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no家里来了新猫

那个,如果愿意等的话……这个人会回来的,真的。

【军辣】向阳生长

【《民调局异闻录》同人,CP军辣,孙邵,少量勉枭】
【清水向,就是决定发个糖啦(๑• . •๑) 】
【虽然是all辣党,但突然想写下勉枭……所以在这里试试,下次我就掰回来,雷者慎啊雷者慎(*/ω\*)】
【原著背景,虽然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就是了╮( ̄⊿ ̄")╭】
【都是些秀恩爱的日常片段,有些是网上的梗~o(〃'▽'〃)o】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就往下看吧✧٩(ˊωˋ*)و✧】
 
 
————————————————————————————————————————————————————————
 
 
1.要问这俩人是怎么好上的……感谢胖子们?
 
会议室里,孙德胜在桌子的最前端吧啦吧啦的讲着这次的事件,杨军用不惯现代的中性笔,正拿毛笔记着笔记(?);吴仁荻靠在一旁杨枭的身上小憩,杨枭安安静静的让他靠着。
沈辣气喘吁吁的冲进来:“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沈副主任来的真早,说好两点开会,三点半就到了。”阴阳怪气的声音,不用看都知道是吴仁荻。
沈辣默默地低下头:“吴主任,我错了。”
“不敢当。”吴仁荻损完沈辣扭头对杨枭说道,“会开完了叫我。”说完就闭上眼睛假寐。
“嗯。”杨枭一脸腼腆的微笑,脸比平时红很多。
杨军看了沈辣一眼,没说话。
 
“……现在让梁高副局长给大家讲一下。”孙德胜一下来就跑到沈辣身边:“辣子,不是我说,来这么晚,什么事情绊住你了?”
“真的要听?”沈辣看了孙德胜一眼,“不后悔?”
孙德胜嘿嘿一笑:“当然,咱俩秤不离砣嘛。”
“你小声点……”沈辣犹豫半天才小小声憋出来一句,“我爹逼我……相亲去了。”
孙德胜猛然拔高声调:“啥?!相亲?!”
全会议室看着孙德胜和沈辣,一片沉默,杨军一把捏断了手里的狼毫。
“孙局,你们说什么呐?”有人憋不住笑了,“沈辣相亲了?”
“都看什么?看什么?听梁副局长讲话!否则就去给我刷厕所!”孙德胜气势很足的把资料往桌子上一拍,然后又拍拍沈辣的肩,“辣子,资料是刚印的,你来迟了所以没有你的份,你就先和你们六室的人凑合凑合吧。”
 
沈辣看了看杨枭和吴仁荻,这俩一如既往地靠在一起;又看了看一个人坐着的杨军,默默地挤过去。
沈辣摆出笑脸凑过去:“大杨,让我看看资料嘛。”
杨军冷着脸,把面前的资料往反方向挪了几分。
“……大杨你!”沈辣气结,“你几个意思!”
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响起;“还能几个意思,他就是不想给你看。”
杨军瞬间涨红了脸:“我不是……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说什么意思!”沈辣插着腰,“给我看看!”说着就伸手去抢。
“……不能!”杨军急忙拦他,又唯恐力道大了伤了沈辣,动作无比纠结。
 
两人鸡飞狗跳的闹了起来,一旁围观的杨枭笑了笑,伸手把沈辣一推——
眼看着沈辣就要倒地,杨军急忙扔了资料去扶他,半空中的资料就这么飘飘荡荡的撒了一地。
有人捡起来一张:“咦?沈副主任?”
“我在,”沈辣一脸懵逼的从杨军怀里爬出来,“老杨你推我干嘛?”
杨枭腼腆的笑笑,举起资料中的其中一张:“他们不是在叫你,是这个。”
黑纸白字上,一幅毛笔画挤开了文字,喧宾夺主,每一张上都有,沈辣的脸。
梁高也捡起了一张,一脸坏笑,带着头“YOooooooo~”了起来。
孙德胜揉了揉梁高的脑袋,大手一挥:“起什么哄!没见过暗恋的啊!”
 
完了,被发现了,一串大字在杨军脑子里回荡:没见过暗恋的啊,见过暗恋的啊,过暗恋的啊,暗恋的啊,恋的啊,的啊,啊……
“你暗恋我?”沈辣一脸狐疑的看着杨军。
杨军涨红了脸,半晌咬着牙点点头:“嗯。”
沈辣笑了:“我还以为你喜欢你主子呢。”
“怎么可能!我!”杨军猛的抬头,声音却越说越小,“我,我喜欢的是……的是……你啊。”到最后几乎都听不见了。
“喜欢我早点说啊,你这家伙,”沈辣摆摆手,“也不枉我暗恋你这么久了。”
 
 
2.上班接你下班送你买饭帮你,真是忠犬啊~
 
“杨军?”沈辣从家里一出门就看到了杨军,“你等了多久了?”
“没多久,”杨军伸出左手,“走吧。”
沈辣自然的搭上右手了一下:“一大早来接我去局里啊?谁教你的?”
“……没谁。”杨军别过脸,他昨天绝对没有去问吴勉怎么追的杨枭。
沈辣也不追问:“那,走吧。”
 
民调局大门口看到了孙德胜,沈辣拉着杨军凑过去:“大圣。”
“一起来上班啊,”孙德胜看着两人交握的手,不怀好意的笑,“辣子,不是我说啊,人家大杨都去接你了,你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报答大杨一下啊?”
“诶,就是啊,”沈辣摸了摸下巴,一脸严肃的思考,“大杨,你想要什么礼物?”
“……不用。”杨军捏了捏沈辣的手。
 
午餐的时候,趁着杨军还没来杨军,沈辣趁机一个电话飚给孙德胜。
沈辣一脸做贼的表情,声音特别小:“大圣,我该怎么报答大杨啊?”
接电话的是邵一一:“他缺什么你买什么,他不会什么你教他什么。”
“一一?怎么是你啊,大圣呢?”沈辣意外了一下,自从有了孩子之后,邵一一基本都待在家里不来上班了。
“别提了,”邵一一的声音有些烦躁,“马依依来找他了,正跪着搓衣板呢。”
“……”沈辣默默的在心里给孙德胜点个蜡。
 
大杨缺什么呢?沈辣苦思冥想。
要说钱,杨军绝对不缺,给小朱皇帝赚钱的时候捞钱毫不手软,后来小朱皇帝取了个姑娘,两个人生活去了,钱也剩下来不少。
要说礼,比他多活了几百年的杨军什么没见过?更何况杨军对新东西的接受速度,比他这个现代人还快呢。
要说美色,他给杨军送个女人过去?开玩笑!绝对不行!现在他和杨军搞着基,这时候杨军突然被掰直了,他下场多悲惨啊。
“等很久吗?”杨军坐在沈辣旁边,“我去买饭吧,有什么想吃的?”
沈辣熟稔的点菜:“鸡腿包饭,水煮肉片,糖醋里脊,麻婆豆腐。”
“多放辣子不要蒜是吧?”对于沈辣的口味杨军已经很熟了,“等我一会儿。”
“等等,”看着杨军转身,沈辣忽然拉住他的风衣,“你缺什么吗?”
杨军沉思了一下:“好像不缺什么……似乎牙膏快用完了。”
“……那我们去趟超市吧。”沈辣觉得自己开口问他就是个错误。
 
杨军是个很有计划的人,当天下午就拿着清单来找沈辣了。
看到清单的一瞬间,沈辣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沈辣看了一遍清单,觉得没问题,便换了一个话题:“大杨,你会用中性笔吗?”
杨军沉默了一会儿:“……很不擅长。”否则也不会上岸了这么多年还用毛笔。
“我来教你吧,”沈辣笑眯眯的看着杨军,“反正你学东西很快嘛,我们现在就试试好不好?”
杨军点点头——沈辣的请求他一向不会拒绝,何况只是这样的小事。
 
“你看,这样子拿,别用拿毛笔的姿势……”
“手往下一点,不是,那是笔尖,捏住就写不了字了!”
“这是自动铅笔,这是圆珠笔,这是钢笔。”
……
也没过多久,杨军就学会了怎么使用中性笔。
沈辣歪着头看着他:“学的这么快,之前怎么不学啊?”
“……没人教我。”杨军大部分工作的都是私活,从来不写报告,吴勉和主子这俩能看到他的字的人,也都是看毛笔字比看中性笔顺眼,自然也就没想着去学。
沈辣递过去一张白纸:“写一下你的名字吧。”
杨军写的字十分整齐,就是不太习惯中性笔,有时会控制不住力道,笔画就歪了一点。
沈辣看着纸上整整齐齐的“杨军”二字,在右边端端正正的添上“沈辣”。
杨军看了看,思考了一下,接过笔画了一个心形,把两个人的名字框在一起:“现在好了。”
 
 
3.麻蛋!还让不让人愉快的吃饭了!!
 
“哎呦~哎呦~”孙德胜呲牙咧嘴的瘫坐在沙发上,“辣子,不是我说,这腿疼的都快不是我的了。”
沈辣翻个白眼,手上一点没停下的给孙德胜的小腿抹着药油:“不是你的,那是你租的吗?那还挺划算的,你一条腿顶人家四个。”
“哎,不是我说,辣子,你这毒舌跟谁学的呀?”孙德胜也翻个白眼,“你不会真是老吴和老杨流落在外的儿子吧?”说着还大手一挥,结果很不巧的把放在一旁的药油瓶盖给掀飞出去了。
 
沈辣看了看几米以外的白色瓶盖:“去捡。”
“动不了。”孙德胜往旁边一缩,一幅天塌下来我也不动的表情。
“我看也是,你现在小腿肿的比你的腰还粗。”沈辣放下手里的药油,走过去捡瓶盖,却在弯腰的一瞬间愣住了。
“怎么了?辣子?”孙德胜丢一个纸团砸沈辣,“想起什么来了?”
“……倒也没什么。”沈辣挠挠头,“就是突然想起来,和他在一起之后,我就没弯腰捡过东西。”
孙德胜:“……别跟我秀恩爱!”
“那好,我就不扶你去食堂了。”by沈辣
“我错了,辣子大哥。”by孙德胜
 
沈辣在带孙德胜去食堂的路上看到了杨军,便高兴的挥手:“杨军!”
杨军听见有声音在叫自己,一扭头看到沈辣挥舞着一个胖子跟他打招呼,半晌才干巴巴的憋出来一句:“……啊。”
沈辣扛着孙德胜吭哧吭哧的跑过去:“吃饭去啊?”
其实杨军压根不需要每天吃饭,只不过是陪着沈辣一起吃罢了,不过听沈辣这么说,杨军拉起沈辣空着的那只手:“走吧。”
被晃的头晕目眩的孙德胜弱弱的吐出一句:“那个,老二位……不是我说,你们能不能把我先放下了?”
 
到了食堂发现邵一一也在,沈辣便把孙德胜扶到邵一一那张桌子。
沈辣凑到邵一一旁边:“一一,怎么不在家带孩子呢?”
“她上了寄宿学校。”邵一一对着沈辣和杨军笑一下,转向孙德胜时表情一下严肃起来,“说,还会不会去见马依依了?”
“不去了,真的再也不去了,”孙德胜哭丧着脸,“媳妇,不是我说,我只有一条命,折腾不了了。”
“吃吧,都是给你点的。”邵一一这才算满意,递给孙德胜一双筷子,又招呼着沈辣和杨军一起吃。
 
吃了一半,邵一一忽然说到了吃货的问题。
“沈辣,你是个绝对的吃货。”邵一一肯定的说道。
沈辣一头雾水:“我?”他只是饿不得而已,又不是大吃大喝成性,很多人都是一饿就脾气暴躁嘛。
邵一一掰着手指算:“你看你,除了饿过头的时候,都是相当会吃,不是好吃的绝对不会下筷子。”
沈辣沉默,好像的确是这样……
孙德胜嘿嘿一笑:“一一啊,不是我说,说起能吃,谁能吃的过我啊?”
杨军一直是食不言寝不语,吃饭时一直很沉默,这时候忽然冒出来一句:“梁高。”
沈辣再次沉默,多亏了大圣,梁高副局长现在的身材已经快要赶上当年的高亮了……
 
“拉倒吧,”邵一一戳了戳孙德胜的脑门,“吃货是指看见好吃的就想吃,哪怕吃撑了也想吃;你们这种一顿饭两桶半的,那不叫吃货,那叫饭桶!”
孙德胜挠了挠后脑勺,忽然想起了什么:“哎,辣子,既然你不是饭量特别大,每次你点那么多菜,最后都去哪了?”
“啊,这个啊……”沈辣似乎忸怩了一下,指了指杨军,“他帮我吃所有的剩饭来着……”
邵一一和孙德胜动作熟练的翻出墨镜带上:好像眼睛又被闪瞎了呢……
 
 
4.吵架是小情侣们感情升温的必经之路,嗯。
 
“你为什么要离开六室?”沈辣一脸严肃的拦在杨军面前。
杨军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不为什么。”
“不为什么是什么意思!”沈辣气的一掌拍在桌子上,可怜的桌子瞬间化为齑粉。
杨军看着一地的木粉,严肃的皱起眉:“能不能不要拿不相干的东西撒气?”
“这就开始嫌弃我了?”沈辣歪着头看着他,眼里的气愤显而易见。
杨军一下子就黑了脸,提高了声音:“我只是说离开六室出去几天,又不是分手,你为什么要这样?”
“我哪样了?!”沈辣也拔高了声调。
杨军不说话,只是看着沈辣,气势上毫不服软。
 
“你说实话,”半晌,沈辣的分贝降了下来,“你是不是去你主子那里?”
杨军摇摇头:“不是。”
“骗子!”不知道沈辣为什么忽然又暴怒起来,“尹白都不会说谎,你还说!”
“我没有!”杨军也怒了。
沈辣听说了,小朱皇帝和他的老婆最近不知道为什么闹了起来,两人分开住了,杨军这下离开,势必是要去照顾小朱皇帝的。
虽然知道小朱皇帝是杨军的主子,虽然知道杨军对他主子也没有那方面意思,但……
“你走吧,”沈辣摆摆手,“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杨军有点奇怪沈辣的突变:“……真的?”
沈辣点点头:“真的。”
杨军抓起外套出门了,沈辣站在窗口看着他,无声的做着口型:“你走了就不要回来,回来你就是尹白他二哥。”
耳边蓦然响起杨军的传音:“好。”
沈辣一愣,坐在地上沉默。
 
他想起之前有一次,也是这样。
两个人吵架,吵架很凶,沈辣忽然说了一句很伤人的话,似乎是提到了小朱皇帝。
杨军一瞬间举起了手,沈辣以为杨军要打他,吓的闭上了眼睛。
可是杨军没有,他只是把沈辣圈在怀里,狠狠地箍了箍。
沈辣吓了一跳,忙问杨军你怎么了。
杨军沉默了一会儿才跟沈辣说,刚才你真是气死我了。
杨军其实是那么温柔的人,每次都是杨军让着他,这次终于杨军也忍到极限了么?
沈辣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大错,没有不会吃醋的爱人,有的话只能说明是对方不爱你。
沈辣坐在地板上发呆,不知不觉念出声:“杨军……”
 
不知过了多久,沈辣站起来,拍了拍麻木的双腿。
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脚步声,沈辣趴在窗台上一看,一身黑的大个子,不是杨军又是谁?
沈辣按捺住心里的激动,听见杨军摁门铃的声音时深吸一口。
“你不是说你再回来就是尹白吗?”沈辣决定学一下吴仁荻的傲娇。
门口瞬间沉默了,沈辣心里咯噔一下,不会又走了吧?
就在沈辣沉不住气,准备去查看一下的时候,门口传来杨军憋屈的声音——
“汪……”
 
沈辣瞬间笑喷了,拉开门把杨军扯进来。
“我不会再离开了,但是……”杨军看着笑的花枝乱颤的沈辣,有点不知所措:“……笑点在哪?”
“没什么,我相信你,”沈辣好容易笑完,擦着眼泪揉着肚子,“你到底干嘛去了?”
“我只是……”杨军犹豫半天终于说出实情。
前一天,杨军看了一份报纸,有一篇报道讲的是一对恋人的办公室恋情,影响了工作绩效,被老板棒打鸳鸯,两人不得不分开。
杨军一看,这还得了啊,就想给自己换个科室,反正工作是一样的,这不,刚刚就去找孙德胜了,结果被拒绝了。
 
沈辣本来还挺内疚的,听到这原因瞬间内疚不起来了:“……大杨,你不觉得我们的事,全局都已经知道吗?”
“啊,是。”杨军愣愣的回应。
“那既然大家都知道了,你主子朱允炆我主任吴仁荻咱俩上司孙德胜都没吱过声,你还怕什么?”沈辣又好气又好笑的捏捏杨军的脸,“只要你不跟我提分手,我们是不会分开的。”
杨军捉住沈辣在自己脸上肆虐的手,老老实实的回答:“我永远都不会提分手的。”
 
 
5.我们的爱像向日葵,一直向阳生长。
 
难得一见的,杨军一脸认真的捧着手机在看什么。
“干什么呢?”沈辣凑过去,下巴搁在杨军肩上。
杨军把屏幕举到沈辣面前:“这是什么花?”
“这是向日葵,”沈辣看了一眼,有些意外,“怎么,你想吃瓜子了?”
“……不是。”杨军满脸黑线。
沈辣一笑,干脆换了个话题:“今天中午带上孽去外面吃饭,好不好?”
杨军不太理解:“为什么要带上孽?”
“啊,隔壁街新开了一家饭店,听说老板是个猫控,带猫咪去半价!”
杨军站起来拍了拍风衣:“好啊,我去接孽。”
“我和你一起去。”沈辣主动拉上了杨军的手。
 
看着两人出去了,杨枭笑了:“你看,沈辣说吃什么杨军都好好好,杨军去哪里沈辣都走走走;”说完还感叹一句,“年轻人啊。”
就算杨军比起咱俩差的远他也不是年轻人了好吗,吴仁荻斜着看了杨枭一眼:“说人话。”
“他俩相性真好。”杨枭总结了一下。
“难道我们相性很差?”吴仁荻眯起眼睛,捏着杨枭的下巴,迫使他直视着自己:“你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不是,勉,”杨枭笑着握上了吴仁荻的手,“我们俩是天作之合,天作之合。”
吴仁荻翻个白眼:“那你之前还不是逆天而行了两千年?我真是谢谢你了。”
杨枭笑着,没有再说什么。
 
忽然响起了一声手机提示音,最普通的自带铃声,杨枭看了看:“杨军忘了带手机了。”
两人对偷窥杨军的隐私没什么兴趣,但比较好奇杨军忽然看向日葵干什么。
“有锁,”杨枭试了最简单比如“111111”、“000000”之类的的几个密码,但都不是,“打不开。”
吴仁荻正在闭目养神,听到这话,从杨枭手里拿过手机键入几个数字,又递回去:“你自己看看你这点智商。”
“哎?”杨枭惊讶了一下,“密码是什么?”
吴仁荻也不卖关子:“743652。”
“743652?有什么意义吗?也不像生日啊……”杨枭又试了一次,果然是这组数字。
吴仁荻一脸“真让人头大”的表情,叹口气解释给杨枭听:“换成九宫格键盘,输入沈辣。”
 
“沈辣,”走在路上的两人也不避嫌,就这么光明正大的拉着手,“你是真的想去那家餐厅吃饭,还是只是因为半价?”
“两者都有吧,”沈辣想了想,“我想尝试一下没去过的餐厅,不过也要省钱啊。”
“……其实没那么必要。”虽然杨军不是浪费的人,但养沈辣还是可以养得起的。
“那可不行,”沈辣掰着手指跟杨军比划,“我们都是白发,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谁知道忽然会发生什么事情?”
杨军想了想,虽然也没想到什么必须要用钱的突发状况,但也没反驳沈辣,点点头说道:“好。”
 
沈辣看到一个干果店,想起来今天去找杨军时看到的图片:“你是不是想吃瓜子?”
“……所以说我真的没想,”杨军无奈的扶额,“我只是在看那个花。”
沈辣shock了一下:“你喜欢向日葵?看不出来啊!你想去印度吗?”
杨军默默地抬头望天,自家爱人脑洞太飘忽,他跟不上,而且他也不太理解为什么是去印度:“去那里干什么?”
“印度有很大的向日葵园,下次一起去吧!”沈辣伸出小拇指,“拉钩。”
杨军配合的伸出小拇指和沈辣拉在一起,开始思考什么时候去比较合适。
 
杨军不喜欢花,不喜欢生命短暂的东西,但对图片上那株一直面向太阳的、金灿灿的花朵挺有好感。
他看到图片下面的注解了,向日葵的花语是信念、光辉、高傲、忠诚、爱慕,而向日葵的寓意是沉默的爱,向日葵还代表着勇敢地去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
早在很多年前,他们在海面之下,沈辣不顾别人的阻拦,非要回去找他时,杨军就把他当做自己所追求的光芒了。
杨军沉默的爱了沈辣那么多年,现在他终于追上自己的光了。
杨军握紧了沈辣的手:“会……一起去吧?”
“当然会啊,”沈辣反握回去,“走吧,去接孽。”
杨军感觉到自己的嘴角抑制不住的上翘:“好。”

评论(10)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