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no家里来了新猫

那个,如果愿意等的话……这个人会回来的,真的。

【枭辣】五日路人⑴

【本文是《民调局异闻录》的同人文,CP杨枭×沈辣】
【非原著设定,架空(๑ºั╰╯ºั๑)】
【人类枭×机器辣,用了个老梗,别打我(๑´ㅂ`๑)】
【看开头猜出结局系列,而且是BE,BE,BEヽ(´・д・`)ノ】
【如题目一般,五日,因此一共只有五章(๑•ี_เ•ี๑)】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就往下看吧╮(╯▽╰)╭】
 
 
————————————————————————————————————————————————————————
 
 
第一日  此间无心离人魂
 
 
沙发上扔着扯破了的抱枕,地上全是碎玻璃,屋里一片狼藉。
杨枭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发狂的女人:“你想怎么样?”
“杨枭!你根本就是个没有心的人!你就是个混蛋!”徐蓉蓉一个杯子砸过去,却被杨枭轻松接住了,于是不甘心的跺跺脚,咣的一下甩上门跑了出去。
临出门还不忘留下一句:“我恨你!”
这女人这两年闹的越来越频繁了,杨枭揉揉额头,叹口气,明明当年是活泼开朗又善解人意的好性子啊。
但说真的,他心里并不非常在意。
坐在沙发上沉思了一会儿,杨枭决定还是先出去散散心。
靠垫扯破了,去买个新的吧。
 
在超市里胡乱转着,杨枭心里默默地反思。
杨枭自认为对徐蓉蓉很好,他会一大早骑自行车送喜欢浪漫的蓉蓉去上班,他会开车穿过半个城市去买蓉蓉喜欢的那一家面包,他会在每天睡觉前给蓉蓉热一杯牛奶。
为什么她还是会生气呢?
我对她的爱还不够吗?
 
 
刚一出超市的门,有个粗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先生!来抽奖吧!”
杨枭一扭头就被一张大脸吓了一跳:“什么抽奖?”
“今天的活动啊,”大脸的主人笑眯眯的看着杨枭,“不是我说,有可能会获得昂贵家用清洁机器人——的五天免费试用权!”
“谁都能抽奖吗?”虽然对面的人笑眯眯,但杨枭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人一肚子坏水。
“一肚子坏水”的胖子端出来一个抽奖常用的盒子:“是啊,来选一个吧!”
杨枭也不太在意,就随手一抽:“这个红色的纸片是什么意思?”
“中奖了!中了二等奖!”胖子惊呼,赶忙招呼旁边的人:“大军,快去开车,帮这位先生把礼品送到家!”
 
太过好运不免让人生疑,但刚经历过吵架的杨枭懒得思考这些,反正他也没什么好让人图谋的。
“就是这里,”杨枭指着眼前的居民楼,“送到楼底下就行了。”
被称作大军的壮汉连忙摆手:“那可不行,这东西可不轻,摔着就不好了。”说着就将一人高的箱子背起,朝杨枭指的方向走去。
杨枭有点无奈,这人怎么比我还担心我的奖品?
 
站在杨枭家门口,大军放下了箱子,活动了一下一身腱子肉:“成了,那杨先生,我走了。”
杨枭点点头——要是这两米多高的汉子再想跟着他进家门,那他就着实该思考一下这人是不是图谋什么了。
“还真挺沉……”杨枭一边腹诽这个箱子跟个棺材一样,一边费力的把箱子拖进家门去。
一打开箱子杨枭下巴就掉了:“这这这这是机器人?”
面前的人五官端正,头发是有些许反光的一种特殊的白色,穿着简单的白衬衫牛仔裤,沉静的表情像是刚刚睡着。
在杨枭的认知里,最先进的人形机器人,也不过就是春晚上统一跳舞的款型。
……我怎么不知道这个世界什么时候科技发达成这样了?
 
杨枭有种被耍了的感觉,便默默地拿起说明书看看怎么启动。
“脖颈后面可以掀开,里面有按钮?好恐怖的感觉。”杨枭随手翻了一下薄薄的一页纸——上面只有这么一句话。
摸了摸机器人的后颈,杨枭像说明书说的那样按下了按钮。
看着机器人徐徐睁开眼睛,杨枭心里升起一种怪异的熟悉感。
好像,很久之前,有个穿着白衬衫牛仔裤的人……
“杨枭,我……你……吗?”
 
机器人动了起来,杨枭迅速回神,心里还有点紧张。
机器人看着他,眨眨眼睛。
杨枭脑子里闪过一系列诸如“你好,我是XXX号机器人”、“很高兴为您服务”之类的对话。
没想到机器人歪了歪头,第一句话是:“你为什么不开心?”
熟悉的语气和句子让杨枭一身冷汗,强行无视了这句话,换了个话题:“你叫什么?”
机器人愣了一下:“……我没有名字,请主人给我取名。”
“沈辣,你叫沈辣。”杨枭下意识的回答,想了想又补充一句,“别叫主人,叫我杨枭。”
“好的,”沈辣的眼里闪过绿色的数据纹路,“主人称呼:杨枭;本机称呼:沈辣,录入完毕。”
杨枭看着沈辣发呆,闭着眼睛时没发觉,睁开眼睛后好像很像谁……
于是杨枭闭上双眼,把自己深深陷在柔软的沙发里。
到底……像谁呢?
为什么自己会毫不犹豫的给他起名沈辣呢?
 
再睁开眼睛时,沈辣已经把屋里收拾干净了。
杨枭左右看了看:“碎玻璃呢?”
“扔掉了,”沈辣一脸迷茫的看着杨枭,“那种危险物品您还需要吗?”
“……不需要。”他只是随口问问。
“那,您饿了吗?”沈辣露出笑容,“我有做饭的程序。”
杨枭点了点头,又补充道:“别老是您您您的,说你就行了。”
沈辣应了一声就去了厨房。
晚餐杨枭吃的很开心,因为都是他爱吃的菜。
沈辣不需要进食,就笑眯眯的给杨枭加菜,还给杨枭倒了他最喜欢的饮料,熟悉的就好像每天都有那么一回事似的。
真是……奇怪的熟稔程度。
 
 
晚饭过后是杨枭每天额定的散步时间,这是他从小养成的习惯。
看着沈辣正在擦干洗好的碗筷,杨枭漫不经心的说道:“要和我一起出去吗?”
“好的。”沈辣收拾好最后一个盘子,擦了擦手。
杨枭有些奇怪:“不问我去干什么?”
“散步嘛……无非就是这样了,”沈辣歪着头想了想,然后一脸认真的开了个玩笑,“难不成是要去跳广场舞?”
杨枭脸一黑,坚定的摇头。
 
走在偏僻的小路上,沈辣不住地东张西望。
“早知道你这么好奇,就应该走大路了。”杨枭熟稔的弹了一下烟灰,明亮的光点落到地上很快就暗淡了。
沈辣犹豫了一下:“并不是,我只是……”
“只是很久没来了?”说完这话杨枭自己笑了,沈辣只是一个才出厂的机器人,何来的来没来过这一说?
沈辣不置可否。
 
两人又漫步了一会儿,沈辣忽然指着不远处的某个地方的一群人:“杨枭,那个……”
杨枭看了一眼,似乎……干什么呢这是?
昏黄的灯光下,一群大妈拿着红色的绸扇,在一片寂静中,面带笑容翩翩起舞;虽然能看到她们都带了蓝牙耳机,但是这场景真是……
“感觉好可怕啊。”话虽这么说,沈辣倒是笑了出来。
杨枭立刻吐槽他:“你一个机器人为什么会感觉可怕啊?”
“说的也是。”沈辣挠挠头。
看着沈辣的笑容,杨枭总觉得,他本来应该过这样的生活。
而他之前似乎是搞错了什么,才走上了不一样的路。
 
……我是不是忘了什么?杨枭有点疑惑,不然怎么解释这些奇怪的熟悉感?
沈辣在前面招手叫他:“快走呀,杨枭。”
看着回眸的沈辣,杨枭再次怔在原地。
白色衣衫的人走在前面,回过头招手叫他,这场景……真的很熟悉。
不过很快,他回过神来,换上朋友般开玩笑的轻佻口吻:“哎呀,你身为机器人,还敢给主人下命令?”
沈辣立刻一个九十度鞠躬:“请杨枭主人向前挪动您尊贵的小碎步。”
杨枭:“……谁是小碎步!”说完信步追上去,嘴角不知不觉挂上了很久都没有出现过的笑容。
虽然对于自己遗忘了什么却无能为力这一点还是心有不甘,但既然过去了过去吧。
现在这样,就挺好。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