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no家里来了新猫

那个,如果愿意等的话……这个人会回来的,真的。

【枭辣】五日路人⑵

第二日  旧梦识人君莫忘
 
 
————————————————————————————————————————————————————————
 
 
“【——】,你回来。”彼时的杨枭还是少年身形,天朝特产的宽大校服系在腰上,此刻他语气虽然没什么波澜,但动作颇为欢脱的扑到一个穿着白衬衫的人背上。
“杨枭?”那人似乎很惊讶,“这么早就跑来找我,你作业完成了吗?”
“完成了,”杨枭点点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说了要叫我【——】哥哥,”那人温和的笑笑,“我也是刚刚回来,要吃七辻屋的面包吗?”
杨枭摇摇头:“你知道我不爱吃甜食。”
 
“不好意思啊,这次离开家比较久,”那人伸手摸摸杨枭的头,“你家现在是……什么状况?”
“和预期的一样,”杨枭倒也不躲,任那人拨乱他的头发,“父母离婚了,而且都不肯带我。”
“叔叔阿姨也真是……”那人皱起了眉,“不过啊,只要是杨枭,一定没问题的!”
杨枭挑挑眉:“……明明只比我大几岁,怎么说话跟个老头似的?”
“因为杨枭就是没问题啊,”那人笑了笑,阳光而温暖,“而且,你还有我呢。”
杨枭点点头:“好。”脸上终于漾起微笑,不再是面无表情。
 
“你的黑眼圈好像又重了,”杨枭指了指那人的眼睛下面,“怎么回事?”
“也没什么,就是学校那点事嘛,你知道的,”那人挠挠头:“你快高考了,我也快毕业了,论文啊答辩啊什么的,有些累。”
杨枭双手叉腰,摆出标准的老妈动作:“我让你每天睡前喝一杯牛奶你听话了没有?”
“啊,这个啊……”那人有些心虚的低下头,“大部分时候我都有在坚持……”
杨枭眯起眼睛:“大部分时候?”
那人摆出一副求饶的姿势:“我错了!请别打我的脸。”
“我打你干什么?”杨枭翻个白眼,“我只是在想,果然你离了我就不行。”
那人哼了一声,脸上似乎是在笑。
 
“哎,对了,”那人站起身,把杨枭拉到身边比划了一下:“你是不是和我一样高了?”
杨枭点点头:“我现在一米七八了。”
“高中生就是好,身高还在长啊,”那人有些沮丧的低下头,“那你将来岂不是要比我还高了?”
杨枭嘴角扬起坏坏的笑,声音颇为愉悦:“那你也长啊~”
“你明知道我已经不长啦!”那人看似凶狠的皱了皱鼻子,随后又唉声叹气,“算啦,自家弟弟能长高也挺好的。”
“谁是你弟弟?”杨枭双手环胸,挑着眉看着对面的人。
那人对着自己和杨枭所站的地方比划了一个大圈:“家人的话,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呀。”
这个建议似乎不错,于是杨枭点了点头:“好,可以。”
那人的声音却忽然缥缈起来,一下子也听不出悲喜:“是吗,你答应啊……真是太好了……”
 
 
————————————————————————————————————————————————————————
 
 
杨枭猛的从床上坐起来,单手撑着额头,大口喘气。
背部被冷汗湿透了,杨枭脱了上衣,随手扔出去。
“……做梦吗?”杨枭仔细的回忆梦里的情景,高中时的自己,那个无比熟悉却怎么也叫不出名字的人,梦中无论如何也看不清他的脸。
“杨枭,怎么了?”有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做噩梦了?”
杨枭看着推门进来的人,愣了一下才叫出他的名字:“……沈辣。”
“是我,”沈辣摸了摸杨枭的额头,“温度没有异常,看来是没有生病,就是有点轻微的脱水,来喝杯水吧。”
杨枭这次是真的愣了半天:“……你是从哪里端出来一杯水的?”
 
喝过水,杨枭觉得踏实了一点。
“你怎么来了?”杨枭觉得沈辣出现的似乎有点太及时了。
沈辣捡起杨枭扔出去沾满汗的上衣,慢悠悠的说道:“我一直在门外站着。”
“你……”杨枭想说你何必呢。
沈辣耸耸肩膀:“我又不需要睡眠。”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看着好有道理的沈辣出去了,无言以对的杨枭躺下去,盯着天花板发呆。
 
洗衣房隐隐约约传来响动,估计是沈辣在洗衣服,但声音很小,完全不会影响他睡眠。
别想了,睡吧,一切都会好的,杨枭这么催眠自己。
睡意聊浓,杨枭忽然感觉到床边有人。
要按平时以他的警觉性,他一定会立刻彻底清醒,但他现在很困,困的几乎睁不开眼。
他闻到了淡淡的洗衣粉味道,同时感觉到有一只手在他的头发上摸了摸,但并不讨厌。
似乎有人在他耳边说话,但他听不清楚,只是模模糊糊的听到“对……”、“我……”、“见……”
之后杨枭陷入了深眠,一夜无梦。
 
 
“杨枭,我出去买菜,”沈辣换上一双杨枭给他准备的运动鞋,摘下了围裙,“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杨枭认真的想了想:“茄子吧,还有番茄。”
沈辣点点头,拿起钥匙和钱包就推门出去了。
看着沈辣出门了,杨枭觉得自己得好好思考一下现在的家庭关系了。
他和徐蓉蓉……
 
那时的杨枭是一个刚上大一的新生。
某一天,正在熟悉校园环境的杨枭在林荫道上散步,一旁忽然跳出来了正在做兼的徐蓉蓉。
徐蓉蓉递了一张传单到杨枭手上:“同学你好,请看一下。”顿了顿又说道,“同学,你不开心吗?”
杨枭皱起眉头:“我并没有……”
他忽然觉得,面前这个姑娘刚这句话,好像有点耳熟啊……
“还说没有,你看你,眉毛都快要拧到一起了,”徐蓉蓉露出一个开朗的笑容,转身把一摞传单交到身后同伴的手里,毫不忌讳的抓起杨枭的手,“我们去喝点东西聊聊吧。”
杨枭:“……你为什么拉着我?”而且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么??
徐蓉蓉立刻松手:“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之后,这个自信又自来熟的姑娘就开始追杨枭,也的确没花多久就追上了。
那个时候的杨枭心里很空,他失去了一个重要的人,正需要有人来填补心灵的空缺。
……尽管他也根本想不起来那人到底是谁。
那时的徐蓉蓉阳光而开朗,这些熟悉的特质让他愿意和这个女孩亲近一些。
几年后,杨枭毕业了,在徐蓉蓉的坚持不懈之下,两人结婚了。
尽管杨枭心里并不觉得自己爱这个女孩,可如果一定要和谁在一起的话,还是熟悉的人好些。
而且,不只是那一句熟悉的开场白,她的性格似乎和某个人很像。
某个人……
 
“杨枭?”一只指尖纤白的手在眼前挥来挥去,“想什么呢?”
“沈辣?”杨枭甩甩头让自己回神,“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快?”沈辣挑挑眉,插着腰看着他,“已经快一个小时了。”
杨枭揉揉眉心:“我就是有点累。”
“这样啊,”沈辣歪着头看着他,“那你去休息吧,我去做饭。”
杨枭点点头,看着沈辣拿起围裙穿上,双手在背后熟练的打结,又抓起刚买回来的新鲜蔬菜,拿到水龙头下快速又不失仔细的冲洗。
所谓的家……吗?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