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no家里来了新猫

那个,如果愿意等的话……这个人会回来的,真的。

【枭辣】五日路人⑶

第三日  思绪写意枉回首
 
 
————————————————————————————————————————————————————————
 
 
第一次见面时,那人是舅舅林火带来的家庭教师。
“你好呀,”那人微微弯腰,“你为什么不开心呢?”
那时的杨枭比那人略低一点,仰着头看人让他觉得很不舒服:“你是谁?”
“我就是你新的家教呀,我叫【——】。”那人也没介意杨枭的不礼貌,笑眯眯的回答他。
“我成绩很差么?还要补课?”杨枭皱着眉瞪着林火。
林火早有准备,拉出杨枭的成绩单:“其他科目都是优秀,但语文总是在及格线徘徊——你说要不要补?”
“那也没挂科过。”杨枭继续瞪。
林火不为所动:“你必须全优秀才行。”
“……好吧。”愤愤的杨枭找不出话来反驳,于是转向那人,“什么时候开始上课?我现在有事,今天不行。”
那人温和的笑了笑:“我就住在你隔壁,随时都可以。”
对着那张温和的笑脸,杨枭一下没了气焰:“……明天什么时候?”
“明天上午九点,我来找你好不好?”那人摸了摸杨枭的头。
杨枭没说话,只是点点头。
 
那人离去时,杨枭听见了门外林火的声音:“【——】先生,我看杨枭这孩子挺喜欢你的,以后他就交给你了。”
“他喜欢我吗?”那人的声音充满惊讶。
林火回答他:“哎,这孩子,从来都不让我和他爸妈碰他的头的,你刚才摸他的头他可是一点抵抗都没有。”
 
 
“杨枭,这次语文成绩不错嘛。”那人单手撑着头,笑眯眯的看着杨枭。
“只不过是上了100罢了,满分是150呢。”只不过是被那人夸了而已,他没有在开心,他绝对没有很开心!
“嘛,不要这么说嘛,”那人坐直看着杨枭,“怎么说也是进步,要不要出去玩一次?”
杨枭由衷的翻个白眼:“当我是小孩子吗?”
“我说真的!”那人不怎么用力的拍了拍桌子,“我们去海边怎么样?”
杨枭并不想浪费时间,但也不想拒绝那人的请求:“那等我高考完怎么样?”
那人点点头:“好啊,那我们骑自行车去海边吧,怎么样?”
“骑自行车?”杨枭再次翻白眼,“离麒麟市最近的海也远得很,你确定骑自行车?”
那人一脸坚定:“骑自行车浪漫啊!”
“真是的,”杨枭第三次翻白眼,“两个大男人玩什么浪漫啊……”
 
 
————————————————————————————————————————————————————————
 
 
再一次从梦中醒来,这次杨枭很冷静,没有满头大汗。
其实吧,与其说是他自己醒来,不如说是有东西吵醒了他。
“……谁这个点打电话?”杨枭皱着眉拿过手机,赫然发现来电显示的是徐蓉蓉。
“喂?”这个点打电话,该不会有什么事吧?
电波那头徐蓉蓉的声音充满了疲惫:“杨枭,我们谈谈吧。”
“谈?谈什么?”杨枭烦躁起来,他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我对你哪里不好吗?”
“哪里不好?你还敢跟我说哪里不好?!”没想到这一句竟然让徐蓉蓉爆发了:“我从来都不喜欢坐自行车,也不需要你送我上班!我也不喜欢纯牛奶的味道,但是你每天都强迫我喝一整杯!我更不喜欢吃甜食,你却总是买很多还说是我喜欢!”
杨枭捏着电话哑口无言:难道我以前……都做错了?
 
“你爱的从来都不是我,”徐蓉蓉的声音里还带着哭腔,“我知道,你一直在透过我看另一个人。”
……另一个人?谁?
听到这句话杨枭就迷茫了,也没有再听徐蓉蓉说什么,顺手挂了电话。
我爱的是谁呢?
手机响起提示音,是徐蓉蓉传来的短信:“我们离婚!”
杨枭揉了揉太阳穴,牛头不对马嘴的回信:“你觉得我爱的是谁?”
意料之中,徐蓉蓉没有回复。
杨枭想起一个模糊的影子,拿着一个起酥面包,问他吃不吃。
……不是徐蓉蓉?那会是谁?
该是谁?
 
 
给手机充上电,顺便看了一眼时间,发现时间竟然已经是早上六点,天已经快亮了。
杨枭觉得,左右困意已然消退,就干脆去客厅坐一会儿,顺便思考人生。
无聊的看着凌晨档的节目,电视里的鬼魂一个特写加音效蹦出来吓人,杨枭面无表情的看着。
还真是吵啊……
等下……沈辣呢?这么大动静他早就该听到并且赶过来了吧?
 
在自己并不算大的家里转了一圈也没发现沈辣的踪影,杨枭不由得疑惑:不是五天的试用期吗?难不成是他自己跑了?
……不,不会的。
杨枭坚信沈辣不会扔着他不管,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但他就是坚信着。
“……沈辣?”杨枭试着叫了一声,“你在哪?”
不过叫完杨枭自己也愣了,他想起来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当初,自己为什么不给他起名杨辣张辣李辣,而是要给他起名叫沈辣?
 
不过这个问题很快被他甩到脑后,因为他发现自己在紧张。
在紧张些什么还不清楚,但杨枭已经很久都没有过情绪波动了,现在这样让他自己都惊讶不已。
没由来的心慌让杨枭坐立不安,他站起身四处走动,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可是做不到,他好像丢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就像当年的……
当年的那个人……
 
 
忽然传来钥匙和门锁碰撞的声音,杨枭几乎是不受控制的冲过去。
“杨枭?”沈辣提着几袋子蔬菜进来了,“这个点你不睡觉站在这里干嘛?”
一瞬间心里所有的不安都消失了,杨枭眨眨眼睛:“我……被一个电话吵醒就睡不着了,干脆就起床了。”
“是吗?”沈辣狐疑的看了一眼杨枭大短袖加大短裤的装扮,“那你怎么不换衣服?还穿着睡衣不怕着凉吗?现在可是深秋了!”
杨枭觉得自己现在的定位好像有点蠢,就毫不掩饰的转移话题:“你出去干嘛了?”
“买菜啊,早上的蔬菜新鲜,”沈辣掂了掂手里的几个袋子,“不然你以为我现场种出来的啊?”
杨枭:“……”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早餐过后,沈辣收拾着桌子,杨枭坐在一边喝着茶。
“沈辣,”杨枭忽然喊了他一声,“我和我老婆大概是要离婚了。”
“……哦。”沈辣闷闷的回应一声。
杨枭有点奇怪:“你就不劝劝我?”
“在那之前,”沈辣转过身来,扔了手里的抹布,“你是不是应该早点告诉我你有个老婆?”
“我没跟你说过吗?”
“没啊!”
 
“真是麻烦……”杨枭有些烦躁的揉了揉额头,难道徐蓉蓉在他心里就真的如此的不重要?
“算了算了,”沈辣叹口气,“说吧,为什么要离婚?”
“她说我不爱她,说我总是透过她看另一个人。”杨枭也没打算隐瞒,把心中的烦躁一五一十的说出来了,“我按照她的习惯宠她,护她,她却说她一个也不喜欢。”
沈辣伸手摸了摸杨枭的头发:“别的我不管,我就问你一件事——你难过吗?”
杨枭没躲沈辣的手,就着被摸头的姿势皱着眉思考起来:“好像……并没有。”只是有点疑惑。
“你不会后悔就好。”沈辣有些恋恋不舍的拨了拨杨枭的头发,想了想,干脆又使劲揉了两下才放开。
“嗯。”杨枭点点头。
就这样吧。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