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no家里来了新猫

那个,如果愿意等的话……这个人会回来的,真的。

【军辣】Cosa fortunate ⑶

Chapter Three   我们真的没有蜈蚣那么多腿
 
 
站在水边,沈辣握着手机简直想翻白眼。
那二百六的胖子自从来了威尼斯,就宅在屋里没出现过,跟人间蒸发了似得;今天沈辣说什么也要把他拖出来,结果……
好吧,现在孙大圣宅在托马斯家里。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上次的经历给沈辣留下了十分不美好的印象。
杨军皱着眉头盯着水面:“再下去一次。”
“哦……”听声音似乎整个人都萎靡了。
看到沈辣瞬间垮了脸,杨军叹口气:“我和你一起。”
“哎,好~”
如果胖子在的话一定会扽他一下:不是我说,辣子你从忧郁变欢腾别那么快!
只可惜这会儿胖子正在和托马斯“培养感情”,没功夫出来吐槽沈辣。
 
 
下去还是要下去,但像上回一样冒冒失失,随便就下去可就太不明智了,几个人坐在一桌开始商量。
“地缚灵不扰人,也不伤人,就无法判定为邪恶,直接使用武力进行驱赶并不明智;”杨军喝了一口红茶,继而皱了皱眉,放下茶杯继续说:“而我们若是想安安分分的把她请走,就要满足她的要求。”
沈辣捏着自己的下巴思考:“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弄明白这位鬼大姐想干什么,才能把她请走是不是?”
“她若是配合,那再好不过;但若是不肯配合,”杨军冷笑一声,“直接让她消失……”
“别别别,她配合,她一定配合。”沈辣摁下杨军准备放出绣春刀的手。
杨军挑了挑眉,换了话题:“若是想不伤害她而只是驱赶这个地缚灵……”他皱着眉,食指在桌上轻轻敲着,“着实不简单。”
“是啊,”沈辣双手交叉撑着下巴,“一般的地缚灵可压根没什么法力,更别说直接把我拉进她的回忆里。”
 
“不是我说,老二位,连你们都没有办法,那岂不是麻烦了?”孙德胜挑挑眉,脸上却是一点害怕都没有。
深知大圣又开始了骗主顾的那一套,沈辣无奈的翻个白眼。
杨军推开椅子站起来:“我再去背阴风水眼那里看看。”
胖子也往起一站:“那我就来看看屋里,辣子,你跟我一起来。”
沈辣默默跟上,他知道孙德胜不是为了看什么屋里风水情况,这孙子虽然是能说会道,但提到他们这行的专业资料却一窍不通,叫沈辣来,无非就是给他打圆场的。
 
“胖大师,”托马斯跑前跑后的跟着大圣,“你看我这宅子……有什么问题啊?”
孙德胜在托马斯面前装的颇为严肃,神情凝重的点点头:“这里有一只鬼,虽称不上是厉鬼,但不是我说啊,放久了也会相当麻烦。”
“会有多麻烦啊胖大师?”托马斯赶紧问他。
这孙胖子装出一副哀愁的表情叹口气:“且放着心,不会要命;”看见托马斯似乎长出一口气的表情,孙大圣又哐哐补刀,“也就是家财散尽,家破人亡,人财两空,公司破产;还有什么精神萎靡不振,日日昏迷不醒,长年体弱多病……之类的。”
托马斯惊呼道:“那不是比死了还惨?胖大师,你可千万要救救我啊!”
孙大圣一脸高人笑:“别急,幸亏我们来得及时,你还有救;不过嘛,这个费用就……”
 
眼看着孙大圣又开始了惯常的骗钱手段,沈辣在后面终于听不下去了,翻个白眼转身离开,他找杨军去……
身后又传来托马斯的絮叨:“哎,胖大师,这位大师和那位高大师,是不是有一腿啊?”
“哎~”大圣颇为大气的大手一挥,“哪里是一腿,他俩有好几腿!”
远处的沈辣呱唧崴了脚。
 
“看出来什么了吗?”沈辣一瘸一拐的朝着杨军挥手。
“我要下去看看你说的那个棺材,才能……”杨军忽然拧眉道,“你的脚怎么了?”
沈辣站直了抖抖脚踝:“没事,一会儿就好了。”
这是真话,怎么说也是白发,分分钟恢复不算事。
杨军默默的以一种诡异的眼神盯着沈辣,直到后者脚踝处发出轻微的“咔”声,才收回目光。
沈辣被盯的浑身不自在:“怎么了?”
“没什么。”杨军转头念起了分水咒文。
 
随着水面的波动,沈辣稍微活动了一下筋骨,没忍住嘶了一声……不扭脚了是一回事,疼还是照样疼。
白发就这点不好,愈合够快,疼痛是一点不少的给人感受完。
沈辣不自觉的看了看不远处那个人——要是这么说,锦衣卫出身的杨军,以前会受多少痛苦?
好巧不巧正对上杨军看过来的视线:“在想什么?”
沈辣有些心虚的低头:“没……”
然后……
 
“大杨!你干什么!!”沈辣吓了一跳,拼命挣扎。
“按照你的说法,我认为,我们下去以后很可能就会进入一个能够进行时空转移的法阵,这样做是防止转移时分开。”杨军一脸浩然正气。
沈辣撇撇嘴,穿越就穿越嘛,还说什么时空转移……等下重点不在这里!“那你怎么不让我抱着你啊!”
杨军一脸“我很有理”的表情:“你刚才扭脚了。”
“可是这是这TM是公主抱!老子又不是娘们!!”沈辣继续发飙中。
杨军很想扶额却发现没手,只好默默地叹口气:“你现在啰啰嗦嗦就很像个娘们。”
然后也不再管怀里那个咋呼的辣妹子辣,纵身一跃,跳进了分水口中,水面在杨军跳进去后瞬间合拢。
 
背后,二楼的阳台上,孙德胜一脸看热闹的表情对托马斯说道:“你看,这就不是我说了,他俩怎么着也有好几腿吧。”
托马斯点点头,默默地抹一把脸:“两位大师,真的很恩爱啊……”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