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no家里来了新猫

那个,如果愿意等的话……这个人会回来的,真的。

【枭辣】Hello, how are you? 终

Chapter Purple.  Can't live without you.
 
 
出院已经是很多天之后了。
在这段时间内,杨枭断断续续的从医生护士们的口中得知,自己是上班时在一场爆炸中受了伤。
其实杨枭本人并没有失忆什么的,但就是意外的一点都记不起自己受伤的原因,但他并不在意。
“沈辣……”杨枭看着自己的左手——那里本该有一枚黑底银纹的戒指。
“枭,你醒啦?”徐蓉蓉推开病房门走进来,“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无非就是汤吧,杨枭头都懒得扭一下。
徐蓉蓉是杨枭的大学学姐,一直在追杨枭,不过目前为止两人并没有校友以外的关系。
说真的,如果没遇到沈辣,就徐蓉蓉这么无微不至的照顾,再过一段时间杨枭真的会对她有好感也说不定。
 
看着杨枭喝着汤,徐蓉蓉说道:“你们公司那边,给你们受伤了的员工放假三个月,你就先好好休息吧。”
杨枭却是皱起了眉:“休息?那我这三个月没有工资该怎么生活?”
“我可以帮你啊!”徐蓉蓉一说出来就知道自己冲动了,看着杨枭逐渐冷下去的深色,又补充道:“我是说,我帮你找一份临时的工作。”
杨枭听了,倒也舒展了眉头:“那就多谢你了。”心里倒也没有真的指望她。
不曾想,几天后徐蓉蓉当真给他传来了简讯:有一个家长,想给自己快高考了的孩子找个英语家教,临时突破一下。
英语对杨枭来说只是信手拈来,反正他现在也做不了什么体力活,索性就答应了。
 
所以,当毫无思想准备的杨枭到了对方家里,看到坐在桌边看书那个熟悉的身影时,呼吸竟停滞了一下。
“沈辣……”杨枭一只手紧紧抓着桌子,克制自己不要冲过去吓到对方。
家长一脸疑惑:“你知道我家孩子的名字?”
“啊,名字啊……”杨枭编了个借口,“蓉蓉告诉我了。”
家长点点头,没有怀疑的接着说下去:“我家孩子别的科目都很拿手,唯独英语不太擅长,所以现在就找来了你。”
杨枭点点头,没有轻举妄动——他不知道现在的沈辣认不认识他。
“那他的头发……”怎么还和游戏里一样是白发?
家长似乎犹豫了一下:“这孩子从小白化病很严重,后来治好了,却怎么也长不出黑发了。”
 
经过一番交流,杨枭终于获得了家长的信任,目送家长去上班后,去书房找沈辣。
在杨枭跨进门时,沈辣脆生生的喊了一句“老师好”,让杨枭的心情瞬间跌入低谷。
果然……不认识了吗?
很快杨枭就调整了情绪,略带腼腆的微笑着:“既然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那我们就开始上课吧。”
“要怎么做呢?”沈辣歪着头眨眼睛,熟悉的表情和动作让杨枭很想把他搂到怀里。
“我们进行一下对话练习吧。”好歹也得知道面前的沈辣的英语程度。
“那我先来吧,老师,”沈辣歪着头笑笑,然后说道:“Hello, how are you? ”
一句话却让杨枭差点没忍住情绪,他们第一次见面时,沈辣就是这么和他打招呼的。
 
暗自镇定了一下,杨枭回道:“I'm fine, what's your name? ”
他知道这对话顺序有些不对,但他有一些事情需要确认。
沈辣回答:“My name is Elf. ”
果然,沈辣也只是在试探他,看他还记不记得,沈辣并没有忘记他!
杨枭再按捺不住欣喜,拉过沈辣紧紧抱住。
沈辣也是一瞬间就反手抱住了他:“杨枭,我好想你啊。”声音里隐隐有了哭腔。
杨枭只能将怀里的人搂得更紧:“我也想你。”
 
沈辣眨眨眼,打算调皮一下:“老师,你是打算驯养我嘛?”
杨枭一笑,顺势配合他:“是啊,我的小精灵。”这样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沈辣笑了:“果然,我还是最喜欢杨枭了。”
“有一句话我之前忘记告诉你了,”杨枭拉过沈辣的手,十指相扣,“要听吗?”
沈辣歪着头,一脸不解:“这还用问吗!当然要啊!”
杨枭凑近沈辣的耳边,轻轻念出那句英文:
“I can't live without you.”
 
 
————————————————————————————————————————————————————————
 
 
The End
 
 
【最后那句是“没有你我就活不下去”(๑ºั╰╯ºั๑)】
【完结撒花~噢耶~(。・ω・。)ノ♡】
【↑纯属有病_(:_」∠)_】
【一口气更完这个,军辣那篇容我缓缓ヽ(´・д・`)ノ】
【开学啦,以后大概更新没这么勤了(๑•ี_เ•ี๑)】
【论一天三更我被榨干的程度⊙▽⊙】
【祝食用愉快(๑´ㅂ`๑)】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