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no家里来了新猫

那个,如果愿意等的话……这个人会回来的,真的。

【枭辣】五日路人⑷

第四日  故人归来情依旧
  
离婚的事宜确定下来以后,杨枭的日常很闲,很闲很闲。
“我去超市,你要去吗?”杨枭转着手上的钥匙圈。
沈辣正在调试着洗衣机,头也不抬的回答他:“衣服还没洗完,你去吧,我在家等你。”
虽然没能叫上沈辣一起去,但沈辣那句“在家等你”深得他心,心情颇好的杨枭吹了一声口哨,愉快的出门了。
杨枭要去超市干什么呢?
他觉得他已经有些离不开沈辣了,所以杨枭要找到上次那个胖子,然后问到制作出沈辣的地方,买下他,永远。
然而……
 
“沈辣,你知道你是哪里出厂的吗?”杨枭撑起下巴问道。
沈辣动作顿了一下,继而无辜道:“我不知道,我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你。”
杨枭点点头,皱起的眉表示出他此刻心里有多烦躁。
他去了超市,找到那块抽奖的活动场地,那里却没有任何抽奖台抽奖机,只有斗舞的广场舞大妈和公园舞大叔。
于是他问了超市里的工作人员,得到的答复却是,他们从来就没有搞过类似的抽奖活动。
杨枭自然不会就这么放弃,又找到有关部门调出监控录像,却发现那片场地刚好在监控死角。
真是……
 
“距离试用期结束没多长时间了,你……”杨枭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来了,“你可以不走吗?”双手搭着杨枭的肩,
沈辣倒是笑了:“怎么,爱上我了?”
“爱?”杨枭挑挑眉,“我好像没有那种能力啊。”
沈辣耸耸肩,小小声的嘟囔一句:“一点都没变。”
“你刚才说什么?”杨枭疑惑的看向沈辣。
沈辣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是说,即使试用期五天结束,我也不会跟他们离开的。”
“是吗,那太好了。”杨枭如释重负的笑了。
“你现在这样的笑,似乎和平时腼腆的笑不太一样啊。”沈辣捏着杨枭的下巴,上下仔细打量。
杨枭倒是没察觉出来什么不一样:“啊?不一样吗?”
“嗯,”沈辣点点头,“现在的更真心一些。”
 
 
————————————————————————————————————————————————————————
 
 
那是高考前几天的事。
杨枭依稀记得,那次好像是两人一起出门,却遇到了一个劫匪。
“杨枭!小心!”眼看着面前的刀冲着杨枭挥过来,那人没有丝毫犹豫的抬起左臂挡住。
杨枭死死的盯着那人的手臂,肘关节处有一块深深地伤痕:“你不会躲开吗!?”
此时有路过的群众报了警,那该死的劫匪闻风而逃,两人才算是逃过一劫。
 
回到家,那人拿出药箱要给自己上药,杨枭拦下他,伸手接过他手里的东西。
“为什么替我挡?”给那人的伤口涂着双氧水,杨枭的表情没了往日的腼腆笑容,只有沈辣看不懂的纠结。
良久,那人闷闷的回答:“……我不想让你受伤。”
“为什么不想我受伤?”杨枭一反常态,不依不饶的追问。
那人一愣:“为什么?你问为什么的话……我是你的哥哥,也是你的老师,自然要保护你。”
“不对,你说谎,”杨枭手里的棉签重重的按了一下,“不是这样的。”
“……非得要知道?”那人的表情有些扭曲,也不知道是纠结还是痛的。
杨枭倒是异常坚定:“嗯。”
 
那人忽然靠近杨枭,表情可以称得上是痛苦:“我喜欢你,我爱你,你满意吗?”
“我早就知道了。”杨枭别过脸,看着窗外,“但我拒绝。”
那人微微一笑,却带着说不出的伤感:“所以,你让我一定要说出来,就是为了让我死心?”
“嗯,”杨枭点点头,“我没有爱上谁那种能力,是你的话,早点说清楚比较好。”
“是么……”那人靠在窗边,闭上眼不再说话。
 
半晌,那人忽然恢复了阳光的笑容,语气也像从前一般:“真可惜啊,本来是打算等你高考之后跟你说的。”
“……我想在考试之前放下这个包袱,”杨枭低下头,“对不起。”
其实杨枭是觉得自己有些离不开那人了,可是他真的不觉得自己会爱上那人,也并不想伤害那人,因此才在这个时候说清楚。
“你没有错啦,这样说清楚也好,”那人挥挥手,“我本来想,等你高考结束,带你去海边玩,到时候再告诉你。”
杨枭犹豫了一下:“……也可以一起去玩的。”
那人点点头:“那就说定了哦。”
 
 
————————————————————————————————————————————————————————
 
 
再一次从这样的梦境中醒来,杨枭想起了一切。
那人,那人就叫沈辣,那人跟他表白了,说爱他;他们还约好,杨枭高考结束后,要一起去海边玩。
可是从那天之后,那人就消失了。
杨枭考完所有科目的那天下起了大雨,考试结束后就直接去了沈辣家门口,然后,在雨地里站了整整一夜。
第二天,他发起了高烧,并且连续烧了之后的很多天。
病好之后,有关于沈辣的一切记忆,就被他自己封存了。
 
将机器人带回家,杨枭确定自己在打开箱子的那一刻,是想到了多年之前的沈辣,才给机器人取了一样的名字。
更何况他们眉眼那么相似,还都穿着白衬衫牛仔裤,总是清爽的像蓝天白云一样。
不过杨枭不会那么玄幻,认为真的是故人回来找自己了。
且不说现在的沈辣是白发或者十年没有老什么的,光是启动机器人时按开关的那一下,和眼中时不时闪过去的绿色数据,就让杨枭确定现在的沈辣绝对不是当年的那个人类了。
不过这个想法也仅仅持续到几个小时之后。
 
中午吃完饭,沈辣在厨房洗餐具,杨枭忽然心念一动,抓起沈辣的左手,把他的袖子卷起来,然后——
他看到了什么呢?
杨枭双手颤抖,指着沈辣胳膊上那条形状无比熟悉的疤痕问他:“你……究竟是谁?”
其实杨枭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可他不敢承认。
沈辣似乎早就想到会有这一天,表情很是镇静:“问出这句话,就代表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不是吗?”
“可你为什么……”会变成机器人?
沈辣却苦笑起来:“你不会想知道的。”
 
沈辣当时拜托了好朋友孙德胜和濮军,请求他们来改造自己,让自己变成机器人。
给自身注射药物,让皮肉僵化不会腐烂。
剥出所有的骨头,替换成磨合好的钛合金。
安装机器设备,让自己的金属骨架可以动起来。
在大脑中植入芯片,变得像电子设备一样可以储存资料。
挖出眼球,替换成里面包裹着电路的球形树脂材料。
这样改造自己的过程,自然是极度痛苦的,但沈辣并不想告诉杨枭。
 
“……为什么这么做呢?”杨枭觉得胸口闷闷的难受。
“你要问我为什么……肌萎缩侧索硬化症听过吗?”沈辣努力摆出阳光的笑容,“或者说运动神经元病。”
杨枭摇摇头,这两个名词他都不熟。
“那我们换个说法吧,”沈辣歪着头想了想:“ALS,听过说吧?”
“难道你?!”杨枭惊呆了,难道沈辣就是因为得……才会把自己改造成……啊?
“就是你想的那样,”看面前的人震惊的表情,沈辣干脆一次性挑明——
“沈辣,从来都只有一个。”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