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no家里来了新猫

那个,如果愿意等的话……这个人会回来的,真的。

【勉辣】迎向终焉的起始之歌

【《民调局异闻录》同人文,CP吴勉×沈辣】
【非原著设定,妖怪勉×人类辣(๑•ี_เ•ี๑)】
【超级意识流,一发完结,短小_(:_」∠)_】
【对自己的错别字绝望了,看见了就忽略吧(๑•́₃ •̀๑)】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就往下看吧╮(╯▽╰)╭】
 
 
————————————————————————————————————————————————————————
 
 
1.
 
 
你看过人间至景吗?
巫山景色很好,有溪流有森林,有山洞有草地,有你能想象到的一切山川美景。
吴勉在这山里呆了很多年,从未出去过。
倒也不是他爱景什么的,他只是,出不去。
对,他出不去,离不开这座山的范围。
 
作为一个年龄上千的大妖怪,吴勉毫不费力的渡过了天劫,连躲都不躲。
可是他太张扬了,引起了上天的注意,天理便将他困在了人间与天界交界线的巫山里。
吴勉愤怒过,咆哮过,质问上天为什么这么做。
天理回答他,你没有心。
我怎么会没有心!吴勉指着天怒吼。
然而,再无回答。
 
巫山的山神归不归过得比吴勉久一些,也更多的知道天下,与吴勉也是老相识了。
吴勉难得的表现出了沮丧:“老头,你说,到底为什么。”
归不归叹口气:“无心,会让你成为祸害天下的妖。”
怎样才算是有心呢?
这句话吴勉没问出口,因为他知道问了也得不到答案。
 
 
2.
 
 
时间一直在过去。
无心的吴勉依旧出不去巫山的范围,每天坐在山中修炼。
只是他越强大,那禁制也就越强大,但这么多年过去,他早就学会了忍受。
总有一天,他会强大到逆天而行。
他不怕等。
 
“吴勉你看!”远远的,一个小孩身形的家伙跑过来,“有人!”
吴勉皱起眉头:“任叁,你是化形的时候忘了化出脑子了吗?”人类可进不来这巫山啊。
任叁是这座山里的人参精,据说归不归遇到他的时候已经是千年人参了,所以即使看着小,真实年龄可能比归不归还大。
任叁翻个白眼,也不管吴勉愿不愿意,扯起衣袖就走。
 
小小的人形,脖颈上有一朵红莲的纹路,此外也就没什么特别的了。
吴勉觉得自己面目在抽搐:“这玩意就是……”人类?
归不归在吴勉看不到的地方白了他一眼:“这是人类的小孩子!”
小孩子似乎还没完全学会走路,步履蹒跚的扭到吴勉身边,伸出沾了污泥的双手:“抱抱!”
吴勉眼角抽动,甩手就走。
 
背后传来人类孩子的哭声,归不归在轻柔的哄着小孩子,任叁在拿着狗尾草逗小孩子玩。
过了一会儿,哭声渐歇,吴勉偷偷扭头看了一眼,蓦然发现小孩子泪汪汪的眼睛还是一瞬不瞬的盯着他。
吴勉叹口气:“给他洗干净。”
 
 
3.
 
 
“到底是怎么回事?”吴勉瞪着归不归,“别告诉我是你和任叁生的。”
“是捡的,”归不归倒是没在意吴勉的刻薄,“发现的时候他就在山泉旁边,在竹框里坐着。”
吴勉皱起了眉:“人类怎么会看的到巫山。”更别说进来了。
“那倒也不是,”归不归摇了摇头,几根稀疏的白发随着晃了晃,“也有些慧根不错的孩子是可以进来的,不过往往等他们长大了,也就看不到巫山了。”
 
吴勉看着远处玩游戏的两个小不点,这种年纪是没法自己来的吧……
联想到他出现的地方,吴勉倒也释然了。
估计就是哪家养不起孩子,就让孩子在水里漂流自生自灭什么的吧。
这么刚好就放在了巫山的边上,估计在家人眼里孩子是直接消失了吧……也多亏巫山的泉水是不下沉的。
 
“有名字吗?”吴勉看着跌跌撞撞朝着自己冲过来的小团子。
“有,”归不归大手一挥,出现了一张薄薄的被单,“这是他出现的时候身上裹着的。”
吴勉眯着眼看了看,伸手抱起了终于扑腾过来的小团子:“沈辣。”
小团子歪着头看看吴勉:“唔?”
吴勉笑了笑,抱着沈辣起身:“走吧,没人要的小东西,我带你四处转转。”
沈辣笑了:“阿勉!”
吴勉一脸狐疑:“你叫我什么?谁教你的?”
归不归在一边笑的慈祥:“自学成才。”
 
 
4.
 
 
沈辣六岁了。
其实谁都不知道沈辣来的时候多大,也就凭着记忆里模糊的时间概念,给沈辣一个差不多的年龄。
任叁之前是三四岁的模样,偶然生长过一次之后就一直维持在五六岁的样子。
现在的沈辣差不多和任叁一样大,归不归自作主张的把沈辣出现的那一天定为生日,今天就成了沈辣的六岁生日。
 
“老头儿,你是脑萎缩了吗?”吴勉眯起双眼,透出一丝丝杀气,“给我说清楚,为什么要在我衣服上画花?”还是万紫千红的!
简直蠢爆了!
归不归嘿嘿一笑:“勉小子你别急,这不是小辣子生日嘛,花哨一点他开心啊。”
吴勉一愣,那个孩子啊……
“沈辣。”吴勉低低的念了一句,手扶上胸膛偏左的地方。
 
吴勉就真的穿着他认为蠢爆了的衣服去见沈辣了。
沈辣看到吴勉的时候,笑的特别开心。
吴勉的脸黑的跟锅底一样,他给归不归密语传音:“回头我就卸了你。”
归不归一身冷汗,赶忙去问沈辣:“小辣子,你笑什么呀?”
“今天阿勉好漂亮!”沈辣抱着吴勉的腿,“我最喜欢阿勉了!”
看着吴勉脸色稍缓,归不归给任叁使个眼色,任叁点点头:“你喜欢今天的吴勉,还是以往的吴勉?”
沈辣一脸被难住的表情,似乎连脖颈上的红莲都暗淡了些;半晌,泪汪汪的抬头:“选不出来!都喜欢!”
吴勉明显的一脸心情颇好的表情,弯腰抱起沈辣,挥挥手消失在原地。
 
 
5.
 
 
“沈辣!”任叁欢快的从一块岩石上蹦下来,跳到沈辣背上,“去玩吧!”
彼时沈辣已经是少年身形,他后撤一步站好,稳稳的接住任叁:“去哪里玩?”
“后山好不好?”任叁扯扯沈辣的头发,“你背我!”
沈辣点点头:“我本来就背着你呐!”
“沈辣会有一天忽然看不到我们吗?”任叁敲敲沈辣的脑袋。
沈辣摇头道:“我想,是我的话,大概不存在那样的问题……哎呀!!”
 
吴勉在远处的凉亭里坐着,喝着新茶看着沈辣,嘴角泛起一丝微笑。
对面的归不归只顾盯着面前的棋盘:“这一步……怎么走啊……”半晌才艰难的落下一子。
吴勉笑了一声,看都不看棋盘,随手捏了一个棋子扔出去:“将军。”然后便放下了茶杯,起身走出凉亭。
“你去哪?”归不归疑惑的问他,“虽然这盘我输了,但约好的还有一盘啊。”
吴勉摆摆手:“等你的本体长出脑子再说吧。”
你归爷爷我可是山神啊!山之心是一块石头你不知道啊!石头怎么长脑子啊!
只是归不归也就在心里喊了喊就是了。
 
吴勉为什么离开了呢?
“傻小子,我没教过你怎么落地缓冲吗?”吴勉一脸不悦的冷哼一声,“你倒好,竟然会扭了脚,学的东西都喂给任叁吃了吗?”
沈辣有些怯怯的低下头:“阿勉……”
吴勉蹲在沈辣面前,背对着他:“上来,我背你。”
沈辣:“……啊?”
任叁在一边翻白眼:吴勉你不装逼能死吗?
 
 
6.
 
 
“任叁总是这么小小的一点,”沈辣举起任叁,“来,举高高。”
任叁一下炸毛了:“你才是小孩子!别真拿我当小孩子啊!”
沈辣沉默一下:“……的确呢。”
不知道沈辣为什么突然沉默,任叁有些不安的扯了扯归不归的衣袖:“老不死的,他怎么了?”
归不归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沈辣身边的空气开始波动,一袭白衣的身影慢慢出现。
“阿勉!”沈辣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你回来啦!”
其实在座的除了沈辣和任叁,都出不去这座山,根本谈不上出去,也就说不上回来。
“怎么,你是离了主人的狗吗?”吴勉又开始毒舌。
归不归和任叁一起翻白眼:问一句想不想我就这么难吗?
 
夜晚,沈辣在床榻上翻来覆去,睡得很不踏实。
有人拍拍他的脸:“睡不着就别装死了。”
沈辣张开眼睛:“阿勉。”
吴勉摸摸沈辣的头:“在想什么?”
“阿勉,”沈辣看着吴勉,“你说,我能这样和你们在一起,到多久?”
吴勉蓦然想起来,归不归说过,某些孩子小时候可以看到巫山,长大了就看不到了,也就进不来了……
沈辣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站在一旁只能看到沈辣脖子上的红莲,吴勉觉得这纹路此刻异常的刺眼,便伸手把他拉进怀里。
“别多想。”
“好。”
 
 
7.
 
 
仿佛一夕之间,什么都变了。
沈辣脖颈上的红莲纹路忽然开始扩大,随之而来的是沈辣毫无理由的昏迷。
众人急坏了,用尽各种办法,归不归甚至揪下了任叁本体的一根须子煮汤给沈辣,却仍旧没有效果。
到底是怎么了呢?
 
“沈辣,你醒醒。”任叁推了推沈辣,声音里带着显而易见的哭腔。
归不归也是摇头叹息:“怎么就……”快不行了呢?不过到底也没有把后半句说出来。
吴勉皱着眉头不说话,嘴角抿成凌厉的弧度。
他们三个都不是人类,因此都看得到,沈辣肩头的生命灯几乎不算是燃着……眼看着是没几天好活了。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沈辣身体还在,也碰触的到,但似乎……透明了些。
任叁的参汤可谓救命神药,可眼下沈辣喝了也毫无起色,显然已经不是病症的范围了。
 
任叁出了山去找救命的方法,归不归也在山里寻找有些道行的妖怪。
吴勉守在沈辣身边,虽然没什么表情,但颤抖的手泄露了他心中的紧张。
感觉到衣角被扯了一下,吴勉一愣:“你醒了?”那就只是……
“呐,阿勉,”沈辣的声音传过来,“陪我出去转转,好不好?”
刻薄的话差点又蹦出来,被吴勉强行改成一个字:“好。”
只是俗话说的回光返照而已。
 
 
8.
 
 
月色如水,心冷如冰。
沈辣坐在树枝上,背靠着吴勉:“虽然阿勉总是骂我傻,叫我傻小子,可其实很多事情我都很清楚。”
吴勉从背后抱着沈辣:“傻小子。”他当然知道沈辣不傻,有慧根的孩子基本上可以被称为神童的。
“其实,我知道我为什么会被扔掉,”沈辣捏着吴勉的手指玩,“你听过神之花吗?”
吴勉点点头,在他还未成为大妖怪、游历人间的时候听说过,但也仅限于名字,具体是什么并不知道。
沈辣指了指自己的脖子:“这个,就是神之花。”
 
任叁变作成人的样子,一路找到离巫山最近的医馆。
听了任叁的描述,老医者睁大了眼睛:“你说的是神之花吧?”
几乎没下过几次山的任叁完全不懂:“神之花是什么?我朋友是生病吗?”
“神之花,绝症,绝症啊!”老医者不住地摇头叹息。
 
妖怪摇摇头:“那样的绝症,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的。”
“神之花最后到底会怎么样呢?”归不归拉着这只妖怪,“你去人间次数多,你一定知道。”
“他会变透明,最后会变成一块冰一样的玩意,”妖怪再次摇摇头,“没有知觉,不会说话,但也不会消失。”
 
 
9.
 
 
“那么,这样瞒着你们的我,阿勉会生气吗?”沈辣有些昏昏欲睡的样子。
“我会,我当然会生气。”吴勉紧紧搂着沈辣,不让他倒下去,“所以你要活着,承受我的怒火。”
“果然,这才是阿勉呐……”沈辣朦胧的笑了笑——他几乎做不出表情了。
吴勉感觉到了异常,伸手摸了一下沈辣的脸,几乎咬碎了牙。
 
“我困了好想睡……”沈辣的声音越来越低,低到几乎听不见。
吴勉心中苦涩:“不许睡。”
沈辣还在口齿不清的念叨着什么:“对……不起,我……再……”
吴勉感觉到怀里的人越来越冷、越来越冷——
“沈辣?”吴勉轻轻叫了一声,却没有回应。
 
看着怀里几乎透明的少年,吴勉终于认清,沈辣是真的再也回不来了。
吴勉有些茫然,自从成为大妖怪之后,很久都没有这么无力过了。
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呢?
吴勉想起来了,是他想下山的时候。
这么想着,他信步走到山下,一步一步,走了很久。
然后毫无阻碍的离开了。
 
我有心了?
吴勉喃喃自语,又重复了一遍,我有心了?
 
 
终.
 
 
很多年之后,吴勉做了一个梦。
真的是很多年后,久到吴勉都快记不清沈辣的脸了。
梦里,沈辣长成了成人的样子,脖颈上也没有那该死的神之花。
只是脸依旧看不清楚,吴勉皱着眉想靠近,就听到沈辣问他:“你回来啦?”
吴勉下意识的回答他:“嗯,我回来了。”不过他觉得,这句话还是应该是由他来说比较合适。
 
然后场景变换,中年的沈辣拉着年轻依旧吴勉走在街上,似乎是在买东西。
摊主招呼沈辣:“沈叔,带着儿子买东西来了?”
沈辣挠着头笑了笑,没有解释。
 
然后是老年的沈辣,老的快要走不动路了,面貌还是个小孩子的任叁扶着他,仍旧当年模样的吴勉跟在后面。
一个摊主笑着看着他们:“老沈头,带着孙子们来转了?小孙子可真孝顺啊!”
沈辣一笑,仍旧没说什么。
 
吴勉从梦中惊醒,他不敢想象接下来的梦境会是什么样子。
他想起很久之前,沈辣指着两棵树对吴勉道:“你看,这个山头的一棵树爱上了那个山头的那一棵。”
吴勉皱着眉问他:“然后呢?”
沈辣摇摇头:“没有然后了,原本就是没有可能的事,所以一开始就是结束。”
吴勉倒是不认同:“好好修炼的话,两个草木之妖也是可以见面的。”
“可对人类来说,这是无法逾越的距离。”沈辣正色道。
吴勉当时觉得这个话题很蠢,就没有接下去。
 
现在吴勉终于懂了沈辣话里的意思,他笑了,沈辣的确是聪明的。
他也终于承认,他和沈辣,无论如何都不会有更好的结局了。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