信誉可言,但……
一命抵一命,就当是还容奇帮沈兄养魂的人情了。
……虽然她已经并不知道就是了。
 
唯一的办法是换血。
吴勉让归不归打头阵,以江湖神医的名号前去医治。
失血对白发体质来说并不算什么,尽管吴勉脸色惨白,那也只是半个时辰的事情。
稍微恢复,吴勉和归不归告辞,小姑娘的家人正抱着自家死里逃生的孩子哭的肝肠寸断,没人拦他们。
“这算是你俩的骨血?”归不归一脸纳罕的表情,“毕竟也算是你俩的血脉了。”
“脑子里都是水就不要开口喷人了。”吴勉如是回答归不归。
 
“让我检查检查。”吴勉对着容奇伸出手。
容奇乖乖的把一叠宣纸双手呈上。
吴勉皱着眉看了几张,觉得她写的真是差极了。
不过当归不归把一开始的笔迹拿来,和吴勉手里的对比了一下,吴勉强行把到嘴边骂人的话咽了回去。
不能拿她和沈兄比,不能拿她和沈兄比……吴勉心里默念着。
良久,吴勉叹口气,拍了拍容奇的头:“你给最低级定了一个标准。”
 
容奇并不太懂吴勉还是在骂她。
她只是觉得,小白没有生气,太好了。
吴勉看着她一脸天真的傻笑,移开目光到一边的桌子上,真是太傻了。
“那是什么?”看到还有几张写过的宣纸,但翻过去了,一下子还看不清楚。
没想到此话一出,容奇急急忙忙跑过去,摁住了那几张纸。
吴勉没深究,估计是什么写坏了的练习吧。
 
 
7.
 
 
一行人把容奇寄放在镇子里的一户只有一位老年人和一个小孩子的家中。
“我们出门了,容丫头,你乖乖在这待着。”归不归摸了摸容奇的头,“别给我们以外的任何人开门,别喝生水,吃东西记得先热一下,冷了的话跟……”
“闭嘴,归大妈。”吴勉的额头冒出肉眼可见的青筋。
归不归立刻闭口,容奇拉拉他的袖子:“归爷爷,你们去干什么呀?”
归不归被这一句“归爷爷”叫的心花怒放,正准被回答,感觉到任叁在另一边拉拉他的袖子,到嘴边的一句“我们去斩妖除魔”变成了:“我们出去转转。”
 
还记得那只穷奇吗?
它再次出现的时候吴勉一点都不意外,毕竟容奇身上沈的魂魄已经养全了,会吸引来些山野精怪也是正常。
不意外是一回事,但由于对于沈兄的牺牲一直耿耿于怀,理所应当的愤怒让吴勉充分发挥睚眦必报的个性。
他已经足够强了。
 
“……尸体呢?”任叁四处转了一圈,“吴勉,你把尸体吃了?”
归不归痛苦的捶胸顿足:“吴勉,那穷奇体内也是有异宝的,你怎么就这么震碎了呢?”
“我本事不够,下次你们来。”吴勉哧哧的笑了笑,听不出是什么感情。
任叁和归不归憋屈的抿着嘴,半天接不出一句话来。
半晌,任叁想起来一件事:“不知道那个疯丫头现在怎么样了?”
吴勉偏过头,没说话。
归不归的脸色变了。
 
 
8.
 
 
他们赶过去的时候。只看到容奇倒在地上残破的身形,还有一边吓的摊在地上的老人,小孩子躲在屋里。
“之前,进来了一个妖怪,”老人家吓的直哭,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还指着吴勉,“那妖怪变成了你的样子,却一下子就把她的心脏掏出来了,然后变回原型,是另一个人的样子,只说了句什么……不在这里。”
“然后他来打我,却不知道为什么打不到,然后就骂了几句,说没有时间在这里耗,就走了。”
 
到底是小孩子心性,任叁跑进屋里去看那家人的小孩子,小孩子摇摇头表示什么也不知道。
“我一直在屋子里,听见爷爷在喊,但让我别出去,还有那个姐姐,在哭着说话。”
“她说了什么?”问话的不是任叁,而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他们身边的吴勉。
“那个姐姐一直在哭,她一边哭一边喊,小白,小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面前的吴勉表情太过可怕,小孩子说话时一直害怕的扭着手指。
 
沈的魂魄养全了,说明什么?
说明,只要容奇死了,沈就可以转世了。
【全世界的人死了都好。】
【我只要他活着。】
 
 
9.
 
 
“你早就知道穷奇会先去找容丫头,是不是?”归不归的眼里几乎能冒出火来。
吴勉的反应只是淡淡的看他一眼:“我说是,又怎样?”
吴勉知道穷奇会先去找容奇,他在那位老人、那户人家乃至周围的整个小镇都设置了保护的结界,唯独没有在容奇身上设置保护。
只有容奇死了,沈兄的魂魄才能脱离她,去转世;但只要沈兄的魂魄还在,容奇就是长生不老的。
所以,要胖容奇死,只能借助外力,比如……
反正他自己是下不去手。
 
站在容奇曾经住过的屋子里,吴勉心里百感交集——他当然不像表面上那么冷漠。
吴勉知道容奇对他是什么感情。
那个低智商低情商的女孩,临死前心心念念的,不是一直无微不至照顾她的归不归,也不是一直陪她玩陪她闹的任叁,而是面对她除了训斥就是冷言冷语的自己。
吴勉几乎可以想象到,那个女孩子在临死前,哭着叫他,小白,小白……一个不被承认的外号能给她带来多大安全感?
 
柜子门合拢的地方漏出一个角,吴勉随手抽出来,是几张叠在一起的宣纸。
上面写着一些词语和短句子,字迹歪七扭八,有些压根读不通。
“小白写字好看”
“小白今天不高兴”
“小白”
“昨天小白生气了”
“今天早上小白不在”
“小白”
“小白”
“吴免力”
“小白的名字好难写”
“小白”
……
 
 
10.
 
 
吴勉站在屋檐下,看着那个额头上带胎记的老人手脚麻利的给人找钱,旁边站着那个换过他的血的小女孩。
记忆中,容奇虽然几乎什么都不懂,但却格外清楚这些人是自己的家人,总是偷偷的躲在一边看着他们。
想起给小女孩换完血时,归不归那愚蠢的提问,当时吴勉还嗤之以鼻。
“我们的……血脉。”吴勉不自觉的说出来。
以后的血脉,他会亲自保护,算是弥补……不,没什么。
 
归不归执意亲自送容奇的魂魄到无边冥界,一直送到阎君面前,让阎君许诺容奇来生荣华富贵。
吴勉摆了摆手,开始凝神静气的发动大型法术。
引天河。
本来还在忿忿不平的归不归,霎时间也偃旗息鼓了:“原来你小子心里还是有容丫头的啊。”
吴勉摇摇头,又点点头,干脆转身离开了。
“他什么意思?”归不归有些摸不着头脑。
任叁翻个白眼:“老不死的你傻了吗?这感情上的事我怎么会懂!”
 
站在巫山脚下,吴勉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梦。
这不免让吴勉有些奇怪,毕竟他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做过梦了。
梦里有个女孩子,很熟悉,他想不起来是谁。
这个女孩子毫无修炼根基,朝他跑过来的时候步伐杂乱无章,执着的递给他一朵开的正艳的木芙蓉。
如果是平时,吴勉一定会不屑一顾的转身走掉,但这次他鬼使神差的接了过来。
然后,面前的女孩子像个稚童一般天真的笑了,鞠了一躬,说,再见。
吴勉用捏着花的手跟她挥了挥,算是回应。
再见。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