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no家里来了新猫

那个,如果愿意等的话……这个人会回来的,真的。

【辣中心】手机里的人出来了怎么办?⑵

杨军目前不在局里,沈辣想问问他怎么想的也没办法。
有人敲资料室的门:“辣子,你在吗?不是我说,你是想闷死自己吗?给我开个门。”
门上被沈辣加了一些禁制,听出来是大圣的声音,沈辣隔空虚拉一把门就开了:“进来吧。”待孙德胜进来后又挥一下手,门再次被关上。
“找我干嘛?”沈辣兴致缺缺翻着书,“又有任务啦?”
 
此刻二百六的胖子异常的严肃:“辣子,你看看我。”
“怎么了这是……”沈辣纳闷,结果一抬头唬了一跳,“卧槽卧槽卧槽槽槽!!!天蓬元帅!!你终于露出本来面目了!!”
“天蓬你奶奶个腿啊!”已经被揍成猪头的孙德胜捂着脸,“你家那个熊孩子来了!!”
“……啊?”一脸懵逼。
“就是暴脾气的那个!!”
“……啥?”两脸懵逼。
“跟火鸡一样的那个!!”
“……哎?”极端懵逼。
 
孙德胜还想再给沈辣比划比划,就听到背后传来一个阴森森的声音:“熊孩子是什么意思?”
沈辣愣了一下,终于懂了大圣说的那一串是谁了,笑了:“火山。”
火山朝沈辣伸了一下手,示意他先不要说话。
沈辣不明所以的点点头,看着火山一脸S的接近孙德胜:“谁是暴脾气?火鸡又是什么东西?”
孙德胜充分发挥了一个“灵活的胖子”的能力,哧溜一下窜到沈辣背后:“辣子,你在门上下的什么咒语啊?不是我说,怎么一点用没有?”
沈辣默默的看天:“他比我强好多,禁制对比我强的人没效果……”
 
“就是他揍的我,”孙德胜翻个白眼,“你就说管不管吧。”
“啊?”沈辣看向火山,表情里充斥着不快,“你揍他干嘛!”
火山翻个白眼:“我来找你,逮着这胖子问他你在哪,结果他半天不告诉我。”
……这就是你揍人的理由???
打不过火山,沈辣只好看着孙德胜:“你为什么不告诉他我在哪?”
孙德胜翻个白眼,猪头一样的脸做这个表情怎么看怎么搞笑:“他要是对你不利怎么办?”
沈辣心下感动,稍微给孙德胜渡过去一些力量,加速他的血液循环,让他恢复快些,然后惊讶的发现大圣真的只有脸上有浮肿而已。
火山倒也不是那么不知轻重……
 
 
看到二百六的胖子好多了,沈辣打发他回去,说有时间再去找他。
火山倒也没有再为难大圣,只是上下打量了一下孙德胜:“真胖,比你还难看。”
沈辣:“……你骂他就骂他,把我一起骂了做什么?”
火山:“我是说真的!他比你丑多了!”
沈辣:“……算了,你开心就好。”
 
办公室里,沈辣端起壶:“咖啡还是茶?”
火山不太懂咖啡是什么,于是皱着眉选了自己比较熟悉的:“茶。”
沈辣给他倒了一杯茶,自己泡了一包速溶咖啡:“找我什么事?”
“谁说我是来特意找你的!”火山瞪过来,“只是师傅不放心你,让我来看看罢了!”
……相比之下广仁的状况才更让人担忧好吗!!
 
沈辣无语凝噎了一会儿,看看表发现快到中午了:“想吃点什么吗?要不要给广仁带回去一些?”
“早就不需要了,”火山不屑的哼了一声,“你应该和我师傅是同一个体质吧?怎么还没学会辟谷?”
沈辣愣了:“等等,你是说……从你学会辟谷术起,你就没吃过饭了?”那得……好几千年了吧。
火山扬起下巴一脸骄傲:“你要是想学,我勉为其难可以教你。”
“好啊。”沈辣无意识的点点头,此刻他想的是另一个问题。
“哪有那么容易!”火山撑着下巴看着沈辣,“叫一声火山师傅来听听?”
沈辣真是服了这个两千岁的熊孩子,翻了个白眼:“是是是,火山师傅,火山大人,火山大王。”
 
“哎,乖。”火山笑的灿烂,下一秒忽然严肃的看着沈辣,“既然你已经是我小弟了,那我问你,你身上的伤是谁打的?”
“伤?”沈辣愣了半天,终于想起来早上吴仁荻揍他的那一顿,不过基本都只是淤血淤青之类的,而且因为白发体质的关系,都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在火山咄咄逼人的目光中,沈辣斟酌了一下,还是说了:“是……我们吴主任,他叫吴勉。”
沈辣很想知道广仁还记不记得吴仁荻,有没有给火山说过,就说出了吴仁荻以前的名字。
“吴勉?”火山一挑眉,“你等会儿,我去把他杀了。”然后一瞬身就消失在沈辣面前。
沈辣:“等……”
 
……
……
卧槽!火山你等等啊!
你以为吴仁荻是西瓜吗!你想杀就杀啊!
沈辣赶忙冲出去,左找右找不见人,就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提心吊胆的等着,生怕一会儿听到什么类似于“吴主任大发雷霆手一抖把不自量力的红毛小子给毙了”之类的消息。
好在没一会儿,火山就回来了:“找不到人。”
“估计他下班了吧。”沈辣赶紧给他顺毛。
沈辣暗暗松一口气,估计揍完自己吴仁荻就走了,否则也不会随便放着火山进民调局,还揍局里的人。
不过如果揍的人是大圣的话……吴主任可能是故意的。
 
民调局里沈辣是万万不敢让火山接着待了,跟孙德胜告了假,沈辣就准备带着火山回去了。
“要回去吗?”火山到手捞过沈辣,拦腰抗在肩上,“走吧。”
“不!你等等!”沈辣手脚并用的扑腾,“不能用御剑飞行!也不能用瞬移!”
火山疑惑:“为什么?”
沈辣卡了半晌才憋出来一个理由:“你不是要吃饼干吗,直接回家就没法去买了。”
“也对,”火山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就走吧。”
“不你再等等……”沈辣扯住火山宽袍大袖的古装,“你能不能,换身衣服?”这一身大方师的装束,走在街上也太显眼了……
民调局里很多人看到就算了,绝对不可以丢人丢到外面!
 
在沈辣的软磨硬泡下,火山终于换了一身现代服饰。
衣服还是找二室的熊玩意借的,将就着合身,火山比沈辣高了大半头,沈辣的衣服火山穿不了。
火山皱着眉评价:“我居然沦落到穿别人穿过的衣服,还这么不舒服,还这么难看,还这么露。”
沈辣有种扇他的冲动,不就是把衬衫袖子挽起来了吗!哪里露!哪里露!
好吧,对比古代人的穿着,的确暴露……了一截胳膊。
他都特意找了个七分袖了,这大夏天的难不成给你找件军大衣吗!
 
 
超市里。
“你看,这个也是饼干,”沈辣冲着火山挥了挥手里的奥X奥,“想不想吃?”
火山立刻咆哮回来:“我对凡人的食物没有兴趣!”想了想又补上一句,“没有很大兴趣!”
眼看着火山脸又红了,沈辣懂了,默默地把手里的奥X奥丢进购物车,顺便多拿了几条不同口味的。
 
不过从刚刚开始,火山就一直左顾右盼的,一副从来没进过超市的样子。
当然这也仅限在沈辣面前,有别人路过时就立刻变成一张冷漠脸。
沈辣觉得自己像是幼儿园阿姨,专带熊孩子的很厉害的那种。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没进过超市,古时候也总进过集市吧?
难道……
 
“喂,火山。”
“嗯?”
“你这……段时间,怎么过得?”
“哪段时间啊?”
“就是你和你师父跟着徐f……大方师出海之后,到遇到我之前。”
“怎么了吗?”火山停下研究面前的制冷柜,转头看着沈辣,“也没什么特别的,有师傅在的时候一直跟着师傅给他护法;后来师傅出了事情,只找到师傅的遗体,就安葬了师傅,然后在附近找了个山洞自己修炼。”
难怪你那时候来的那么快……
沈辣忽然冒出一丢丢同情的感觉,不过他当然不会说出来,那是引战。
“你还真是喜欢你师傅啊,”沈辣翻个白眼,“真是脑残粉。”
火山握拳:“那是当然!我就是师傅的脑残粉!”
沈辣纠结的看着火山一脸兴奋:该不该告诉他脑残粉其实是个贬义词?
 
沈辣挑着东西,时而给火山解释一下哪个商品是怎么用的,忽然听到似乎有人在说他们。
沈辣凝聚耳力,听到一个大妈的声音:“好好的小伙子,长得白白净净的,怎么头发都染的跟鬼似得呢。”
然后是大妈二号的声音:“就是,一个红毛一个白毛,该不会是网上说的什么杀马特天团吧?”
杀、杀马特天团……
这年头怎么连大妈都知道这个词!!
火山显然也听到了:“她们说的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沈辣强行冷静了一会儿,异常镇定的信口雌黄,“夸你帅呢,我们回去吧。”
“哦,行。”
 
 
回到家时广仁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正捏着一只打火机仔细研究。
“广仁你醒啦?”沈辣放下手里的袋子,“要不要喝水?”
广仁摇摇头,沈辣就自己拿了个杯子接水去了。
火山把手里的两个大袋子随便扔在角落里,扑倒广仁身边:“师傅!对不起,徒儿让你受难了!”
沈辣边喝水边想,还师傅徒儿,你是悟空还是八戒?
“不怪你,”广仁摇摇头,忽然一脸诡异的看着火山:“你和沈辣……感情倒是挺好。”
沈辣一口水喷出来,这什么神转折?!你从哪里看出来我俩感情好了?!
火山显然也愣了,呐呐的反驳:“就是他太弱鸡了我才帮他拎东西的……”
沈辣捂着嗓子咳嗽,谁弱鸡了啊!你这是从哪学的词!!
看着这两人还有聊下去的趋势,沈辣默默地回到卧室,把客厅留给他俩。
再听下去会折寿的!
 
抱着一本志怪资料开始看,沈辣沉迷进去,直到有人敲门才回神。
“沈辣,你在里面吗?”是广仁的声音。
沈辣依依不舍的把脑袋从书里拔出来:“门没锁,你进来吧。”
门被推开,广仁长驱直入:“我有事情和你商量。”
“嗯,”沈辣点点头,“火山呢?”
广仁随手一指:“那边修炼呢。”
火山和广仁谈完话就如释重负一般,找了个角落盘着腿开始修炼。
沈辣看着闭着眼的火山,转身对广仁笑了笑:“我们去屋顶聊吧。”
广仁点点头,信步跟上。
 
 
沈辣面朝外坐在天台的边缘,拍了拍旁边:“坐。”
广仁看了看,思考了一下,还是顺着沈辣的意思坐过去了,顺便还点了一个小型结界,隐去了他俩的身形。
沈辣看着他的动作,笑了笑:“什么事?”
广仁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想了半天才开口:“你觉得火山怎么样?”
“啊?”沈辣一脸懵逼,“挺好的,就是有点孩子气。”
“那……”广仁似乎是在斟酌用词,每一句都小心翼翼,“在他面前,你觉得你是什么角色?”
沈辣如实回答:“带小孩的幼儿园阿姨。”
“……什么?”
鉴于广仁不懂何为幼儿园,沈辣换了个说法:“……像当妈的一样。”
“那就对了,”听到这个回答广仁似乎松了口气,“我现在有个忙请你帮。”
看他郑重的表情,沈辣也不好意思一脸随意的说话了,于是坐直身体:“你说吧,只要我能办到,就一定帮你。”
“请你当火山的师母吧!”
“……”
“……”
“啥啥啥啥啥——?!”
 
沈辣吓了一跳,一晃之下差点栽下去,广仁急忙拉住他。
“你这是什么节奏?”沈辣抚着胸口喘了一会儿,“逗我呢吧?”
“什么节奏?”广仁皱着眉,“没有逗你,要我分析给你听吗?”
“……你说。”
广仁伸出一根手指:“火山脾气不太好,能忍受他的人不多。”
“嗯,”沈辣点点头,“然后呢?”
广仁比划出二的手势:“在能忍受他的人中,他认可的也不多。”
“……你从哪看出来他认可我了?”
“他一直觉得自己名字很傻,从不告诉不亲近的人。”
 
沈辣一脸懵逼:“怎么这么像给孩子找后妈?”
“……差不多吧?”广仁皱着眉,“不过,没有亲,何来后之说?”
沈辣自动忽略亲妈后妈的问题:“而且孩子这么大了,你不觉得,给他找个对象比找个妈来照顾他要来的实际吗?”
广仁的脸黑了一截:“你想嫁给火山?”
“不不不,”沈辣连忙摆手,“谁会嫁给一熊孩子啊!”
等等重点不应该是大男人为什么要用“嫁”这个字才对吗!
 
看到沈辣再一次关注错重点,广仁干脆就继续忽悠下去:“你讨厌我吗?”
沈辣摇头。
“正好,我看你也挺顺眼。”广仁摊摊手,一副“在一起正好”的表情。
沈辣第N次一脸懵逼,好像没有哪里不对……
才怪啊!!
“等会儿!”沈辣大手一挥,“你以前应该有过喜欢的女人吧?去找她的转世不就好了吗!”
“不行,当年火山就一直反对我俩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同意;”广仁悠悠的叹口气,“再者来说,转世了,就已经不是同一个人了。”
沈辣想到杨枭和现在不知道姓什么的蓉蓉,但没好意思反驳。
广仁叹口气:“更何况,我不能娶妻的。”
 
“不能娶妻?”沈辣纳闷,“为什么?”
“娶了她你怎么办?”广仁一脸忧虑。
沈辣懵逼的都不知道自己的脸掉到哪去了:“我?跟我有什么关系?”
广仁叹口气,摸了摸沈辣的头:“娶了她,你就只能做妾了。”
“……我不会做妾的!!”大男人怎么会做妾!!
广仁摊摊手:“那最多也只能把你当做平妻娶进来,你看这……”
噗……一口老血。
 
“我不是这个意思!!”沈辣也顾不上广仁和火山会不会生气了,掐着广仁的肩膀使劲摇晃,“为什么我非得嫁到你们师徒俩这里不可啊!!”
广仁一下眯起眼睛,颇有几分吴仁荻的气势:“那你还想嫁给谁?”
沈辣已经无力吐槽了:“……求求你让我冷静冷静吧。”
 
 
————————————————————————————————————————————
 
 
【总感觉快要写成火山专场了……掰回来掰回来(๑ت๑)ノ】
【实在是拿不准广仁的性格……郁闷的叹气ㄟ( ▔, ▔ )ㄏ】
【下一次就该这篇文里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大杨出场了啦( • ̀ω•́ )✧】
【祝,食用愉快(๑•̀ㅁ•́ฅ)】

评论(10)

热度(39)