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no家里来了新猫

那个,如果愿意等的话……这个人会回来的,真的。

【枭辣】入梦

【《民调局异闻录》同人文,CP枭辣,略有勉辣】
【短篇,一发完结(///ω///)】
【原著背景,但基本没太大关系_(•̀ω•́ 」∠)_】
【意识流,毫无逻辑~o(〃'▽'〃)o】
【BE, BE, BE(ÒωÓױ)!!!】
【和勉辣那篇《游梦》是正反面关系,解释了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๑• . •๑) 】
【都能接受的话,就继续往下看吧✧٩(ˊωˋ*)و✧】
 
 
————————————————————————————————————————————————————————
 
 
清明节那天,徐蓉蓉忽然问他:“逍,你还记得小辣子吗?”
“谁?”杨枭一愣。
徐蓉蓉歪着头看着他:“沈辣啊,这才几年啊,你已经忘了他了吗?”
杨枭摇摇头,没有回答。
说真的,他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过这个人了。
 
夜里,杨枭睡得极不安稳,因为他做梦了。
其实杨枭经常做梦,梦到很多,比如曾经的鬼道教,比如他基本没见过面的父母,比如曾经追杀他的舅舅林火。
都不是特别美好,是吧?
好吧,都特别的不美好。
所以,当他梦到沈辣的时候,他一瞬间以为自己被下了什么术之类的。
 
 
 
 
场景是在一个酒店大厅里,有一对新人在四处敬酒,很多人在举杯欢庆。
沈辣也在举杯的人中,敬酒的新人里,那个男人和沈辣面目有几分相似,走到沈辣身边时,和他顺便攀谈了几句。
“哥,你什么时候带嫂子回啦啊?”新郎官和沈辣碰了杯,“现在有没有女朋友?”
沈辣摇摇头:“谁看得上我啊……”说罢,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新郎官是走了,但周围的一群老人纷纷围了上来,各种“快点交个女友”、“快点结婚”之类的唠叨,更有甚者说了“快让我抱个孙子”这句。
沈辣的脸通红,好容易应付完了那一群老头老太太,扭头就掐着孙德胜的肥肉:“大圣,你口齿那么伶俐,你怎么不帮我?”
“哎呦哎呦,祖宗你松手哎……”孙德胜疼的脸都扭曲了,“辣子,不是我说,你们家的事,我怎么掺和啊?”
沈辣一瞬间炸毛更厉害了:“那你就看和我被围攻不管啊!”
两个人打闹之时,有人拉开沈辣身边的椅子坐下:“暂时没看出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一袭黑衣,正是杨军。
“是吗,那就好,”沈辣也不闹了,坐下来给杨军夹了一筷子菜,“麻烦你了大杨,来,多吃点。”
杨军也不推辞,拿过筷子吃了起来。
 
杨枭想起来了,这是张然天那次事件,吴主任和自己是最后才赶到的。
那次沈辣受了不少的伤,自己还暗自懊悔了好久。
沈辣似乎不怎么能喝酒,敬了几杯酒后就一脸郁闷的揉了揉太阳穴:“我出去吹吹风。”说完就放下筷子去了阳台。
孙德胜忙着和沈辣的三叔喝酒,就摆了摆手,倒是杨军一声不响的起身跟着了。
“大杨?你怎么也出来了?”沈辣歪着头看着杨军,“你是嫌里面太吵吧?”
杨军看着眼前因半醉而一脸天真的沈辣,有点无奈:“我说过,是吴勉让我来守着你的。”
“哦,这样啊,”沈辣想了半天,话里透出一点委屈,“那他自己为什么不来?”
这句话里的感情透露的太明显,杨军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半天才憋出来一句:“……他忙。”
沈辣撇撇嘴:“老子才不稀罕他的保护呢。”可脸上的表情是太过明显的失望。
杨军干脆闭嘴,多说多错,尤其是他这种不会说话的。
你是有多喜欢吴主任啊,杨枭在一边看了半天,总觉得心里涩涩的。
 
“不知道杨枭现在在干什么呢?”沈辣的表情走些出神。
忽然提到自己,杨枭打起精神听着。
杨军有些奇怪的表情:“……你很在意他?”
“在意啊,”沈辣挠挠头,“朋友嘛。”
“朋友?”杨军抱着双臂看着他,“就只是这样?”
“他有老婆啊,他对他老婆的感情还那么深……”沈辣有些郁闷的低下头,“如果他没有遇见过徐蓉蓉,如果我没遇到过吴主任,我大概会很喜欢他吧。”
杨枭旁听的一脸蒙圈,这什么情况?
杨军也是愣了什么,连忙打断他:“等等,你对杨枭到底……”
“朋友啊,”沈辣一脸无辜,“其实只论外型和性格,杨枭是我喜欢的类型啦,可惜……”
可惜什么呢?
杨枭没来得及知道。
 
 
 
 
场景变了,艳阳高照,他出现在一片有些荒芜的草地上,很多地方的草都发黄了,周围被山围成封闭的环形。
杨枭四处打量,这个地方他似乎认识,但他竟然无意识的心悸。
杨枭捂住胸口,慢慢等难受的感觉缓和。
远处传来打斗的声音,杨枭听到熟悉的金属碰撞的声音,有杨军的绣春刀,也有沈辣的双剑。
杨枭一愣,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大杨,你快带着老杨离开!找救兵回来!”沈辣眉头紧锁,一只手握着罚剑,另一只手远远的操控着罪剑,寻找着能伤到对面敌人的机会。
是的,只是伤到,不是一击必杀。
杨枭看着对面牛身灰皮独脚的怪物,不知不觉说出了声:“夔……”
双手不自觉的颤抖,他知道了,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心悸,也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杨军为他的主子找宝物,沈辣和杨枭陪同,却不想遇到了上古凶兽夔牛,夔还盯上了沈辣的种子,并穷追不舍。
而不凑巧的是,吴勉去忙邵一一的事情了,根本联系不到,归不归和任叁又不在国内,广仁虚弱期正在生不如死,就连屠黯也去出了别的任务。
这次事件中他一开始就受了重伤,此刻正躺在不远处昏迷着,杨枭左右看了看,便看到了尸体一样的自己。
 
“你走,”杨军的衣衫已经破烂不堪,下摆还滴着血,“我留下。”
沈辣气杨军这会儿还谦让:“你以为要是能跑我不想跑啊!他妈的跑不掉啊!老子又没有你们那种瞬移的本事!”
杨军思考了一下,似乎是觉得的确是这样,便找了个机会,一下消失在原地:“你撑住,我去找吴勉。”
沈辣看着杨军消失了,看了一眼面前的夔,沉默的放下了抓着双剑的手。
“夔牛,你听得懂吧,”沈辣冲着夔喊道,“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夔是有灵智的,听到沈辣这句话,站定了身形,开口时声如洪钟:“汝,凭甚与吾交易?”
“你不就是想要我的种子吗?”沈辣将双剑收好,摊了摊手,“我把种子给你,你放了他。”说着指指不远处的杨枭。
“汝倒也明理,若真如汝之所言,吾可以放过此子,”夔的声音中戾气少了些,身形稍微一晃,“汝当真无欺骗之意?”
“放心吧,没人能来救得了我们。”沈辣自嘲的笑笑,多亏了大圣,谁去哪了怎么了他都知道,但到底没告诉杨军。
杨枭看着这一切,大吼道:“不要!”
沈辣似乎是听到了一般,愣了一下,看了一眼他这个方向,什么都没发现,便又转了回去。
杨枭冲过去,却在半途中被一块看不见的墙壁拦住,无论如何也过不去。
“沈辣……”杨枭觉得自己眼睛有些潮,一摸发现眼角全都是眼泪。
他眼睁睁的看着沈辣被取出种子,然后……
 
种子被强行取出的白发人会怎样呢?
灵魂会开始燃烧,并且任何人都碰不得那人,因为业火的火焰会染到有接触的人身上。
灵魂燃尽之后,身体就会灰飞烟灭。
别说能不能救沈辣,杨枭现在根本碰不到他,更别说这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
杨枭泪流满面,之前他保护不了徐蓉蓉,之后他又保护不了沈辣。
每一次,每一次他都失去自己爱的人。
 
 
 
 
再抬头的时候已经月上中天,原处不见了夔,周围陆陆续续的有很多二室的人,脸上的悲戚一览无余。
杨枭远远的看到自己被人抬走,回头时蓦然发现吴勉站在沈辣的身边。
沈辣静静地躺着,没人敢碰他。
吴勉似乎毫不在意,在众人敬畏的目光里抱起沈辣,业火伤不到他分毫。
“沈辣,”看不出吴勉脸上的表情是悲是喜,“你竟然为了保护他而死,你竟然爱的是他?”
吴勉并没有真正发出声音,而是魂魄在说话;也就是杨枭现在相当于灵魂状态,才听到了吴勉说了什么。
“既然你已经为了他付出了这么多……”吴勉的表情似乎有些恍惚:“那,以后的你,就归我了吧?”
吴勉轻易的熄灭了燃烧沈辣灵魂的业火,然后他发动了大型的术法,锁住了他剩下的魂魄,停住了沈辣的时间。
杨枭大骇,这种法术他知道,但这是禁术,因为被停下时间的人魂魄会永远锁在体内,拥有意识,不会死亡;身体虽然不会腐烂,但其实是已经死亡了的状态,不能说话也不能动,就像植物人。
杨枭想要阻止已经有些疯狂的吴勉,可是他做不到。
他看到沈辣手一松,掉下来一个纸片,上面是有些眼熟的名字和电话号码。
杨枭还没来得及看清,吴勉就一脚踩上去,纸片瞬间消失。
然后,一切在他眼前消失了。
 
 
 
 
猛的从梦中惊醒,杨枭满头大汗的喘着粗气。
“你醒啦?”徐蓉蓉一脸担忧的看着他,“逍,你没事吧?”
杨枭看了她一眼,缓缓的摇头:“……没事。”
徐蓉蓉一脸担忧的问他:“是因为我提了一句小辣子,你梦到他了吗?”
“没有。”杨枭下意识的否认。
安抚了徐蓉蓉继续睡,杨枭站在阳台上抽烟。
那次的事件之后,杨枭在医院醒来,只知道沈辣被夺了种子灰飞烟灭了,却并不知道吴勉还强行留下了他,难怪杨枭怎么也没找到沈辣的命星落到了哪里。
徐蓉蓉和沈辣孙德胜他们几个都认识,知道沈辣死亡的消息后也伤心了一段时间。
“沈辣……”杨枭摁着自己的胸口,那里一抽一抽的痛。
 
“逍,”徐蓉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听说清明节这天,睡觉前可以许愿,你可以想一个你想见到的已经去世的人,那个人就可以入梦来见你。”
“是吗?”杨枭笑了一下,“那你有梦到谁吗?”
徐蓉蓉点点头:“我梦到了爸妈。”徐蓉蓉的父母在前年出了车祸,去世了。
杨枭柔声哄着徐蓉蓉,直到她再次入睡。
出神的看着夜空,杨枭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要去质问吴勉吗?说到底也他也只不过是做了个梦而已。
算了,放下吧,他不属于你,杨枭这么告诉自己;然后叹口气,扔了烟头,回到卧室继续睡。
“我很想你……”杨枭半睁着眼,喃喃自语,“沈辣……”
 
他已经睡着,忘记了许愿。
 
 
————————————————————————————————————————————————————————
 
 
两个故事加起来大概就是,沈辣为了保护杨枭,主动给了夔牛种子,快死的时候吴主任来了,以为沈辣喜欢的是杨枭,大怒,就把他从身体到灵魂都锁在自己身边了。
军辣只是友情向,枭单线暗恋辣,勉辣互相喜欢但都不知道。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