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no家里来了新猫

那个,如果愿意等的话……这个人会回来的,真的。

【军辣】Cosa fortunate⑷

Chapter four  你说!你到底是谁!
 
 
“大大大大大杨杨杨!”
空旷的地下隧道里,沈辣一边找杨军一边找出口,冻的哆哆嗦嗦的让他一句话拐了七八个弯才说出来。
大爷的,天知道他俩入水时都……那个姿势了!怎么还会分开啊!
由于沈辣是被杨军用公主抱的姿势抱住的……一过来就被摔在了地上这种事,他不想提。
神啊,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这个地方这么冷?他都快冻成狗了好吗!
 
找了一块稍微平坦而且干燥些的地方,沈辣盘腿坐下,运了运种子的力量;直到感受到温度渐渐回到自己身上,他才松了口气,开始思考现下的状况。
现在的情况是,杨军似乎被那个空间转移术给挪走了,而沈辣,被!撂!下!了!
一开始他还疑惑自己被转移到了哪里,直到他转来转去转回原地,看到头顶某块浮空又不下落的水域,渐渐联想到以前某些不好的记忆……是不是和张然天那次很像?
很好,他又在水底。
杨军的实力远高于他,他没必要替大杨担心,倒是该担心担心他自己。
仔细观察了头顶水洞的形状,沈辣顿悟了:之前的棺材是用来堵这个洞的,现在棺材不知道为什么没了,他就直接掉下来了。
至于杨军为什么没掉下来……他不知道。
 
总是呆在这里发呆不是个办法,沈辣决定探查一下这个地方。
要出去很容易,等到天黑了,用罪罚双剑带着他飞出去就是了。
但现在,尚且不必,他一来这里就感受到了法术波动,似乎是能消除某些气息的防御型术。
而且这个法术波动,莫名的有些熟悉……
 
 
那么杨军现在在哪里呢?
这一点杨军自己都真不知道,但杨军知道,他现在感觉很不好!!
一下来沈辣就消失了,这种想保护的东西却不在身边的认知让他格外郁闷,虽然他不太理解为什么自己想保护沈辣就是了……
杨军显然不是会纠结于小情绪的人,他开始打量自己现在的处境。
基本和沈辣上次说的一样,四周纯欧式摆设,他是不太喜欢这种风格,也不太分得清什么是英式什么是法式,但这不重要。
在杨军面前,有和沈辣描述的一模一样的场景,一男一女在吵架,男的背对着他,看不清脸。
好在有沈辣的前车之鉴,知道他们看不到自己,或者是至少男方看不到自己。
即便如此杨军还是很谨慎,他给自己身上下了一个暂时能蒙蔽人眼的术,便绕了个弯,拐到男方面前。
这个术消耗很大,一次维持的时间也很短,术进行的时间内也无法攻击人,因此杨军并不常常使用。
就这么念咒的功夫,那个男人已经拿起了地上的面具,往脸上扣过去。
以杨军的目力,竟然不能穿透面具看到那个男人的脸。
这面具有古怪啊……
只是这半脸面具没盖住的下半张脸,让杨军觉得很眼熟,非常眼熟。
不知是不是错觉,男人在离开时,似乎看了他一眼。
这下杨军更加确定,这个人他说肯定见过。
 
解除了术,杨军在女人开口之前敞开了魂魄进行精神交流——这样就不受语言的限制了,他问她:“你想要什么?”
女人,或者说地缚灵,摇了摇头:“我只要他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他?杨军眉头一皱:“他是谁?”
“我并不知道,”地缚灵仍旧摇头,神色间带上了几分凄楚,“他抢了我的东西说要为自己用,还把我困在这里,说是要引一个人来。”
杨军的第一反应是,要是沈辣知道了自己猜的全是错的,该是什么表情?
 
等等……引一个人?
还没等杨军思考完,忽然耳边传来空间法术破碎时的异响,于是紧急的收回了自己敞开的魂魄。
破碎的空间碎片在身边漂浮,地缚灵冲过来,大喊着他听不懂的语言:“Vamos a salir de aquí!(快点离开!)”
虽然并不理解内容,但地缚灵眼中的焦急让杨军大致明白了她的意思,于是点点头,从空间裂缝离开了。
 
 
沈辣在地下四处转了转,发现这个空间并不大,便站在中心一点,放出种子的力量,用神识去探查四周。
不探查还好,这一探查,周身的气氛忽然就降到极低,而且在某个方向,似乎……有人?
有个阴森森的声音在沈辣耳边响起:“想不到,才几月不见,你竟能将种子的力量自身运用起来,而不是只会胡乱灌到哪里。”
这特么的,无论是灌到罪与罚里,还是直接灌注到敌人身上,他都不是胡乱灌啊!!
……不过说真的,其实也确实差不多,这人怎么什么都知道?究竟是谁啊?
【最了解你的人就是你的敌人。】
脑海里忽然闪过这句话,沈辣一愣,难道……
“……是你!!”
铺天盖地的威压袭来,沈辣来不及抵御,失去了知觉。
 
 
“沈辣没有回来?”杨军一脸凝重,在原地来回踱了几步。
回答的是托马斯:“没有,那位大师自从和高大师您一起离开,就还没有回来……”
没工夫去吐槽那个“高大师”是个什么鬼,杨军陷入了沉思。
在空间破碎时杨军就感觉到了,那个空间法术传送的地方就那么大,不会有别的空间去传送沈辣,也就不可能会分开。
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沈辣没有被传送,那么他顶多就是还在水里,并且以他的能力,不至于被水淹死。
本来只是个简单的委托,但自从过来后就状况不断……到底是谁,从他的手里抢走了沈辣?
想到这里,杨军阴郁的看了托马斯一眼。
 
本来在一边一脸事不关己的孙德胜,此时良好的发挥了“全队的智商”这一项功能,开口招呼托马斯去帮他们买些吃的,说是饿了;托马斯忙不迭的答应,拎起钱包外套就出门了。
“大杨,不是我说,这托马斯做了什么让你怀疑他?”支走了托马斯,孙德胜在杨军身边坐下,小小声问他。
杨军没有直接开口,而且用了密语传音:“这个托马斯有问题。”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