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no家里来了新猫

那个,如果愿意等的话……这个人会回来的,真的。

【勉辣】游梦

【《民调局异闻录》同人文,CP勉辣,略有枭辣】
【短篇,一发完结⊙▽⊙】
【原著背景,但基本没太大关系o(╯□╰)o】
【意识流,毫无逻辑◑▂◐】
【BE, BE, BEo(>﹏<)o】
【都能接受的话,就往下看吧┏ (^ω^)=☞】
 
 
————————————————————————————————————————————————————————
 
  
吴仁荻做梦了,梦到了很久以前的事。
他刚一进入梦境,就知道自己是在梦里,毕竟,能在他面前笑的那么开朗的沈辣,在现实中是见不到的。
吴仁荻倒也没有强制自己醒来,偶尔见见这样笑的肆无忌惮的沈辣也不错,而且他也已经很久没有做过梦了。
 
那是什么时候呢?
大概是杨军刚进民调局吧,有很多人,似乎是一场庆功宴。
大家坐成好几桌,面前围成一桌的人里面,有仍旧是黑发沈辣,有孙德胜,有二杨,也有早就死去的濮军,还有二室的一些和沈辣关系很好的人。
旁边的一桌则是转世都长大成人了的高亮,和郝文明、欧阳偏左、王子恒之类每个室的正副主任,高亮旁边还有一个空着的位子,看样子是留给他的。
还有其他的几桌,都是一些下面的人,吴仁荻一个都没记住。
他想起来,似乎很久以前是有这么一场宴会,当时有人给自己打电话通知了,但自己忙着邵一一的事情没去。
没有人看得见他,吴仁荻也就乐得清闲,坐在一边闲置的椅子上,看着面前人来人往,看着大家热热闹闹。
……也看着沈辣。
 
也不知有多久,孙德胜看了一下背后高亮那一桌,空的那把椅子刚好和沈辣背对背,孙德胜指着空椅子推推沈辣:“辣子,老吴没来啊,不是我说,怎么着你也该打个电话吧?”
“死胖子你又学我说话!”郝文明从隔壁桌子丢过来一团卫生纸。
“为什么是我打?”沈辣一脸莫名其妙,“怎么说也该是二杨打电话吧?”
杨军默默地喝了一口茶水:“我还不会用你们所谓的手机。”
杨枭笑的腼腆:“我的手机前两天出任务的时候摔坏了,还没买新的。”
“你看吧,就剩你了吧,”孙德胜一弯腰躲过郝文明砸过来的纸团,大手一挥,“不是我说,你总不能劳高局大驾,让他亲自打电话吧?”
沈辣一脸“让那高胖子打个电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表情翻个白眼:“得得得,号码给我。”从高亮那里得到一张纸后,沈辣抓起手机出了门。
吴仁荻记得,那是高亮跟他要联系方式时,吴仁荻亲手写的,但匆忙之下只是随意扯了一块包装盒上的纸片,背后还印着某某饮料的名字。
 
吴仁荻其实并不记得当年打电话的人是谁,也不记得当年自己到底说了什么,原来那人是沈辣吗?
不过吴仁荻并没有跟出去,他还是坐着,看着其他人的反应。
孙德胜一只手很哥俩好的搭在濮军的肩上,凑的极近,指着沈辣离开的背影:“大军,看出来什么了没?”
濮军一脸莫名其妙:“看出来什么?”
“破军你别听这瓜娃子胡谝,”欧阳偏左搞笑的方言从一边冒出来,“小辣子咋可能喜欢那个吴仁荻呢嘛,开玩耍。”
“……”全场一片寂静。
每个人的表情都很精彩,包括旁观者吴仁荻。
孙德胜嘿嘿一笑:“欧阳主任,看不出来你还挺上道啊,不是我说,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
“赌奏赌,”欧阳偏左一脸不屑,“小胖子你社,你要赌撒呀?”
没等孙德胜开口,杨枭先接话了:“他会赌,沈辣回来以后,肯定不会主动把写着吴主任电话号码的纸片还给高局长。”
“就是这样,”孙德胜挠了挠头,“赌十次任务的子弹双倍供给,怎么样?”
“小胖子,你嘞心真黑,”欧阳偏左啧啧两声,“饿奏跟你赌。”
高亮笑了笑,王子恒则是冷哼一声。
 
不多时,沈辣回来了。
“怎么样?”孙德胜笑嘻嘻的搭上沈辣的肩。
沈辣皱着一张脸,连连摆手:“别提了,他半天不接,好不容易接了,我才刚说了一句,他直接挂了。”
欧阳偏左死死盯着沈辣:“小辣子,你四不四忘咧森么呀?”
沈辣被欧阳偏左盯的一身冷汗,半晌,在众人的期待的目光下,沈辣他……
他……不情不愿的给欧阳偏左夹了一个鸡腿。
 
包括面瘫的杨军和丘不老在内,众人都很想爆笑,但都忍住了,于是一个个脸憋的通红。
看着沈辣的一脸憋屈,和欧阳偏左的咬牙切齿,吴仁荻没忍住,也笑了。
可他就笑了这么两声,沈辣忽然往他的方向看过来了,一脸莫名的表情。
吴仁荻皱了皱眉,这时候的沈辣除了天眼什么都没有,能感觉到什么?何况吴仁荻本人现在也根本不在这个时间段。
“怎么了,辣子?”孙德胜好容易缓过来,拍了拍口,“看什么呢?”
“没什么,错觉吧……”沈辣揉揉脸,“大杨怎么脸这么红?”
杨枭看了一眼杨军,强行让自己恢复成腼腆的微笑,异常镇定的信口雌黄:“……他吃了一口芥末。”
 
 
 
 
场景忽然变换,吴仁荻左右看看,发现是在一个医院。
面前的门忽然开了,杨枭扶着沈辣走了出来,沈辣的头发变成了白色。
“感觉怎么样?”杨枭一个手扶着沈辣的胳膊,一个手揽着沈辣的腰,“能走动吗?”
沈辣点点头:“走慢一点的话是可以的。”也没感觉到他俩的动作有多亲密。
吴仁荻看着他俩的动作,觉得有点窝火。
旁边忽然冒出一个人来,一身黑衣,是杨军:“杨枭,吴勉找你。”
“我先扶他去CT室,”杨枭的手一点也没放松,“你稍微等一下。”见杨军点点头,便扶着沈辣接着走。
 
站在CT室门口,杨军看了杨枭一眼,欲言又止。
杨枭先开口了:“想说什么就说吧。”
“你……对他……”杨军对着CT室的方向扬了扬下巴,“啊?”
杨枭倒是笑了,不同于平日的标准微笑:“啊什么啊,就是你想的那样。”
“……我记得你有个妻子。”杨军皱眉。
“是啊,”杨枭盯着自己的左手发呆,刚才那只手在沈辣的腰上,“所以我和他,只会是朋友。”
杨军的表情似乎松懈了一些,但没有说话。
 
吴仁荻看着心烦,干脆举步进了CT室,果然穿墙就过去了。
他看到医护人员哭笑不得的表情:“先生,请不要在手里握东西好吗?”
“可是,这是我的护身符。”沈辣眨眨眼睛,表情有点小委屈。
医生无奈的表情都写在脸上了:“虽说纸质品扫描时不会成像,但我们是要检查你全身的骨骼,做出握拳动作的话,会影响我们检查你的手骨愈合程度的。”
沈辣垂下眼帘,一脸“我不开心”的表情。
“要不这样吧,先生,”旁边一个小护士想出了法子,“你把你的护身符放在胸口的口袋里,行不行?”
沈辣想了想,默默地照做了。
在沈辣把手里的东西放进口袋的一瞬间,吴仁荻看到了熟悉的字迹。
真是……
 
 
 
 
场景再次突变,吴仁荻发现自己站在一个类似于酒店大厅的地方。
这是什么时候?
吴仁荻皱着眉思考了一下,似乎是泰国那次,邵一一也在,后来自己也来了。
这会儿似乎还什么都没发生,孙德胜在酒店的酒吧里和一个身材火辣的美女调情,沈辣和邵一一则在一边玩一些小打小闹的游戏机。
“沈辣,你为什么要带着帽子?”邵一一戳了戳拿着一大堆之前孙德胜赢来的票、正准备去兑换奖品的沈辣,“同样是白发,吴大哥都不带帽子,杨大哥杨二哥也不带啊。”
沈辣翻个白眼:“我要是有他们那样的能力,我用得着遮遮掩掩的吗?”
“也对,”邵一一点点头,“吴大哥最厉害了。”
“你等一下,”沈辣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你管吴主任叫什么?”
邵一一一脸无辜:“吴大哥啊。”
“不是,你知道他的年龄,他的年龄,他的年龄,他……”沈辣憋了半天还是没说出来,“总之就是和你差太多了好吧?”
邵一一也翻个白眼:“看上去差不多就行了,主要是看颜好吗!颜最重要!”
沈辣沉默了一下,现在的孩子啊……
 
“你喜欢吴大哥吗?”邵一一忽然问了这么一句。
沈辣一下呛住了:“What?”
不止沈辣,连一边看戏的吴仁荻都惊了,这孩子怎么发这么一个直球……
“很多人都讨厌他,说他说话太刻薄。”邵一一扣了扣指甲,一脸不开心,“我觉得还好啊。”
沈辣稍微思考了一下:“……我也觉得还好。”就是嘴太毒的确没法好好交流。
邵一一笑了:“那就好。”
沈辣看着邵一一红彤彤的脸,觉得有点不对:“你该不会……喜欢你的吴大哥吧?”
“说什么呢!”邵一一伸手对着沈辣一顿狂拍,“你才喜欢他呢!”
沈辣耳根发红,倒也没说什么。
吴仁荻一愣,这菜园子不会真的喜欢我吧?那我是不是根本不应该……
 
那边沈辣和邵一一走到了前台,吴仁荻看着前台的美女调戏沈辣,问他要不要拿票兑换一个美女姐姐陪他喝酒,邵一一在一旁跟着调笑。
最终沈辣换了一只巨大的绒毛熊,并且交到了邵一一的手里:“送你。”
邵一一一脸傲气的扬起下巴:“帮我抱着。”
沈辣翻个白眼,远远的把孙德胜叫来,让他抱着。
“辣子,不是我说,不就一个玩具熊嘛,抱着不就行了?”孙德胜撇撇嘴,“你喜欢老吴,还不讨好讨好他家闺女?”
沈辣掐了一把孙德胜的肚子,结果把手陷进肉里拔不出来了:“大圣,据我所知,你还想当老吴家的女婿呢,你怎么不讨好她?”
孙德胜努力的吸肚子,从肉里放出沈辣的手:“去你的,我哪敢啊……”
 
看着邵一一和抱着熊的孙德胜走远了,沈辣转身离开,吴仁荻一路跟着。
沈辣一路走到河边的一座寺庙里,双手握着什么,嘴里开始念叨。
其实如果吴仁荻愿意,站在一百米以外他也能听清沈辣说什么,可是他就是想靠近一点。
吴仁荻耳朵都快贴到沈辣嘴上了,只来得及听到他说:“……别再让他痛苦。”
就这么一句话,吴仁荻心都揪起来了。
他心痛了,他后悔了,他难过的像是要死去。
 
 
 
 
吴仁荻猛的惊醒,长出一口气。
梦里的痛苦和悔恨还在,一直延续到现实。
现在还是半夜,吴仁荻扔下被子走到隔壁,没等他靠近门就自动打开,等他过去了又自动关上。
黑暗的房间里,吴仁荻打开了一个棺材,里面躺着一个白发青年,五官端正,面目沉静的像是刚刚睡着。
正是沈辣。
 
吴仁荻靠在一旁,手指无意识的在沈辣的脸上滑动。
“菜园子,是不是你给我托的梦?”
“啧,还是一样蠢啊你。”
“知道你喜欢我,我也刚好瞎眼了喜欢上你了。”
“算了,无论说什么你现在也跟个哑巴一样,不会回答我。”
“为什么……你这么个生命力比蟑螂还顽强的家伙……会死呢?”
“我也就只能这样把你留下了……”
吴仁荻感觉到眼眶有些湿润,于是他扬起头,让不该出现的东西倒流回去。
“晚安。”
 
他俯下身,亲吻棺中人冰冷的嘴唇。

评论(3)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