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no家里来了新猫

那个,如果愿意等的话……这个人会回来的,真的。

【枭辣】五日路人 终

第五日  深海之世再难见
 
 
“沈辣?”杨枭颤抖的伸出手,抚上沈辣的脸,“真的是你吗?”
沈辣微微一笑,手盖在杨枭的手背上:“是我啊,我就在这里。”
杨枭没再说话,只是猛的把沈辣拉进怀里。
沈辣的身躯并不十分温暖,但由于有机器在里面运作,靠近时可以听到轻微的机械运行的噪声,也带一些温度。
真的是机器人啊……杨枭觉得眼眶有些湿润,于是他用力的眨眨眼睛。
不过,杨枭认为自己这么做,仅仅是因为故人归来的喜悦,因此他也没觉得自己会爱上沈辣什么的。
只是太开心了,嗯,太开心了。
 
沈辣忽然戳了戳抱着自己的人:“呐,杨枭啊……”
杨枭闷闷的应了一声:“什么?”
“还记得那个胖子说过的,我只有五日的试用期吗?”沈辣捏了捏杨枭的脸,机器不太好控制力道,杨枭的脸立刻起了红色的印子。
“……什么意思?”杨枭皱起眉头。
沈辣微微一笑,嘴角挂起的弧度并不那么开心:“意思就是,机器开动起来,只有120个小时可以活动,之后就会永久休眠。”
“……如果不休眠呢?”杨枭有种不好的预感。
沈辣抚了抚耳边的白发:“我的皮肤和肌肉组织只是加了过量的药物才没有腐烂,如果运行超过120个小时的话,我大概就开始烂了。”
杨枭目呲欲裂,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救沈辣了吗?!
 
“大圣大军外加他们的吴导师三个人,研究了十年都没找到方法,你说呢?”沈辣似乎是看穿了杨枭的想法,脸上笑的云淡风轻,“何况,我对你也没那么重要……”
“很重要,”杨枭斩钉截铁的打断了沈辣,“非常重要。”
沈辣的目光染上了些许希冀:“那,你爱我吗?你有可能爱上我吗?”
杨枭仔细的想了想,最终还是缓慢的摇了摇头:“……不爱。”
“那你,凭什么留我呢?”沈辣并没有表现出来很伤心的样子,“我又凭什么为了你留下?”
是啊,凭什么呢?杨枭一时语塞,但并没有放开抱着沈辣的双臂。
看杨枭一直不说话,沈辣揉了揉他的脑袋,一米九多的杨枭配合的低下头让一米七八的他蹂躏。
 
“陪我去一次海边吧。”
“好。”
 
 
离最近的有海的城市也很远,开车大概需要二十个小时。
路上开车的是沈辣,毕竟他不需要休息。
副驾驶座上的杨枭掏出手机看了看:“我们到那里似乎刚好可以看日出。”
沈辣点点头,拿出一个硕大的饭盒:“这是午饭和晚饭。”
“真贴心啊,”杨枭摆出面对外人时的腼腆笑容,“所以我才舍不得你离开。”
“这样就舍不得一个人了么……”沈辣似乎在皱眉,有刘海挡着杨枭看不清楚,“那你也一定很舍不得钟点工阿姨吧。”
杨枭知道沈辣在开玩笑,但眼下这个情况他笑不出来。
沈辣看了看杨枭纠结的脸色,叹口气道:“你要是实在无聊,就睡一会儿吧。”
杨枭也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就抱着那个硕大的饭盒,沉沉睡去。
也不知道沈辣怎么做到的,除了下午的一点和七点时杨枭被叫醒吃饭,剩下时候都睡得相当沉。
 
当杨枭吃完晚饭再次入梦时,他很惊讶的发现,自己这次竟然没有梦到沈辣。
他梦到了像是平行世界的场景,在那个世界,杨枭和沈辣什么交集都没有。
那个世界的杨枭因为没有沈辣的辅导,语文成绩一直在及格线徘徊,高考时分数低了将近三十分,没上原定的大学,也就没有遇到徐蓉蓉,更没有结果吵架抽奖离婚什么的。
最后,那个世界的杨枭也来到了海边,看着海平面出神。
 
梦的内容让杨枭极度不舒服,他挣扎着想醒来,也确实成功了。
“怎么了?”沈辣递过来一瓶水,“看你一头的汗,热吗?”
杨枭摇了摇头,接过水猛灌几口:“我只是做了个不好的梦。”
沈辣并没有回答,杨枭觉得有些无趣,便打量起四周的环境,不出意外的发现他们正在一条高速公路上飞驰。
路上洒满了月白色的光,而路的尽头则像是连着月亮一般。
“挺漂亮啊……”杨枭掏出手机拍了一张,不过不是拍月亮,而是偷偷拍了一张沈辣的照片。
沈辣笑了一下:“到了海边会更漂亮,你再睡一会儿吧。”
杨枭点点头收起手机,将座椅彻底放倒,又看了沈辣一眼后闭上眼睛。
这次,一夜无梦。
 
 
也不知过了多久,杨枭感觉一双手推了推他。
杨枭揉着眼睛:“到了?”
“嗯,沙滩没法开车,接下来的路得我们自己走,”沈辣递过来半瓶水,“走快一些的话可以赶得上日出。”
“那走吧,你认识路吗?”杨枭接过水,一向卫生习惯良好的他先漱了口才开始喝。
沈辣点点头:“我知道路。”拉过杨枭空闲的那只手就走。
 
杨枭被沈辣猛的一拉趔趄了一下,也不知道怎么就脑子一抽,开口冒出来一句:“我不爱你。”
沈辣顿了一下:“我知道。”然后就松开了拉着杨枭的手。
看着沈辣前面径自前行的背影,杨枭心里有些怪怪的感觉:“你生气了?”
“没有生气,”沈辣回身笑了笑,“我只是在想啊,既然你不爱我,那么没有我你也可以活的很好,这我就放心了。”
杨枭感觉胸口钝钝的痛了一下,但他强行忽略了:“那很好。”
之后两人都再找不出什么话题,只好无言的赶路。
 
杨枭不知道沈辣喜不喜欢,不过他本人并不期待日出。
但以前有一次,公司组织爬山,在山顶看日落,然后安营扎寨,住到第二天早上看日出;犹豫公司里一些女同事磨磨蹭蹭,到山顶时已经过了日落了。
无聊透顶,这是那次活动后,杨枭给出的评价。
 
“喂,说实话,”沈辣忽然扭过头来:“你喜欢日出吗?”
杨枭想了想,摇了摇头。
“其实我也不喜欢看日出,”沈辣看着远方一点一点跃出海平面的光芒,“我更喜欢看日落。”
杨枭心念一动,他想起很久之前沈辣给自己推荐过的那本童话书《小王子》,里面小王子对飞行员,你知道吗,人在悲伤的时候就喜欢看日落。
小王子还说,有一天,我看了四十四次日落。
沈辣是……在难过吧?
 
两人开始不着调的聊天,天南地北的东拉西扯,唯独不说沈辣要离开的事。
沈辣是真的很理解杨枭,每当杨枭觉得渴了,还没来得及去买水,沈辣就从随身的包里掏出来一瓶递给他;杨枭觉得有点饿的时候,沈辣就会及时的拿出合他口味的食物。
即便是深秋,海边的太阳还是有些热度的,两人都不抹防晒霜的直晒着太阳,沈辣是不需要,杨枭则是无所谓。
无所谓时间慢慢过去,他开心就好。
 
“看,”沈辣指向远处,“太阳要落了。”
杨枭听着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总觉得沈辣下一步会做出什么。
于是他紧紧盯着沈辣,可直到太阳完全消失在海平面之下,沈辣也没有什么动作。
沈辣一脸平静的看着最后一丝光良消失,扭头看看杨枭,诧异道:“你这么紧张干嘛?”
杨枭摇摇头,终于放松下来。
沈辣笑了笑,双手搭上杨枭的肩——
 
“你……”杨枭只来得及说出这个字,就倒在地上。
一股强大的电流穿过杨枭的肩膀,他只觉得身上又麻又痛,除了眼睛还能转转,全身是一动也不能动。
他听到沈辣的声音,可他现在听觉也受了影响:“对不起,我不能……”
不能什么?
“为了……我必须……”
必须什么?
“你过一会……可是……”
可是什么?
“我……再见。”
你要去哪里?杨枭想问,可他除了气声外,什么声音都发不出。
 
杨枭的面前出现一双旅游鞋,他认得那鞋,沈辣被送来的时候没有穿鞋,这一双是杨枭当天和他出门的时候买来的。
鞋子开始后退,杨枭的视线范围内出现了牛仔裤、白衬衫,还有那张熟悉的脸,和与之不相趁的白发。
他看到沈辣的口型,再见。
他眼看着沈辣一步一步后退,退过了海岸线,海水一点一点的淹没了他的旅游鞋,他的牛仔裤,他的白衬衫,和他的白发,最后什么都不剩下。
 
痛感蔓延过左胸,杨枭忽然有一种想掉泪的冲动。
杨枭想咆哮,叫沈辣回来,可他做不到,他只能静静地躺在地上,看着沈辣消失的方向。
他想起沈辣说过,即使试用期五天结束,他也不会跟他们离开的,原来是这个意思吗?
杨枭还想过,即使沈辣体内的机器停止运作了,总有一天自己也会找到方法,让沈辣再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所以他才没那么难受的面对即将到来的分离。
可是现在……沈辣做出这样的选择,真的让他们再也见不到了啊。
 
杨枭终于承认,他是爱着沈辣的。
 
 
————————————————————————————————————————————————————————
 
 
【这一篇完结啦啊哈哈哈~(๑•̀ㅂ•́)و✧】
【总觉得把杨枭写的不够攻啊_(:_」∠)_】
【军辣那篇依然没什么脑洞……我尽量加油(๑•ี_เ•ี๑)】
【接下来预定有一篇火爆辣椒的中短篇(๑´ㅂ`๑)】
【下一篇再见啦(。・ω・。)ノ♡】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