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no家里来了新猫

那个,如果愿意等的话……这个人会回来的,真的。

【军辣】Cosa fortunate ⑺

Chapter Seven  爱你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
 
 
“辣子,你要不要尝尝,”孙德胜晃了晃手里的叉子,“很好吃”
沈辣看看旁边摞了半人高的可回收纸碗,按着孙德胜的肩,一脸的沉痛:“大圣,挪用公款是不对的。”
孙德胜费力的咽下去一块香肠,做出嗤之以鼻的表情:“辣子,不是我说,这可是这次工作的报酬,算什么公款?”
“你把卖了向北那两栋小楼的钱叫做工作报酬?!”何况这次也压根没什么工作好吗!
“辣子,不是我说,你还是太年轻。”孙德胜摇了摇他那一个顶别人两个粗的食指,顺便喝了一口汤,“向北来公司里装托马斯时,说的是开始只给五百万,事成之后再给五百万;现在我们尾款拿不到手里了,就只能拿别的来凑凑数了。”
沈辣想反驳,但是半天想不出哪里不对,沉默了一会儿。
 
趁着沈辣还在愣神,孙德胜冲着摊主妹子一笑,再一次发挥了他强大的外语技能:“Mia cara, E una ciotola.(亲爱的,再来一碗。)”
那个金发碧眼的火爆妹子手脚麻利的盛了一碗汤,顺便给孙德胜抛了个媚眼:“Ok, Bel ragazzo.”
此时沈辣终于绕过弯来了:“向北的两栋房子卖的比尾款多吧?而且就算多出来的钱不算公款,这一切和你站在这里大吃大喝有什么关系?”
“这你就不懂了吧,”孙德胜眯着眼睛笑,“威尼斯的Carnival节就是要吃兵豆的,一直吃到午夜十二点,来年就会有福气。”
沈辣沉默了:“……这和你一直喝番茄香肠汤有什么区别?”
“这是配菜而已,你要不要来一点?”孙德胜说着从兜里掏出一个纸袋子,“辣子,不是我说,你该去找找大杨,他躺了半个月了,肯定闲的能长灵芝。”
“他人呢?”沈辣干脆的接过话茬,他不想再反驳孙德胜有关吃的话题,心累……
孙德胜挥挥叉子算是道别:“大杨去给你们说的那个女鬼还什么东西去了。”
 
 
杨军站在熟悉的隧道里,以敞开灵魂的方式说了什么。
很快女地缚灵就出现了,接过杨军递给他的黄金面具,深深地鞠了一躬。
“你且去吧,别再徒留人世,免得遭害。”杨军挥了挥手。
女地缚灵再次深深地鞠了一躬,便消失在原地。
杨军叹口气,却忽然像是听见了什么似的,动作迅猛的一扭头,接着本来站在原地的身影就不见了。
 
沈辣一路从圣马可广场晃荡到风水眼,不出意外看到了杨军站在那里。
“杨军,”沈辣在杨军眼前摆摆手,“想什么呐?”
“没什么。”语气很平淡,但是手很不老实搂住了沈辣的腰。
沈辣也没故作姿态,往杨军肩上一靠:“难得来一趟,去玩吧!”
杨军点点头,带着沈辣阔步往前走。
沈辣瞬间崩了:“杨军你不要这样!我们要低调!”
“不喜欢我搂着你么……”杨军似乎有点失落。
“不是……”沈辣简直无奈,“我们能不从水面上走吗……”
会被当做妖怪的吧!!
 
结果自然是杨军妥协。
两人租了一条贡多拉,由杨军撑船,畅游威尼斯狂欢节时特有的景色。
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人们在广场上聚集,也有些人们在大街小巷转悠,从沈辣和杨军附近路过时,还会和他们打招呼:“Ciao~”
“Ciao.”这么多天住在这边,沈辣早就熟悉了这里的打招呼方式。
杨军有些诧异:“你认识?”
“并不是,”沈辣扯了扯杨军的衣角,“要吃吉事果吗?”
“……好。”并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但杨军还是不忍心破坏对方一脸期待的表情。
事实证明,他错了。
作为一个常年不接触外界的古代人,虽说不是很需要吃东西,这几年倒也逐渐习惯了现代的饭食,可这国外的就……
看着杨军逐渐泛黑的脸,沈辣忍不住哈哈大笑,然后在杨军疑惑的表情中递过去一个安慰的眼神。
这样明显的表现出自己喜好的杨军,才像是个活着的人。
笑够了,沈辣擦了擦眼角的生理性泪水:“我的没有奇怪的夹心,我们换吧。”
杨军接过沈辣咬过的吉事果,毫不介意的一口咬上去,心安理得。
 
夜色逐渐降临,狂欢还在继续。
“你看!新年篝火!”沈辣指着不远处的圣马可广场,“我们过去吧。”
杨枭点点头,逐渐将贡多拉停靠在附近。
杨军看着面前巨大的柴火堆:“这个焰火是做什么的?”
“新年了,丢掉旧的东西,”沈辣笑的很开心的样子,“辞旧迎新嘛。”
杨军点点头,各地都有一样的习俗,只是表达方式不一样而已。
“你打算扔什么?”沈辣歪着头看着杨军。
杨军思考了一下:“围巾吧。”反正他也不是真的需要这东西,只是不想太显眼才随了大流。
“那我也扔围巾好了,”沈辣点点头,“回头我们再一起去买。”
 
旁边穿来一个熟悉的粗狂音色:“一起买情侣款的呀?”
“老子乐意,怎么着?”沈辣一抬下巴,表情骄傲的不得了,“有本事你也找一个呀!”
“辣子,不是我说,公司就两个女的,”孙德胜掰着手指头跟沈辣算算数,“一个前世是老吴的姘头,动不得;一个是老吴血脉的嫡亲闺女,更动不得。”
说得好像动得你就追的上一样,沈辣翻个白眼,很不怕死的撺掇他:“你去追邵一一呀,要是邵一一喜欢上你了,你还怕老吴弄死你不成?”其实还真有可能……
孙德胜连忙摆手:“别开玩笑了,我哪敢嘛!”
只是,现在的他们不知道,几年之后,孙德胜拍拍沈辣的肩膀:“辣子,不是我说,你的预言天赋满点了!”
 
而现下,沈辣还在和孙德胜吵吵嚷嚷,但右手却和杨军的左手紧紧相扣。
杨军不自觉的微笑起来,他已经很久没有做出过这样的表情了。
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呢?
似乎是几年以前,民调局还在的时候,张然天那次事件。
他被埋在废墟之下,几乎快要失去意识,却听到沈辣的声音,在喊他的名字。
大概是从那时起,就对这个人上了心吧。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