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no家里来了新猫

那个,如果愿意等的话……这个人会回来的,真的。

【军辣】Cosa fortunate⑸

Chapter five  反派邪魅一笑
 
 
醒来已经不知是几日后。
看到眼前熟悉的脸,沈辣哀叹一句:“向北,又是你。”
向北一脸标准微笑,手里画法阵的动作一点没停下:“醒啦?”
沈辣翻个白眼,听起来就像妻子叫丈夫起床一样的语气……这个王八!
“你绑我来,无非就是为了种子吧?”沈辣学着记忆中吴仁荻傲气的表情,扬起下巴,“不直接杀了我,你有什么阴谋?”
“啧,别学吴勉,看着就恶心;”向北收起虚伪的笑容,伸手掐住沈辣的脖子,“我不杀你,自然有我的理由;对于一个身边没有吴勉又能力极端低下的你,你说,我还需要什么阴谋?”
虽然很憋气,但向北说的好像没错啊……
 
“你体内的种子,现在取不出来。”向北扔了手里的朱砂笔,地上的法阵发出淡淡的亮光。
沈辣顿时觉得身上的压力多了一层,但他此刻在思考别的:“怪不得你不杀我……想起来了,广仁说过,种子一旦开始炼化,在长出新的种子之前,是取不出来的,取出来就会消失。”
向北点点头:“算你还有点脑子。”
“你会那么好心帮我炼化种子?”沈辣歪着头看着向北。
“你说呢?”向北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种子炼化了,你不就跑了!”
沈辣怒了:“那你把我绑着干嘛!”
向北听到这句话,伸手掐住沈辣的下巴,扭曲的笑了一下:“虚弱期,也可以完整的取出种子。”
沈辣一下子一身冷汗。
 
良久,沈辣轻声问向北:“托马斯是你的同伙么?”
“托马斯?”向北嗤笑一声,摘下了头上格格不入的帽子,戴上一个金色的面具,面具慢慢波动变成了一张平凡的脸,蓦然压低声音换了语气:“我这样像是托马斯么?大师?”
沈辣却完全没关注对点,只顾着盯着向北的黑发:“你在虚弱期!”不然也不会借助别的东西来变脸。
向北又一次扭曲了脸,默默地把自己的脸扣回来:“别急,就快过去了。”
沈辣有些沮丧,向北本人现在压根是一个普通人,难怪这次就连大圣都没察觉出一点问题。
总是做这种添麻烦的角色……
杨军他……会来救我吗?
 
 
“有问题?哪里?”孙德胜反问杨军,不过没敢再开口,而是找了张纸写下来。
杨军继续密语传音:“不知道,就是一种强烈的感觉……”
孙德胜有点想骂娘:感觉是我的专利!!
杨军伸手按住孙德胜的肩膀:“……感觉像是一个见过的人。”
孙德胜脑子里蓦然闪过一个名字,就在要冲口喊出来的那一刻,杨军猛然伸手捂住他的嘴。
孙德胜写着问杨军:“是向北?”
杨军点点头:“河底的法阵中,我看到了一个男人,虽然没完全看清,但是面部轮廓和法术波动非常相似。”
“你怎么想?”对杨军来说只是一种怀疑,但如果孙德胜这个幸运满点的家伙也有这种感觉,那就不得不重视起来了。
孙德胜用口型做出几个字:“就是他。”
杨军深吸一口气,召唤出绣春刀,握紧了刀柄。
孙德胜开始发散思维:“既然这几天你和辣子都没有察觉,那是不是就说明,他可能在虚弱期?”
杨军惊讶的看了孙德胜一眼:“的确是有这种可能,因此他才能在和我们接触时完全隐藏了气息——因为他根本不用隐藏。”
“那我们就等他回来就干掉他吧。”孙德胜点点头,折叠起白纸递过去。
杨军接过去,瞬间化为灰烬。
 
他们等到天黑都没有等回托马斯。
孙德胜也不再顾忌什么了,皱着眉头问杨军:“暴露了?”
“不,”杨军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色阴沉的可怕,“向北已经抓到沈辣,就不会再回来了。”
孙德胜眯着眼看着杨军:“哎大杨,不是我说,我发现在辣子的事上,你比我聪明的多啊?”
“沈辣……他对我很重要。”杨军转过脸去,但旁人可以看到他耳根微红。
其实现在孙德胜很想继续打趣杨军,但事态紧急,他也害怕以后见不到好友,就点点头:“辣子是从你们说的那个风水眼那里失踪的,我们就从那开始找吧。”
 
 
“哎,向北,”沈辣举起缠着锁链的手挥了挥,“你能给我弄点吃的不?”
向北头都不抬的看着报纸:“不能。”
沈辣怒了:“优待俘虏你不知道啊!”
“俘虏?你?”向北翻了一页报纸,“你就是个容器,用完就扔。”
沈辣瞬间泄气了。
两天过去了,每当沈辣饿的要爆发时,法阵就会强加一层更大的力量来镇压他,于是他就没劲儿了;然后再爆发,再镇压,再爆发,再镇压……
这里面的憋屈谁能懂?!
“我真的饿啊……”沈辣一脸萎靡的抱住双腿,脸趴在自己的膝盖上。
向北似乎叹了口气,合上了手里的报纸:“我只问你一句,就算我给你个面包,你现在有力气举起来么?”
沈辣一瞬间憋屈了,多亏这个法阵,他现在连摁死一只蚂蚁的力气都没有……
 
向北一脸云淡风轻的靠在藤椅的靠背上:“再忍忍,说不定过两天你的朋友来救你了,你就可以吃东西了。”
“你有这么好说话会放我走?”沈辣狐疑的看着向北。
“我现在什么力量都没有,逃跑还行,带个你是真没办法。”向北慢悠悠的说着,“他们要是真的找到这里来了,我就只能放弃了。”
沈辣还是一脸狐疑:“我不信你什么准备都不做。”
“看到那个死胖子也来了,我就知道没这么容易了;”向北忽然勾起一个玩味的笑,“不过当然,能来找你,得先从我布置的法阵中穿过来。”
沈辣打个哆嗦,在心里默默祈祷杨军和大圣千万别来,这家伙布置的法阵必定阴毒五无比,还是回去叫吴仁荻来吧……当然前提是那尊大神肯来救他。
 
“别想了,”向北不知什么时候蹲在沈辣身边,“就算是吴勉来了,也够他喝一壶的,更别提你那个小姘头了。”
沈辣第一反应是反驳一句:“他都好几百了,怎么说小呢?”
“我和吴勉基本一个岁数。”向北翻个白眼,“你就说这一句?”
沈辣嘁了一声:“那不然还说什么?天线宝宝说你好吗?”
向北叹了口气:“你是真的很爱他啊……”说完也不理会沈辣的瞠目结舌,伸手摸了摸沈辣的头,走了。
 
向北走了半天,沈辣才从向北那句惊天地泣鬼神的“你是真的很爱他”中回神,猛然反应过来:“不是的!不是姘头!!”
然并卵。
半晌,沈辣艰难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稍微有些烫。
姘……头?
好像不讨厌这个说法啊……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