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no家里来了新猫

那个,如果愿意等的话……这个人会回来的,真的。

【军辣/北辣】Cosa fortunate ⑹

【本章有北辣,且比例巨大ヽ(´・д・`)ノ】
【开头我蠢得忘记说了,这篇文里向北是杨军情敌_(:_」∠)_】
【但既然是原著设定,向北必死没跑╮(╯▽╰)╭】
 
 
————————————————————————————————————————————————————————
 
 
Chapter Six  虽千万人,吾往矣
 
 
经过一天的寻找,
“大杨,你确定是这里吗?”孙德胜看着眼前的二层小楼,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
在别人看来可能很正常,但是在他们有天眼的人眼里,这楼TNND没有门啊!
“这一面进不去吗……”杨军皱着眉,“回风水眼那里,那边是入口。”
法术追踪到这里就停了,却没有消失,只能说明向北在这里设置了结界,他们进不去。
就算是吴仁荻在虚弱期也会有破绽,向北没那个本事能够制造一个完全独立的空间。
那么,入口只能在风水眼里了。
啧,杨军狠狠地皱起眉,因为他的失误,现在又耽搁了不少时间。
沈辣……
 
 
看着杨军转身离去,站在二楼的向北颇为得意的笑了。
那群废物只知道自己给这栋小楼设置了法术,门啊窗啊都是假的,但他们怎能猜到二楼其实有一篇窗户是真的呢?
要是那个自认为极其聪明饿孙德胜,知道自己被这么简单的耍了一道,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今天怎么样?”心情颇好向北一反常态的关心起了沈辣,“饿吗?”
饿的一脸萎靡的沈辣很想扭头说贫者不受嗟来之食,但是肚子此时很不配合的咕噜噜噜……
“饿了,你给吃的吗?”沈辣怨恨地瞪着向北。
没想到向北慢悠悠的从怀里掏出来一个袋装面包:“想吃吗?”
“……你有什么阴谋?”沈辣继续瞪着向北。
“我用得着吗。”向北嗤笑一声,“不吃啊?不吃我就扔了。”
沈辣还是败下阵来:“……别扔,我吃呢。”
可是沈辣忘了,他现在根本拿不起来任何东西。
 
努力了半天无果后,沈辣恶狠狠的叹口气:“我吃不了!”
向北玩味的笑了笑:“怪我喽?”
“不怪你怪鬼啊!!”沈辣大怒。
向北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抱着肚子哈哈哈笑了半天。
沈辣冷眼看着他发疯。
好容易笑够了,向北又看了沈辣一眼,抹了抹泪水,捡起被扔到一边的面包,撕开包装袋递到沈辣嘴边:“吃吧。”
“……哈?”沈辣愣了。
最终,在向北玩味的笑容中,沈辣被喂完了一个面包。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站在分水术的范围内,某二百六的胖子一边掐着自己腰上的肉,一边看着水底那个洞口:“大杨,不是我说,我觉得这个洞口和我的腰围不太……”
孙德胜还没说完,杨军狠踏一脚,地洞边缘瞬间塌了一块,洞口成功的扩大到两人宽:“现在可以了吗?”
“可以了,”孙德胜有点郁闷,“大杨,不是我说的啊,冷静,别一遇到辣子的事就失去理智。”
杨军深吸一口气:“我知道……”可是做不到。
 
沿着弯弯曲曲的隧道只走了不到一刻钟,没路了。
看着杨军表情又不对了,孙德胜急忙往前一指:“大杨,砸这里!空的!”
杨军看了他一眼,也没怎么蓄力,挥起刀背狠狠一砸——
面前看起来坚不可摧的石块,在杨军一挥之下,直接碎成渣渣。
这要是砸在一个人身上,一定是“肝脑涂地”啊……孙德胜一阵后怕,并狠狠地为自己满点的幸运点了个赞。
虽然知道杨军绝对不会伤自己,但……总之还好他那随手一指没指错地方。
 
可是很快杨军就不得不冷静下来了。
烟尘过后,碎石堆后露出的,是靠在墙的两面整整齐齐的两排青面獠牙的干尸。
“这些……”虽不及林火事件时见得多,但孙德胜还是愣了——每个干尸手里都有一把毫无锈蚀痕迹的武器,“不是我说,他们用的着么……”
杨军深吸一口气:“若是我死了,就回去叫吴勉来,一定要救出他。”
孙德胜还要说什么,杨军就这么义无反顾的走进去了,脸上除了坚定,甚至还带着一丝轻松。
沈辣,只要是为了你……
虽千万人,吾往矣。
 
 
在乌龙的投食事件后,两人相安无事了几个小时。
向北忽然放下手中的书:“没时间了。”
沈辣疑惑的问他:“什么?”
“你的小姘头,”向北看了他一眼,“弱成那个样子,居然还真的能闯过来。”
沈辣立刻反驳道:“他才不弱呢!”
“你知道吗,”向北忽然凑过来,在沈辣的耳垂上舔了一下,惹得沈辣打个哆嗦,“我最爱的,就是你深爱着他的样子。”
本来还想发飙的沈辣听到这句话,一瞬间脸都扭曲了:“你什么意思?”
“他来了,”向北捏着沈辣的下巴,在他的嘴角边蜻蜓点水般的啄了一下,“再见。”
沈辣一瞬间暴怒了,抬脚想踹,面前的向北却一瞬间消失了。
耳边还有向北的传音:“下一次,我可没这么容易放手了。”
沈辣还想追骂回去,身畔却传来一连串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一个一身黑的身影冲到他身边,紧紧抱住他:“沈辣!”
 
“杨军……”沈辣一瞬间差点落下泪来,但还是忍住了。
似乎是感觉到怀里的人没事,杨军松了一口气,放开了沈辣。
沈辣指指脚下的法阵:“这个怎么办?我出不了这法阵的范围。”
杨军果断的挥起绣春刀砍断了铁链,然后皱着眉打量了一阵法阵,双手结印,背后蓦然出现一条金龙,猛的撞向法阵。
“出来吧。”伴随着震动与碎裂,杨军咳出一口血,然后冷漠的擦了擦嘴角,就好像那血不是他的。
 
“你吐血了!”一瞬间恢复了力气,沈辣急忙去扶杨军,“你的伤……”
沈辣这才发现,他话说早了,杨军岂止是咳血,他一身的衣衫都被血浸透了……
只是因为是黑衣,才没能第一时间看出来。
杨军摇了摇头,长出一口气:“我没事,让我休息一下……”
沈辣还在颤抖,但还是轻轻搂住杨军:“……好。”
 
黑暗中,沈辣靠着墙边,席地而坐;杨军躺在地上,头枕在沈辣腿上。
这就是孙德胜进来时看到的场景。
“辣子……”孙德胜想说你还好吧,想说杨军怎么样了。
“嘘——”沈辣打断他的话,“他在睡觉。”
我不能让他在想停靠的时候,都没有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